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公主恨(2)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只有芈月带着嬴稷来见她,她才会强打起精神来。她眼中看到的是幼弟,但脑海中浮现的,却是自己的爱子。她没有抱嬴稷,也没有同他亲热,只是让嬴稷去院中自由地玩耍打闹,而她就坐在一边静静地看着,眼中露出的伤感和怀念,真是令铁石心肠的人也不忍见。

她甚至没有和芈月说话。她所有的精神和力气,都只用来思念儿子和追忆往事。她经常就这么一整日地呆坐着,不言不语,不饮不食。

朝上的争议,仍然没有结果,孟嬴却以极快的速度憔悴下去了。就算拿嬴稷当成儿子的替代品,但终究,她的儿子离她有千里之遥。对她来说,这种短暂的安慰只是杯水车薪,根本抵不过每时每刻锥心刺骨的失子之痛。

这一日,常宁殿的庭院中,秦王驷坐在廊下,听着小小的嬴稷挺直身子高声背诗:“凯风自南,吹彼棘心。棘心夭夭,母氏劬劳。”

秦王驷嘴角微弯,抱起嬴稷夸奖道:“背得好。子稷,知道这诗是什么意思吗”

嬴稷响亮地说:“知道。”

秦王驷道:“说说看。”

嬴稷道:“这诗是说母亲很辛苦,做儿子的要孝敬母亲。”

秦王驷点头:“嗯,学得不错。”

嬴稷却有些不安地问:“父王,孩儿没背错吧”

秦王驷微笑:“没背错,怎么了”

嬴稷道:“那孩儿昨天背这首诗,为什么阿姊哭了”

秦王驷看了坐在一边微笑着对儿子露出鼓励表情的芈月一眼,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阿姊,哪个阿姊”

嬴稷道:“引鹤宫的大阿姊啊。昨天母亲带我去看望大阿姊,大阿姊生病了,可大阿姊看着我,就一直哭一直哭。”

秦王驷把嬴稷放下:“好孩子,让女萝带你出去玩。”

女萝连忙上来牵着嬴稷的手道:“小公子,奴婢带您去采桂花。”

见女萝带走嬴稷。芈月走到秦王驷面前,无声跪下。

秦王驷并不意外:“你想为孟嬴求情”

芈月道:“是。”

秦王驷道:“你可知这是干政”

芈月道:“臣妾不知道什么是干政,臣妾也是一个母亲,人同此心。大王。大公主憔悴将死,若她真的就此不起,岂非也辜负了大王救回她的深意还不如圆了大公主的心愿,送她去赵国,让她无憾。”

秦王驷叹:“你不了解赵侯雍。列国君王中。魏王迟暮,齐王已老,楚王无断,韩王怯弱,燕王糊涂,能与寡人相比者,唯赵侯雍。天下诸侯皆已称王,唯此人仍然不肯称王,他有极大的抱负和野心。子职已经落在他的手中,他将来必会狠狠地咬燕国一口。孟嬴若落于他的手中。会让他有更大的赢面。”

芈月求道:“大王,大公主曾为秦国牺牲过一次,这次就算秦国还她一个人情,让些利益与赵国,可不可以”

秦王驷道:“国家大政,岂容儿戏”

见秦王驷已经沉下了脸,芈月不敢再说,只取了旁边的六博棋局摆开,赔笑道:“大王,您喜欢玩六博。今日臣妾来陪您玩玩如何”

秦王驷瞟了棋盘一眼,摆手道:“罢了,你棋艺太低,不能与我共弈。”

芈月道:“不要紧。臣妾下不过大王,下次臣妾可以从唐姊姊手中赢过来。”

秦王驷失笑:“你这算什么”

芈月道:“人世如棋,只要棋局还在,这局棋里输掉让掉的,下局棋仍然可以翻盘挣回来。大王,让些许利益给赵国。还有翻盘的机会。可是大公主若死了,可就永远活不过来了。”

秦王驷看着芈月,神情颇有些玩味:“看起来,你比寡人还更像赌徒。”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可是你和孟嬴,感情就如此之深,深到你宁可冒犯寡人”

芈月却摇头道:“不,臣妾只是认为应该为大公主说句公道话。”

秦王驷眉毛一挑:“应该”

芈月叹道:“就如同当日,臣妾愿意为王后求情,为魏夫人求情一样。大王,臣妾曾经有过四处求告无门的时候,知道这种痛苦。所以臣妾知道,如果每个人都在别人落难的时候袖手旁观,那就别指望自己落难的时候会有人相助。”

秦王驷有些动容,却又问道:“倘或你助了别人,到你需要帮助时,依旧无人助你呢”

芈月道:“臣妾知道这种事不能斤斤计较,有付出未必有收获。但是臣妾种十分因,或可收一分果。若是一分因也不种,那自然是无果可收了。”

秦王驷看看芈月,怔了半晌,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他扔下棋子,站起身来,走下步廊,小内侍为他穿上鞋履。

芈月见他一言不发,便向外走去,心中正自惴惴不安,却见秦王驷穿好鞋履,回头深深地看了自己一眼,道:“寡人会派司马错出使赵国。”

芈月一怔,顿时笑靥如花,盈盈下拜:“多谢大王。”

秦王驷摆了摆手:“你说的,未尝不是一个办法。季芈,你很好。”说着,他头也不回便去了。

长巷寂静。

芈月披着厚厚的大衣,带着女萝走过长巷,进入引鹤宫中。

引鹤宫室内一只青铜大炉,燃着炉火。芈月进屋,脱下厚厚的外衣,走到孟嬴榻边,但见孟嬴脸色惨白,闭着眼睛,病情越发沉重了。

芈月俯身唤道:“公主,公主。”

孟嬴睁开眼睛看到芈月,微弱地笑了笑:“季芈,是你啊。”

芈月道:“公主,司马错已经去赵国与赵侯交涉接回公子职的事情,你要好起来啊。”

孟嬴强打精神:“谢谢你,季芈,我会一直支撑到子职回来的。”

芈月道:“来,吃药吧。”她服侍着孟嬴喝了一碗药,见孟嬴精神渐渐恢复,劝道:“既然公子职回归有望,你更要快快好起来才是。”

孟嬴苦笑:“世人都羡慕这帝王家的富贵,你看我身为秦王女、燕王后,从小有父王喜爱,出嫁了不愁有别的女人在夫婿跟前争宠,到如今,居然也落到这种地步。”

芈月劝慰:“公主,您已经回到秦国,也即将和公子职见面,有些事就别再想了。”

孟嬴却摇头道:“不是的,我不能不想。我真后悔当日”

芈月道:“当日如何”

孟嬴一把抓住芈月的手,一字字道:“季芈,我告诉你,你要记住我的教训,在权力斗争的时候绝对不能退让。人有仁心,却不能施诸虎狼,你不能把刀把子交到别人的手中,去乞求别人的良心、善心,去指望别人能够看在你足够退让的分上饶过你。没有这回事,季芈,真的,没有这回事。权力之争,就是你死我活的事。我真后悔,当日易王死前,我就应该和太子哙争上一争的。我也是王后,我生的也是嫡子啊。我就是不屑争,不敢争,没有用心去争,结果你看,我落得这般下场。”

芈月动容:“公主,我记住了。”

孟嬴轻叹一声:“先王他待我倒好,只可惜死得太早。我还以为太子哙不会太狠心,可没想到子之居然如此狠毒,要置我母子于死地。”

芈月第一次听到她说起燕国之事,不禁问道:“太子哙和宰相子之,是怎么样的人”

孟嬴轻叹:“先王当年宠嬖甚多,对太子哙,却不甚关心。因此太子哙自幼与宰相子之关系甚好,情同兄弟,甚至有段时间形影不离。我亦没见过他几次,只是听说,太子哙是个志大才疏的人。燕国势弱,他不知道励精图治以振兴国家,却喜欢玩华而不实的东西,以为这样就能够以德行感召天下。所以他会轻易被子之操纵,居然相信什么恢复禅让之礼就可以提升燕国在诸侯中的地位”

芈月也觉得好笑,道:“国家的地位,只能靠真正实力,不是靠什么虚幻的学说。列国争端,很少是由那些搬弄口舌的游士掀起。游士以才干贩卖学说,国君为了用他们的才干,可以假装信他们的学说,自己却不可以真的执迷相信,甚至把学说置于实干之上。否则,就是买椟还珠。”

孟嬴虚弱地笑了笑:“我发现你跟父王越来越像了,尤其是这种说话的口气”

芈月惊愕掩口,她自己尚未意识到这点,忽然间居然脸红了。

孟嬴道:“季芈,你现在处处学父王、像父王,可是世间事,学七分足矣,不可学全十分。因为,你毕竟不是他。父王是男人,是君王,他可以足够强势,以此震慑他人。可是你是女人,是妃子,你要足够婉转,才能说服他人。”

芈月看着孟嬴,诚挚地道:“多谢公主提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