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做生意的男人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南乔挂念着还没写完的程序,时樾便载着她去了即刻飞行的办公室,在楼下的药房买了药和纱布。

即刻飞行在一个朝阳公园附近的科技孵化器里面。

离开中关村住到朝阳区之后,时樾就很少再看到这样破旧简陋的写字楼。即便是中关村,如今盖起来的写字楼也是无一不适用和cbd同样格调的玻璃幕墙,夜色之下霓虹闪耀。而这栋孵化器,还是老式的粉刷墙面。

好在里面的设施还算齐全。

时樾拎着药走在南乔的身后,看着她纤长的脖颈和臀后那面暗红色小旗,淡淡笑了笑。

这笑被南乔从电梯的镜子里看见了,问:“你笑什么?”

时樾说:“我在想幸好是你南小姐。”

南乔不理解:“为什么?”

时樾说:“换了别的女人,细高跟,小短裙,怎么逃?我铁定要被揍一顿。”

南乔默然想:这男人还算讲情义,不会抛下女人跑。

然而时樾又慢悠悠地说:“不过那样的话,我还出面做什么?”

南乔觉得还是不能对人妄下论断。

这时候已经过了半夜十一点,办公室里早已经没人了。南乔领着时樾直接去了她的实验室里。

——里面和她的家差不多。各种飞行器的零部件四处都是,而且还多了数台计算机和地面控制站,各种指示灯一闪一闪的,愈发显得凌乱。另一面墙上则是满满的书籍和文献资料,看着有种密不透风的感觉。

这间实验室就是即刻飞行最为核心的地方了。

除了温笛和另外几个团队核心人员,几乎没有人进来过。

南乔让时樾进来,倒不是因为百分百的信任,只是因为这种东西专业性太强,一般人看不明白。

时樾显然是有洁癖的人,实验室里有把黑色的转椅,他也并不去坐。

南乔终于略微觉得尴尬:“抱歉,我这里有些乱——”

“你太谦虚了。”

“……”

南乔不吭气了,她知道论口齿伶俐,她绝对敌不过他万分之一。

时樾搭把手帮南乔处理伤口,有一搭没一搭地问:

“南小姐今年多大了?”

南乔并不像别的女人那样避讳这个。“二十七。”

“哪儿人?”

“h省。”

“普通话说得好,听不出明显的南方口音。”时樾笑笑,他自己稍微有些鼻音边音不分。

“十二岁和家里人来了北京。”

“你呢?”

“我啊?”时樾笑了笑,让人有些看不透,“无业游民,什么赚钱做什么。”他拍拍南乔被纱布和绷带包扎起来的手臂:“好了。”

南乔扭过手来看了看,伤口包扎得很干净漂亮,是训练有素的结果。

“谢谢。”

“我救你一次,你帮我挡了一下,算是扯平。”时樾走到书架前面,目光上上下下。

他慢慢发现南乔这实验室,其实是无序之中,秩序井然。

所有的书籍和文献资料,分门别类,按照字母顺序或者时间顺序排列。

他抽了一份薄薄的文档出来。

这份文档纸张薄脆,就是普通的a4复印纸。虽然保管良好,但因为时日久远,纸张边缘都出现陈旧的颜色。

文档上是一篇手抄的英文论文,字迹潦草然而满纸锐气呼之欲出。文档上被南乔打了个标签:mems研究突破性进展。

南乔整理好衣服,回头看见时樾正拿着份文档出神,走过去问道:“看什么?”

时樾似乎惊了一下,很快又回过神来,抖抖手里的纸:“整篇就看得懂一个‘200x’年。”

南乔被他逗得弯了弯嘴唇。

时樾说:“南小姐那时候才十六岁吧?已经看这么深奥的东西了。”

南乔拿过文档看了看,难得的轻轻一笑:“这篇啊…”

她抬头说:“这篇是一个朋友拿给我看的。看到之后,我忽然意识到我想象中的东西,已经能够实现了。所以我和父亲说想要出国学习。”

她指指手稿上的作者名字:“这篇论文的作者,后来成了我的导师。”

时樾淡淡一笑,拿着文档原封不动放了回去。

“南小姐,我该走了。”

南乔微微一怔,觉得有些突然,也觉得他的笑意似乎有些微的变化——他这样的笑,正如那一晚离开车库,在酒吧里见到他时,那种对待客人挑不出毛病的笑。

但她宁可看他在车库里的冷漠样貌,起码那种感觉,让她觉得更加真实。

南乔微皱着眉,点了点头。

送时樾到电梯间,南乔虽然为难,但还是坦白告诉他:“你的车……抱歉,我现在的公司遇到一些困难,暂时没有能力赔偿你。等我后面——”

“叮”的一声,电梯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