第39章 相互撒谎的男女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天边刚有些微光,南乔便醒了。她脑子里就像有个机械闹钟,只要心里计划了事情,无论多困第二天都能一早醒来。

眼睛还没完全睁开,首先刺激着她感官的是包裹着她全身的强烈男性气息。用纸巾包成一团儿的物事还在床垫旁边的地上躺着,露出边缘的一点淡红颜色和粘腻白氵~虫。她还闻得到那浓重的甜腥味道,她模糊地想了想,抬起搁在脸侧的手上来闻了一闻,果然是。

呵。昨晚后来都做了些什么。

时樾还熟睡着,气息低缓均匀,怀抱温暖又悍然有力。南乔枕着他的大臂,被他宽厚的手掌盖在肩膀上,简直舒服得半点都不想动。

她想中国的古人总说什么温柔乡温柔乡,女人的怀抱是温柔乡,时樾的就不是了?

南乔闭了闭眼,极轻地拿开时樾的手,悄无声息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她站在床边,静静观察了时樾一会。确信他没有醒来,便赤着脚去了洗手间,简单梳洗了一下,拿了点东西,静悄悄地出了门。

外面路上的人还很少,她轻易便打到了车。她拿了个纸片,上面用眉笔写着一个俱乐部的名称,地址就在长安街上。

到了俱乐部楼下,她向门童报了房间号,又告知了自己的名姓。不久,有人出来邀请她入内一叙。南乔从容地走了进去。

她所不知道的是,她前脚刚进去,后面,就从路边的花坛一侧闪出一个人影。

白t恤,短裤,还踢着一双人字拖。

他过来,和门口的一个门卫勾肩搭背,熟络地聊了两句,便旁若无人地进了大楼。

南乔被带上了一个顶层的露天花园,纯欧式风格,花团锦簇,修剪得宜。

安宁独自一人坐在里面,穿着纯白的睡衣,头发刚刚洗过,还盘着干发带——看着是极其随意的打扮。然而一张脸却是精心妆饰过。

她慢慢用着早点,看见南乔过来了,抬手招呼:“来这里坐。”

南乔并不见外,在她身边的椅子上坐下。有穿着燕尾服的服务生拿来菜单,南乔摇摇头,只要了一杯温盐水。

安宁的目光慢悠悠在南乔脸上游走。

“南小姐在国外念过几年书?”

“有些年头。”

“学工科的?”

“是。”

安宁不温不火地问着,南乔淡然地喝着温盐水,不急不缓地回答。

“那想来南小姐对中国的历史不算很了解。”

“确实不太懂。”

安宁悠悠一笑:“南小姐知道虢国夫人吗?”

“不知道。”

安宁捻着桌上花瓶里一枝娇艳的花儿,道:“虢国夫人是杨贵妃的姐姐。她自恃美貌,每次去见唐明皇,也都不化妆。于是有个词儿,叫‘素面朝天’。——啊,虢国夫人这种女人——”

安宁妩媚笑着,望着南乔,“——真是让人讨厌极了。”

南乔微微皱了眉:“你说话,我不太听得懂。”

安宁忽然倾身闭目在她身上嗅了嗅,又睁开眼道:“还真是一身他的味儿呢。”

南乔的眉头拧起来。

安宁一颗颗摸着手腕上的佛珠串子,道:“这一大清早的,天刚刚亮,你就来我这儿喝茶,看来昨儿晚上时樾的表现退步了很多啊。”

南乔冷眉不语。

安宁又道:“时樾这男人专会伺候女人。”她看了看旁边的时钟,“从昨晚到现在,你们也就一起待了五六个小时吧。”

她靠在椅背上,矜傲地转着珠子,“你心里头有东西搁着,做那事儿又怎么做得欢喜。”

南乔不同她言语,拿出那一柄迈巴赫的车钥匙,从玻璃桌上推给了安宁。

安宁看了一眼,柔柔一笑:“怎么?他自己怎么不来还啊?”

南乔淡淡道:“他扔了。”

安宁冷冷一笑。

南乔道:“他如今和我在一起。”

安宁把头上的干发巾拉下来,摇了摇头,微湿的漆黑长发散了一肩,风韵十足。

她状似无辜道:“啊,有什么问题吗?我也不介意三人行啊,反正就算再多几个,他也应付得过来啊,是不是?”

南乔冷冷地看着她。

安宁媚然而得意地笑了,凑近南乔道:“南小姐啊,我真是不太懂你。你有才有貌,有权有势,为什么要和我抢这么一个低贱的男人,不是自降身价么?”

南乔冷漠道:“我不是在和你抢。你不配和我抢。”

“啊哈!”安宁尖锐地笑了起来。

南乔道:“你当他是玩物,我却当他是伴侣。我不觉得他低贱,只是觉得你可怜。你把男人踩在脚下,这一辈子也找不到一个真心尊重你的男人。”

安宁大怒道:“我用得着吗?!”

南乔冷冷看了她一眼:“那你化妆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