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昭氏女(3)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缪监却笑道:“媵人,素日去承明殿见大王,您不是挺高兴的吗怎么如今倒这般扭捏,莫非,当真有什么不能宣之于口的心事吗”

季昭氏脸色惨白,再不敢说什么,便只能被缪监带走了。

缪监带着她去了承明殿,却不直接去见秦王驷,而是让她在侧殿耳房等着,自己先去回禀。他走到殿前回廊处,却听得里头秦王驷正在弹筝。

缪监亦是懂音律的人,听得弹的正是一曲玄鸟:“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宅殷土芒芒。古帝命武汤,正域彼四方。方命厥后,奄有九有。商之先后,受命不殆”

秦筝铮然,却有杀伐之声。

缪监的脚步更轻了,轻得仿佛羽毛落地一般悄无声息。他走进殿内,见秦王驷身边,只有两名小侍童服侍,秦王驷正独自弹筝,近乎忘我。

缪监一声不响,只垂手立于一边,静静相候。

秦王驷一曲毕,侍童奉上铜盘净手。他将手浸在盘中甚久,将因划曳筝弦而发热的手指浸得凉了,这才抬起手,让侍童用丝巾拭干。

他闭目片刻,缓缓从弹筝时忘我的澄澈心境中恢复,朝野诸事又涌上心头。他缓缓地问道:“查得怎么样了”

缪监恭敬地道:“以老奴看,王后是真心想清查宫中,不但在椒房殿中清查销毁,连原来已经入了库房的物件,都重新清理了一遍。”

秦王驷放下竹简,冷哼一声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寡人若连内宫也乱事连连,何敢言治国,又何敢言平天下”

缪监不敢说话。

秦王驷又问:“王后宫中,到底藏着些什么”这自然问的是王后到底销毁了什么东西。以缪监的手段,各宫的阴私东西若深藏箱底。他非得亲自搜查才能知道,但各宫若是拿出来销毁,他自然就能够从那些粗使内侍口中得到消息。

缪监听了此言,犹豫片刻。才从袖中取了竹简呈上,低声回道:“各宫确有一些阴私之物,皆在这竹简上写着”这些阴私之物,他亦不好直接说出口来,只得书于竹简。教秦王驷自己来看了。

秦王驷接过竹简,慢慢看着。魏国诸姬在秦宫多年,违禁之物倒是不多,王后芈姝的库房中阴私之物却多得很。他越看越生气,一把将竹简掷到地上:“哼,楚国寡人若知楚国后宫竟然如此,寡人当初就不会去”早知如此,他当初便不会去楚国求亲了。世间事,有利必有弊。虽然秦楚联姻,秦国获益甚多。但他却没有想到,楚宫之中竟然有如此多的阴私手段,实是闻所未闻。

他却不知,大凡立国越久,后宫妃子来历复杂,荒唐的君王出现的频率越高,这些争斗与阴私手段便花样越多,倒是与国家不相干。似齐国、燕国、楚国这些年代甚久的大国,中间若出现几个荒唐君王,乱事也甚多。便是如历代周天子家。闹腾出来的花样也是尽够看的。

他怒气不息,当下就问缪监:“假和氏璧之事,你又查出些什么来了”

缪监见秦王驷发怒,又恭敬道:“老奴听芈八子曾言。此事当与昭阳有关,便有心留意昭氏姊妹动向”

秦王驷剑眉一扬:“昭氏不错,你可查出些什么来了”

缪监便道:“据椒房殿的奴才回报,说当日王后欲借和氏璧对付芈八子时,孟昭氏曾从中挑拨。另,王后有解药之事。魏夫人乃是从卫良人口中得知。而奴才后来细问过卫良人,她说当初是听宫人在花园谈论时得知的,观其背影,其中一人,颇似孟昭氏。”

秦王驷脸色一变:“这么说,这孟昭氏当真有鬼”

缪监又道:“方才老奴看到季昭氏于园中僻静处私下哭泣。老奴斗胆,套问了她几句,觉得她似是知道一些内情。只是季昭氏毕竟是大王宠嬖,老奴不敢多问,只请了她回来,如今便在偏殿耳房。大王,您要不要见见”

秦王驷沉着脸,摆了摆手,道:“不必了,你直接叫人去椒房殿,宣孟昭氏来见寡人吧。”

缪监低声问:“那这季昭氏呢”

秦王驷淡淡地道:“就让她先在这儿待着吧。”

缪监应了,便叫缪乙前去宣旨,自己依旧侍候着。

秦王驷又道:“五国兵困函谷关,寡人欲以樗里疾为帅,派十万兵马出函谷关与诸国交战。准公子华再停留三日,三日以后,入军营。”

缪监知道这便是公子华求助樗里疾之事的处理结果,当下应了一声:“是。”

秦王驷又吩咐了一些事,缪监皆一一传递出去。

过了一会儿,却见缪乙从门边悄然进来,在缪监耳边说了几句。缪监脸色一变,秦王驷看到,问:“怎么了”

缪监露出为难的神情,道:“奴才派缪乙去王后宫中,宣孟昭氏问话,不料王后听信谗言,以为是要削弱她的羽翼,不肯交出孟昭氏。”

秦王驷大怒,拍案而起:“愚不可及,愚不可及她这是引狼入室,还执迷不悟。缪监,你再去,若她还不肯交人,问她是不是要寡人亲自去要人”

缪监忙劝道:“大王息怒,老奴一定把事情办妥。”

当下缪监匆忙出来,便亲自去了椒房殿。

之前缪乙前来,说是要提孟昭氏。谁知孟昭氏见季昭氏跑出,便叫人跟着她。那人见季昭氏被缪监带走,急忙回报。孟昭氏心知不妙,便匆匆将手中证据销毁。她知道这宫中必有缪监耳目,便将帛书都暗暗在铜鼎中焚了,药丸也研成粉,和帛灰一并拿水冲了。有些不好销毁的东西,便掩在袖中,借着去库房的机会,全都暗暗混在玳瑁要销毁的东西里头。

将一切收拾干净,自己便赶去芈姝处,将缪监带走季昭氏之事说了,又说恐怕季昭氏只是第一个,此后便要带走自己,再次便是景氏、屈氏,最后对王后下手。芈姝信以为真,果然不久之后,缪乙来提孟昭氏,芈姝便问他是不是带走了季昭氏。缪乙不防,直言回答,芈姝更觉得丝丝合缝,当下大怒,便将缪乙赶走。

孟昭氏躲过一劫,却知此事当不会就此了结,便煽动玳瑁,说是因龙回丹之事,秦王疑上王后,甚至有可能以芈月取代芈姝。玳瑁虽然狡诈,却也是关心则乱,当下便去了芈姝处,说是要去向秦王投案,言明一切均是自己所为,与王后无关。

芈姝心中犹豫,孟昭氏却又纠合了景氏、屈氏,一起来正殿请罪,说是自愿前去顶罪,好让芈姝脱身。

缪监到时,芈姝已经有些意动,欲让玳瑁顶罪,却不料玳瑁方踏出殿门,便见缪监迎面而来。

玳瑁脸色惨淡,道:“大监来得正好,老奴正欲向大王请罪,如此便随大监去了吧。”

缪监何等角色,听了此言,再看殿中诸人神情,已经知道究竟,心中暗骂孟昭氏好生狡猾,对这件事的脉络却更加清楚,口中道:“大王圣明,亦知此事与王后无关。嫁妆之中备有解毒之药,也未必就是下毒之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