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酒吧里的男人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南乔上了电梯,手一抖按了个15层,发现按钮根本没亮。

南乔于是从b3层一直按到24层,发现就16层亮了。

——原来这就是个luciddream的专属电梯。这层意识尚未在南乔心中形成完整,电梯里已经响起一个低沉的男声:

“luciddream.”

“欢迎来到清醒梦境。”

“luciddream.”

“欢迎来到清醒梦境。”

“luciddream.”

“欢迎来到清醒梦境。”

如是重复三遍,伴随着灯光闪烁。南乔仰起头,也分不清这声音从哪里来的,飘飘渺渺的,像是催眠师的话术一般。

灯光停止闪烁后,南乔才看清电梯壁上装饰着埃舍尔融合了非欧几何原理的画作。飞鸟与鱼相生相融,渐次变化。这样的设计布满整个电梯的六个表面时,看得南乔都眼花起来。

甫一开电梯,喧嚣的声浪就扑面而来,夹杂着男人的欢笑,女人的尖叫。

穿得彬彬有礼的侍应生立即迎了过来,“小姐有订座吗?”是个十分英俊的小生。

南乔拿出卡片,侍应生微笑着一鞠躬,指引她往里走。旁边的两三个贵妇簇拥着过来时,其中一个在侍应生的腰上捏了一把,格格格放出一阵浪笑。侍应生侧过身体避免被吃更多的豆腐,点头哈腰地赔笑:“对不起,撞上您了。”

南乔在音乐暂停的间隙问:“你为什么道歉?”

侍应生小声说:“老板定的规矩。我们这是正规娱乐场所,但是也不能得罪客人。”

南乔四周环顾,这酒吧的场子确实很大,中间一个十字架形的舞台,四周散布着半环形的沙发和酒枱。舞台上的深夜秀尚未开始,只有数个肌肉健壮的男人和身材火辣的女子在上面扭动,勾引着台下人们渐渐勃发起来的肾上腺素。

a12离舞台稍远,观秀的视角却正好。侯跃和姬鸣两个人已经到了,已经先行点了几瓶,喝得酒酣耳热。他们穿着休闲polo衫,长相还算周正。侯跃是微胖界的,姬鸣则骚气地立着领子,头发也用了发胶,亮闪闪地朝上戳着。

他们一见南乔,便热情地招呼她坐到两人正中——与其说招呼,不如说是强迫。姬鸣给她斟上满满一玻璃盏的酒,侯跃已经伸手搭上了她的背,手指不自觉地在她的长发上摩挲。

南乔只觉得中间这个位置坐如针毡,忍不住往前挪了挪。这时候深夜秀的开场音乐气势浩大地响起,满场欢呼声震耳欲聋。侯跃趁机凑近过来,嘴唇几乎是贴着她的耳朵大声说:“南小姐这么漂亮,真是完全没想到啊!之前总是只让温总出来见投资人,是不是看不起我们啊?”

南乔又往前挪了挪,几乎就只坐了个沙发边儿。她勉强敷衍着说:“没这个意思。”

侯跃将耳朵送到她嘴边,大声喊道:“南小姐说什么?我听不清楚啊!”

南乔闻着他一身酒气,看到那红通通的肥耳朵,只觉得恶心得不得了,索性对着他耳朵吼道:“我说我没那个意思!”

侯跃大笑,姬鸣将两杯酒推到她面前,“南小姐犹抱琵琶半遮面,又千呼万唤始出来,不喝完这两杯酒,那就真是看不起我们了。我们投资人也辛苦啊,哪里的创业者联系我们想融资,我们就要屁颠屁颠飞过去看。但是真正做决策的创始人不肯出面,派个二把手来和我们聊,我们也难办啊,南小姐,你说是不是?”

南乔看那两杯酒跟两杯水似的,里头还浮着冰块。她盯着那酒瓶,上面写着“vodka”。

南乔也不知道这伏特加度数多少,但到了这种境地,她也不懂如何用言语去周旋开脱。

或许这种时候,利用女人的优势撒个娇、示个弱、哀求一下,这也就过去了。但是南乔一副直肠子,半个弯儿也不会转。

她闷着一口气,将两杯伏特加无声地、爽气地,喝得一干二净,杯底的冰块几乎还没有开始融化。

侯跃和姬鸣面面相觑,马上招手叫侍应生过来:“加酒加酒!”

南乔抬起头时已经开始晕眩。这酒入口醇厚,下了肚肠之后一道激猛的热流窜遍全身,整个神经系统都被刺激得兴奋起来,兴奋得她有点控制不住,身边的一切都变得轻飘飘的。

十字架舞台上三个妆容妖孽的东欧男人脚踩粗跟恨天高,黑丝裤袜,上半身披一件黑皮夹克,敞开来露出赤~裸的胸膛。他们边唱边舞,力量十足,带着三队同样妖孽的伴舞男团将全场的气氛拉得几乎要烧起来。

“kazuky!kazuky!kazuky!”台下的红男绿女声嘶力竭地尖叫,跟着疯狂舞动。

南乔觉得自己要溺死在这样疯狂的声浪里了。

这时候过来点单的却不是普通的侍应生了,换了个西装革履,打扮相当体面的男人。南乔并不知道,在luciddream这种地方,消费到了一定水准,就会引起酒吧的关注,有经理级别的人过来亲自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