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诸子封(2)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张仪是何等聪明的人,虽然一时未曾想到芈月用意,但原来气急败坏的神情却还是平静了些。他知道芈月既然不肯接他的话,此时是逼不出来的,当下便顺着她的话题道:“司马错将军一直对巴蜀十分感兴趣,说只有治理好巴蜀,大秦才有底气争霸天下。他自请去镇守巴蜀,还要带上李冰等人。”

芈月微微一笑:“那大王有没有说过,要将巴蜀分封给宗室”

张仪顺口回答:“朝中建议,我们此番巧取巴蜀,人心未稳,还是应该立原来的蜀王子弟为王,作为一个象征安抚人心。不过这也是权宜之计,待到巴蜀人心稳定,我们有足够的掌控能力,自然就要分藩宗室,以利千秋万代。”他说到这里,忽然似有所悟。他看着芈月,慢慢地张开了口,指着她,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显出平生极难得的蠢相来。

芈月微微一笑,没有再说,她知道张仪已经明白了。

张仪看着,有些不能置信又有些不甘心。他想开口说什么,可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没有说。

芈月倒是诧异了:“我以为,张子会劝我。”

张仪看着芈月,眼中精光闪烁,忽然笑了:“我如今才知道,王后的上书,是谁教她的。”

芈月微笑:“知我者,张子也”

张仪却气愤地一甩袖子:“不,我不知你。我宁可从不知你。”他转身就走。

芈月看着张仪的背影,心中暗暗叹息一声。只是有些话,如今她说不得,只能在心底暗暗抱歉。

张仪走了两步,却又止步,转头对着芈月冷笑道:“有些人,我劝是劝不动的。季芈,只有当现实给您重重一击,才有用。”说罢,他再不回头。大步而去。

王后这一封上书,惊动的不止张仪。

披香殿内,魏夫人狂砸室中器物,怒不可遏:“提前分封。就这么想把我的子华给踢出局去吗孟芈这个贱人,简直是做梦”

侍女采薇在一旁惊惶相劝:“夫人,您息怒,您莫要高声”毕竟此时不同以往,魏夫人两度失势。这披香殿中被清洗了数次,外头的人,可未必都是可靠的。

魏夫人来回走着,思索着,恶毒地说道:“孟芈那个蠢货,脑袋里没有半两墨汁,她绝没这个脑子,更没这个器量。哼哼哼,她要有这个器量,根本不会跟我纠缠到今天。这是谁的手笔呢谁呢谁要与我作对这封上书。明明白白,便是要断我子华后路啊。”

见她狂怒之下,一脚踩住脚下杂物,差点一个踉跄,采薇忙上前扶她坐下,却是一个字也不敢再说了。

魏夫人坐下来,按着太阳穴沉思起来。孟芈为什么这个时候提分封若只是要对付子华,为什么是这个时候子华现在正在与齐国交战的前线,并没有什么事足以刺激到王后,令她做这件事。而且。以王后的脑子,也想不出这招来。那么,是谁刺激她在这个时候行动,又是谁为她出了这个主意

想到这里。她抬头问采薇:“最近朝堂上,或者后宫中,发生了什么事吗”见采薇有些迷茫不知重点,她又说了句:“与公子荡有关,或者是与王后有关的事。”

采薇想了半日,忽然想到一事:“奴婢听说。前些日子大王宠爱公子稷,看公子荡横竖不顺眼。朝中甚至还有人说,大王有立公子稷为太子的心思。”

魏夫人嗤之以鼻:“子稷还只是个毛孩子,就算大王有废嫡立庶的心,没理由放着居长有军功的子华不立,去立一个还看不出将来的孩子。”

采薇又道:“奴婢还听说,前些日子,公子荡与公子稷争执,公子稷的小貔貅抓伤了公子荡,大王还偏袒公子稷,说公子荡不友,王后气得去把芈八子的小貔貅给打杀了。芈八子与王后因此不肯说话了。”

魏夫人不耐烦地摆手:“这种小儿相争,简直不知所谓。”

采薇想了想又道:“公子荡那日还打了公子稷,却正好被魏冉将军看到,教训了他一顿,恨得公子荡如今天天去举大鼎练力气,想要自己打败魏冉呢。”

魏夫人“嗯”了一声,沉吟道:“她们的儿子不和,将来公子荡若继位,恐难相处。所以王后想提前分封不对,以季芈的能力,她有的是手段来阻止王后的图谋,可她却没有动手,倒也奇了”

采薇建议:“夫人,那要不要挑动芈八子,和夫人一起阻止这件事”

魏夫人摇头道:“来不及了。如今王后的上书已经放到大王的案上,就算挑动季芈出手,也没有那么快,而大王做决策却是数日即就的事。分封令一下,子华的终身就被注定了。”

采薇急道:“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魏夫人皱着眉头,苦苦思索:“奇怪,王后上书,明明是针对季芈,她为何没有丝毫举动”又问采薇:“芈八子近日有何举动”

采薇想了想,又道:“王后上书之后,季芈曾见过相邦。”

“张仪”魏夫人诧异,“那张仪近日有何异动”

采薇便只能摇头了。

魏夫人喃喃道:“难道张仪会在最后发难还是季芈另有办法”

采薇忽然想起一事来,道:“奴婢想起来了”

魏夫人立刻问她:“什么事”

采薇迟疑地道:“奴婢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亦是觉得,此事不太可能。”

魏夫人暴躁地骂道:“你舌头被山魈吃了吗吞吞吐吐做什么你又能辨别什么了该不该讲,我说了算”

采薇只得道:“之前有人说,在菊园看到王后和芈八子一起赏菊,两人还相谈甚欢。”

魏夫人沉默片刻,似在想着什么,忽然又问:“是哪一日”

采薇仔细想了想,道:“便在王后上书前几日。”

魏夫人失声:“难道是她给王后出的主意”她转而又沉下了脸,思忖道:“可是,她明明已经与王后交恶,为何又要向王后献上此计莫不是她并没有夺嫡之心,只是想为儿子争个好封地是了,必是这样的。”她相信自己是很了解芈月的,芈月并没有多少竞争心,甚至也没有多少可以与她们一争的实力。自己的子华,已经在军中拥有势力,而芈月的子稷,还只是个未出宫门的孩子。她的背后有魏国的支持,王后的背后有楚国的支持,芈月的身后有什么所以,她只能认输,甚至还怕受王后猜忌,于是便献上此计,来向王后证明她是没有野心的人。想到这里,她不禁恨恨地用手击案:“岂有此理,你没用,还想将我儿也踩下来表忠心,做梦”

魏夫人一言不发,脸上的神情变幻不定,右手手指一根根扣下,似在一件件事地分析着,计算着。

过了一会儿,她忽然笑了,笑得十分诡异。她斜看采薇一眼:“你说,若是一个男人,知道他的姬妾对他没有信心,他会怎么做呢”

采薇打了个寒战,连忙摇头。

这几日菊花开得正好,秦王驷喜欢在处理完政事之后、夕食之前,于菊园中赏花散步。后妃们都服侍了他十余年了,知道他的性子,无人敢去装作“巧遇”而自讨没趣。便是自己要赏花,也避开了这个时间段。

因此,秦王驷在菊园中慢慢踱步,看到魏夫人自小径走出,心中不禁暗暗一叹。

魏夫人手提花篮,篮中大半是菊花。她抬头见到秦王驷,连忙行礼道:“臣妾参见大王。”

秦王驷知道分封诸公子之事提出后,必有异动,头一个不甘心的便是魏夫人。只是看到她这般出来,他也觉得诧异,暗道她果然是急了。他面上不显,淡淡一笑:“魏氏,是你。你这是在做什么”

魏夫人却一手扶头,娇弱不胜地道:“臣妾一直有头疼之症,听说用这种黄花煮汤喝会有缓解,所以来采摘。”

秦王驷见她容颜憔悴,这几年来,她也老多了,心中有些怜惜,闻言便问:“你手下尽有服侍的奴婢,再说太医院有的是制好的药材,何须你亲自来采摘”

魏夫人却一脸隐忍,道:“臣妾如今虽然名为夫人,却已经失去大王的欢心。太医院的药材也不好再三去要,奴婢们采摘,臣妾怕她们手脚粗笨”

秦王驷微愠道:“怎么,有人敢怠慢你吗”

魏夫人笑道:“人情冷暖,这也是常有的事。臣妾到今天这把年纪,已经不在乎了。”她言语之间,透着淡淡的无谓,解释道:“臣妾并不是诉苦,也不希望大王为此问责。其实,臣妾长日无聊,也能借此走动走动,聊度时光罢了。”

秦王驷听了她这话有些意外,面上却是欣慰:“哦,难得你看得开,这倒是好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