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劫持飞行器的男人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南乔腿上还是被老二挣扎时抓了一道。欧阳绮带着南乔去酒仙桥的将台医院打狂犬疫苗。

两人在哪里等着医生叫号的时候,欧阳绮说:“南乔,你好像认识了那个时樾之后就一直在挂彩。”

南乔仔细回想,想到在luciddream被人灌酒,地下车库遇到斗殴被刀子刮到,然后现在被时樾的狗给抓了——欧阳绮说得确实很有道理,她竟然无话可说。

“你知道么,那个时樾,我打听过,早些年有案底的。”

南乔有那样的父亲和兄姐,又在国外呆了八年,虽然自己没有亲身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见却见过了不少。听见欧阳绮说到“案底”这两个字,倒也是不惊不乍。

“说来听听。”

欧阳绮斜了南乔一眼:“我记得你以前从来不爱听这种八卦。”

“闲着也是闲着。”

“不是吧——”欧阳绮怪怪的音调,故意把尾音拉得长长的。

南乔淡淡地瞥向欧阳绮:“你想听到什么?”

欧阳绮拦腰抱住南乔,一双漂亮的眼睛媚媚的,晃晃的:“你说呢?”

南乔说:“我对他有点意思,你说吧。”

欧阳绮双手一拍:“我就知道!”她笑眯眯地对南乔说,“那你就要做好心理准备了,这男人背景有点复杂。我也是道听途说,不一定当得了真。说到底,也就想让你少走点弯路。”

南乔有欧阳绮这个交心的朋友,最重要的就是两个人能彼此理解。

欧阳绮也是个挺不一般的姑娘,可能是父母离异两头不靠的缘故,她为人处事离经叛道得很。南乔觉得和她在一块儿舒服,就是因为欧阳绮不会拿传统的价值观念来强加于她。

她尊重欧阳绮的一切,同样的,欧阳绮也不会由着自己的喜好褒贬她的选择。

欧阳绮说:“时樾这个人呢,出身我没查到,总之是二十岁上父亲去世了,欠了一屁股高利贷,在中关村打工还债。”

南乔疑道:“二十岁不应该还在读书?”

欧阳绮道:“别打断。你觉得读过大学的能做混子么?”

南乔微微皱眉:“我看他投资即刻,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欧阳绮没好气道:“人聪明和受多少教育没有必然联系好么?”

南乔服气。

欧阳绮却唉了一声,看看南乔:“时樾比你大三四岁的样子,二十岁家里出事的时候,你刚好去德国读书吧?对比一下,是不是觉得天差地别?”

南乔沉默了下,说:“天差地别是有,但没有高低贵贱。”

欧阳绮点点头,说:“不过命这个事不好说。后来他遇上了贵人,给贵人卖过命,案底就是那时候留下来的。不过这个贵人面子很大,他也没进去几天。出来之后,就得了贵人的赏识,不但帮他把债都还了,还给了他不小的生意去打理。”

“时樾这个人挺有生意头脑,那时候赚了不少钱。不过他有了自己的本金之后,就想洗白自己,从那个贵人手里独立出来。总之中间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那个贵人最后还是把他放出来了。所以你看到他现在,拿着一大笔钱到处做投资,清醒梦境就是他投的,老板郄浩是他还在中关村混的时候的哥们儿。”

南乔听完,说道:“这也就是个草根成长史吧,没什么特别。”

欧阳绮古怪地看了她一眼,说:“那个贵人是个女的。”

南乔不解:“所以?”

欧阳绮摇摇头,恨铁不成钢地说:“你啊,是蠢还是纯呢?非要我说得那么直白吗?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时樾这长相,这身板,光靠脸吃饭都能吃几辈子了!”

南乔望着欧阳绮,沉默着,一双薄唇紧紧闭着。

“……今儿你口气倒大了,蹬鼻子上脸儿不正眼看人了。他~妈~的不是?姐罩着你你敢这么嚣张?”

那晚上,清醒梦境下面的车库里,和时樾对峙的矮胖子如是说。

她早已不记得那矮胖子叫什么名字,更不记得矮胖子提到的那个人叫什么。然而这句话,她还记得清清楚楚。

欧阳绮却以为南乔仍然没有明白她的意思,干脆也不遮遮掩掩了,在她耳边毫不避讳地说:

“名义上是欣赏,说白了,就是包养。”

外科急诊室里人声嘈杂,各种受了伤的人,包着纱布,捂着伤口。低低呻~吟的,哭爹喊娘的,模糊成一片。

南乔忽然觉得那一瞬,所有的声音都异常的清晰。能分得清男女老幼,分得清一切痛苦来自何方。

南乔深吸了口气,低声问道:“谁说的?”

欧阳绮耸耸肩:“我朋友多呗。有一个和那贵人生意场上有往来,前些年有见到贵人带着时樾出来谈项目。他说时樾又能喝酒又会哄人,谁都看得出来贵人很喜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