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赴宴的男人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常剑雄看着手里的两张照片。

一张是南乔的侧面照,露了大半张脸,能够非常清晰地看到她的容貌。

一张是时樾笑着,握着南乔的手,拉她出车门。南乔下来的一下没有站稳,险些扑进时樾的怀里。这张是在南乔背后拍摄的,虽然对焦不准有些模糊,但是让这个角度的他们看起来更加的暧昧不清。

常剑雄的表情,是一种愤怒到极点的冷。他强悍的手指从照片的一角慢慢滑到下面的角,眉心里有决然的算计。

时樾夜跑的视频在微博上火了之后,有一小撮好事者穷极无聊,开始在网上八卦“女主角”的长相。基本上站队站为两边,一边认为是俊男配美女,另一边则坚持“女主角”相貌平平,不然怎么会把脸模糊掉。

这时候就有当时和南乔同一节车厢的人出现了,在微博上po出了偷拍的照片。常剑雄看到之后,就让人和那个博主联系,花一笔钱买断了他的照片。

南乔这种身份,不应该被卷入这种风波里。

更重要的是,他需要这样的照片,有别样的用途。

……

嵩祝名院。

所谓大隐隐于闹市。在故宫西北角楼不过五百米、沙滩北街里头,有一套起于明朝永乐年间的三联体古寺庙,合成为嵩祝院。也只有住在附近胡同里的老人,才知道这样一个地方。

这嵩祝院从明代开始就作为御用番经厂和汉经厂——也就相当于如今的中央编译局,并不向老百姓开放。到如今更是被三米高的红墙围起,极少有人知道,里面还有一个私人高档会所——嵩祝名院。

天色已经彻底沉了。

经受了数百年风霜雪雨的大殿之下,一溜儿低矮的红色喇嘛雕塑手举白炽灯管,照出了斑驳而沧桑的墙壁、磨损严重的砖石地面。

时樾从西院进去。院中的水景布置得十分清雅。水中央打着灯,从下而上,照得垂坠的青枝绿叶有种墨绿欲滴的丰满。水边的中式传统古建筑上悬挂着八角风灯,地面是水磨石的方砖,愣是看着湿湿润润的,在这空气干燥的北京,营造出了江南一般的水木情趣。

整个嵩祝名院中看不到一个侍应生。时樾径直走向了水边一座玻璃墙面的房子。

房中的灯打着浮光。当中一个圆桌,颀长的青瓷上,燃着一支莲花香。

整个房中都弥漫了淡淡的禅香。

时樾一身纯黑西装,脸上漠然又凌厉。他说:“安姐,我到了。”

“还是叫我安宁吧。”

女人的声音一如既往,温柔中带着强势,妩媚中含着锋芒,同她本人一样——

安宁款款地走出来,步态闲雅。

一身墨色长裙,不见珠宝装饰,可偏偏就是看着贵气。衣服的颜色衬得她的皮肤羊脂玉一般,时樾知道那一双手有多柔又多软,然而折磨起人来,又是有多硬。

这双手上如今多了一串乌沉沉的沉香佛珠。

三十九岁的女人应该长什么样?

时樾从来没有去想过这个问题。但眼前的这个女人,和他九年前刚见到的时候,看起来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几年没见了吧?怎么穿得还是跟奔丧似的?”安宁在主位上坐下来,手轻抬:“坐。”

时樾依言在她对面坐下。

饭菜陆陆续续上了上来,都是精致的粤菜,时樾看着毫无胃口。安宁让他吃,他便抬着筷子动了两口。

安宁这边多一碟小小的水晶饺,晶莹剔透,透出里头红红的馅儿。

她也并不怎么吃其他的,就拈着这饺子吃,那馅儿吃起来,偶尔有脆骨一样的细碎声音。

看她吃这种东西看了好些年,时樾仍觉得不大适应。勺子里的皮蛋瘦肉粥都似乎变得更加腥膻起来。

那缠绕在她手腕和虎口之间的佛珠,又怎么压得住人心这么多的*。

安宁缓慢而优雅地吃着,这样玲珑的水晶饺,天然就是为女人的矜持和端庄准备。

“最近怎样?”

“好。”

“生意呢?”

“好。”

“听说你刚从阿尔山回来,那边怎样?”

“挺好。”

“去哨所了吧?”

“去了。”

安宁将那五六个水晶饺吃尽了,拿着餐巾优雅地沾了沾唇,很细腻地,没有沾染上半点颜色,双唇仍是丰润如脂。

“心里有事吧?”安宁淡淡地瞟了时樾一眼,“这么多年,还是抹不掉你心里的那点部队情结。一有点事儿,就往边境线上跑。”

时樾的勺子搅着面前那碗皮蛋瘦肉粥,动作稍稍一顿,又继续缓缓地搅动。

“有什么事。”

时樾这语气,是在给她的问题一个否定的回答,却又像是在质询她叫他过来的用意。安宁听在耳里,红唇微弯,玉笋一般的葱葱手指随性地搭在膝盖上,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尽是成熟女人的风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