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国相妾(4)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小雀轻抚了一下芈茵,拔下她头上一根七宝镶嵌的金钗,站起来,追了出去。请大家搜索的小说

芈茵露出孩子般的笑容来:“好,小雀,你一定要替我杀了她。”

小雀俯身茵,目光中有无限怜意:“您说杀了她,我就为您去杀了她”

芈茵忽然失去了她的怀抱,变得有些惊惶:“小雀,小雀”

小雀手忙脚乱地安抚着芈茵,却是毫无作用。眼见芈茵越来越狂乱,小雀咬了咬牙,站了起来。

见芈月走了出去,芈茵的神情更加狂乱,她死死地抓住小雀,嘶声道:“小雀,我要杀了她,要不然,我的病永远没办法好,我永远会睡不安寝,食不甘味。我要杀了她,杀了她。我有预感,我若不杀了她,她还会来毁了我的一切,一切”

小雀骤然抬头,月的眼神露出杀气来,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做。

芈月雀和芈茵两人之间的相处,忽然有了一丝了悟,轻叹道:“七姊,你很幸运,还有一个人如此全心全意地待你,希望你不要再自误误人。”

小雀扑上去,紧紧抱住芈茵哭道:“让她走,让她走。公主,公主,我们好不容易有了安宁的生活,您不要再为她乱了心神好不好我求您了,我求您了”

见芈月往外走去,芈茵赤着脚跳下榻去,挥舞着手叫道:“不许走,我要杀了你”

小雀心疼地中哭得像孩子一样的芈茵,仇恨地月并嘶声叫道:“滚再不滚我杀了你”

芈月站起来,披上裘袍,冷笑道:“希望你们最好记得,每一次都不是我要来招惹你们,而是你们来招惹我的。”

小雀茵近乎崩溃的神情,一边抱住她安慰,一边不顾一切地指着门外向芈月叫道:“你滚,滚出去”

芈茵扑在小雀的怀中,失声痛哭。

小雀大惊,将芈茵抱在怀中不停安抚道:“公主,您别生气,别气着了自己。一切都过去了,过去了”

芈茵听得她一一道来,往事在脑海中翻腾,已经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尖声嘶叫起来:“住口住口你这贱人,住口”她激动之下,神情已经变得狂乱,又要站起来向芈月扑去。

芈月却坐了下来,道:“想来你以为既然是燕王哙效法尧舜让位,子之总能够终其一世维持王者之尊,所以你当时必也乐意来做这个王后。可是你却没有想到,齐国人趁火打劫插了一手,你千里迢迢来到燕国,还没做成伪王的王后,却险些成了乱刀下的亡魂。我也听说过那时候的乱象,太子平子之燕王哙等人,不是死于市,便是被剁为肉酱。身为后宫姬妾,如何能安想来七姊一定也曾经历流离失所,缺衣少食,甚至是性命悬于一发的危境,这一定把你吓坏了,是也不是所以当你遇到平乱的郭隗时,那就是你当时能抓住的地位最高的男人,所以你明知道他年老体迈,家有发妻,仍然不顾一切地投入他的怀抱,做了他的小妾,是也不是”

芈茵脸色变了一变,这段往事,是她一生之痛,此时提起,心头仍然颤抖不止,月的神情,似有了一丝怯意,嘴上却依旧强硬,道:“哼,我不信你又能猜到经过。”她一想到当年之事,只觉得天翻地覆莫明其妙,到现在仍然无法反应过来,她不信远在秦国的芈月能够猜到这其中经过。

芈月冷笑:“也许是因为我太过了解七姊你,也太了解威后和郑袖是什么样的人了。是了,你本来嫁到燕国,是指望成为燕王后的,可为什么却成了郭隗的小妾”

芈茵听她说得如同亲见过程,脸色变了又变,恨恨地道:“你倒像是亲眼所见”

芈月恍然大悟道:“你入燕国,原来是想嫁给子之”她细一思忖,顿时明白,“是了,当日燕王哙传位给子之,子之为了巩固王位,必然向各国求婚。可是他以臣夺君,哪个国家会轻易跟他建交,更别说把公主嫁给他。只有一个利令智昏的你,一个鼠目寸光的楚王,再加上把你当弃子的威后,还有一个贪财短见的郑袖”

提起旧事,芈茵整个人的情绪便更不稳了,她差点又要向芈月扑去。小雀早已紧紧拉住她的双臂,不住安抚。芈茵挣脱不得,只得恨恨地道:“若不是你,我何以会受到惊吓,甚至被诬为疯子,做不成王后若不是你勾引黄歇私奔,我已经嫁给黄歇了,怎会独守空房三年若不是因为黄歇逃婚,我又何以会被当成棋子,嫁给子之”

芈月盯着芈茵,问道:“我害了你什么从一开始,便是你为虎作伥,把我推下河,图谋杀害我,到底是你害我,还是我害你”

芈茵从小雀怀中坐正了身子,抹了一把脸,冷笑:“不错,九妹妹,你害我至此,我若不让你也尝尝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我是寝不安席,食不甘味。”

小雀听得怒火中烧:“与你何干九公主,我们公主沦落至此,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

芈月冷冷地道:“你受过的苦,乃是自作自受,与我何干”

芈茵怨毒地月,恨恨地道:“我要你也尝尝,我受过的苦。”

芈月淡淡地问:“为什么”

芈茵却尖声嘶叫起来:“不错,是我,我如今要摆布你,易如反掌,呵呵呵”

芈茵的笑容戛然而止,小雀甚至感觉到她的身躯不由自主地颤抖一下。小雀眼中闪过一丝慌乱,摇头想要否认:“不是”

芈月站在一边,忽然道:“派人去偷我的珠宝,派人烧了我的房间,是你干的吧”

芈茵伏在小雀的怀中,发出几声呜咽,好一会儿才渐渐平息下来。她缓缓地抬起头,月,如同毒蛇盯住了猎物一样,忽然掩嘴,发出低哑的笑声:“是了,我是嫁了那郭隗,可他对我言听计从,百般讨好。我在燕国的权势,可谓一手遮天。我是妾室不假,可你何尝不是妾而且跟了秦王这么多年,还是个混不上什么好位分的妾。秦王一死,你就被人像丧家犬一样赶出门,差点就人头落地。如今,你像个乞丐一般站在我面前,破衣烂衫,瑟瑟发抖。你说,你可不可笑,可不可笑哈哈哈”她越说越兴奋,越说笑声越大,到最后已经笑得喘不过气来。

小雀一跃而起,已经训练有素地按住了芈茵,熟练地将她的脑袋按入怀中,轻轻抚摸着她的背部,一边柔声劝慰安抚道:“夫人,夫人您莫要生气,您静静心,千万不能再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