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相亲的女人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美国影响力最大、科技界最为权威的杂志刊登了其主编的一篇文章,大意是惊叹中国竟然出了一家隐形的世界级无人机公司,即刻飞行,堪称无人机行业的苹果。

能够与苹果公司相提并论,是什么概念?

意味着技术革新的潮流,意味着做到极致的产品!

要知道中国过去的硬件产品以山寨居多,汽车、电脑、手机……都是跟在行业巨头的身后亦步亦趋。

然而这一回,突然有这样一个充满未来感的行业,是完完全全地由中国人创造的公司引领了世界,定义了游戏的规则,能不令人惊奇吗?!

一时间,无人机的概念风靡全球,就连科技巨头google、(亚马逊)都按捺不住,开展了自己的无人机计划。

温笛作为公司的ceo,自新品发布会以来日程表上就排满了各大中外媒体的采访、业界交流活动、投资人会议等等。她本来就是个上满了发条的工作狂,遇强而更强,现在每天更是神采奕奕。

南乔被她的胸晃得头都晕了。

全公司上下都是这样一种干劲十足的工作状态。用早已经转正的小安的话总结说:有奔头。

这种状态尤其体现在年终奖每人发了一辆奔驰轿车之后。

温笛的公关技巧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在南乔决定当散财童子之后果断拿来炒作了一把,于是即刻飞行随着明星父子真人秀大电影上映,再度成了搜索热门。

品牌知名度有了之后,对产品销量的拉升也是惊人的。

年度销售额突破三亿。

更重要的是,当国内外其他无人机公司开始兴起,明里暗里找即刻飞行挖角的时候,这样土豪的年终奖直接给他们架起了一道铁门槛。

正如南乔当时打定主意发车时说的:理想要有,面包也要有。

温笛当时问南乔:这发掉的都是本来属于股东的利润,你要不要和时樾商量一下?

南乔突然听见“时樾”这两个字时,心中又是一震,沉默,却没有回避。

她拨通了时樾的号码。通了,那边却没有声音。

南乔说:“时樾。”

那边应了一声。确实是他。时樾淡淡地问:“什么事?”

南乔简要把年终奖的事说了一下。

时樾说:“依你。”

他在她话音刚落时便说了。

南乔静了一下,说:“那挂了。”

时樾说:“好。”

南乔搁下电话,隐约觉得刚过去的一年不真实。

她生来随性,年终总结、新年计划,都不是她案头必做的事情。毕竟她是即刻飞行的领导者,其他员工按照温笛的规定必须做,约束她的人却只有她自己。

时樾第一次对她说“依你”的时候,仿佛还在昨天。

南乔起身,看着窗外飘起的雪,想到她27岁的一年已经过去了。

她有时候会有一种奇异的幻觉,就好像时樾并不曾远离她。

他们栖身于同一个城市中,似两条平行线,每天在日出日落间行走。在城市汹涌的人潮里,他们时常会擦肩而过。他起床洗漱时,她正在享用清晨的牛奶与面包。他牵着三条狗在夜间的道路上溜达时,她正验证完最后一道程序,准备洗澡睡觉。

她似乎总能感觉到他。

有时候晚上回到家,她会突然心有所感,推开洗手间的窗子。楼底下的树枝乌色幢幢,灯影摇曳横斜,却寂然无人。

那日的产品发布会,温笛是聚光灯下的主角。她一身随便的打扮作为工作人员出现在会场中,并没有人知道她是谁。但她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静静地注视着她,她去看时,却什么都找不到。

那时候,按照时樾节目的拍摄日程,他应该在澳大利亚才对。

南乔淡淡地笑,心想这算什么事。

她钟情于他不假,她无法容忍他对她感情的玩弄更是不假。

但这两种情绪,并不会因为彼此的矛盾而相互冲淡。

过去二十多年,她少有感情上的大起大落,大喜大悲。如今既然生活给予了,她便坦然接受。

爱便是爱,痛便是痛。聚便是聚,散便是散。没那么复杂。

……

过年仍然要回家。母亲生了那一场病,愈发感慨年纪大了,身体衰败得厉害,恐怕颐养不了太多年。南勤南思孩子都十多岁了,健康又聪明,她了无遗憾,唯独还是牵挂南乔这个小女。

南宏宙和南母伉俪多年,相濡以沫,感情笃厚。他固然是军队里面铁血雄风的司令员,然而年前听闻妻子病情的误报时,还是仿佛一下了老了几岁。他责备妻子信口胡言,说道是现在医学技术发达,这么点小病算个什么?不活到八~九十岁就不算他南宏宙的老婆。南勤和南思姐弟自然也都是好言好语宽母亲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