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公子稷(1)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阳光透过纱窗,射入蕙院内室。

秦王驷抱着哇哇大哭的婴儿,心中一则又喜,一则以怒。他也生过不少儿子,抱过不少婴儿,今日手中这婴儿抱在手里却比其他的婴儿轻,这却是因为他的缘故,他忽略了后宫的潜伏暗流。

早在魏氏入宫之时,他对后宫控制是极严的,他的子嗣一个个平安地活了下来。大约是他对芈姝的轻视,认为她并不是一个有手段甚至是有足够狠辣的人,以为拿唐夫人略敲打一下她,见她便主动承担了照顾芈月的责任,当会知道,芈月若出事,她也会受到牵连。

可惜,看起来他是低估了芈姝的愚蠢,高估了芈姝的教养,芈姝还是没有足够的智慧明白到“责任”是什么意思,或者她以为,她身为王后,生下嫡子,便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了吗

唐夫人和芈姝也走入了房中,若说芈姝心中是又惊又怕,那么唐夫人心中却是悔恨交加。她虽然身处后宫,却无争心,平时只是装病而避事。但她却没有想到,因为自己的畏事避事,竟令芈月母子在无人保护之下,被人算计早产,甚至差点一尸二命。此时见了秦王驷抱住婴儿沉吟,知道他此时所想。芈姝明显在此事上已经为秦王驷所厌,但芈月难产,婴儿早产体弱,必是要人照顾的,她不出来,又教秦王驷去寻哪一个教人放心的人呢。

当下唐夫人上前一步,接过婴儿道:“大王,季芈难产,小公子体弱,需人照顾,请大王恩准允妾身照顾季芈母子,待满月后,让她们母子搬进常宁殿与妾身作伴吧。”

她这话一出,更令芈姝羞恼交加,忙争道:“大王。此事虽是小童一时失职,可大王您是最明白我的,我亦从来不曾有过害人之心啊,求大王明鉴。”她自认当日虽然存了私心。但却真是没有害人之心,所以演变成今天这场局里,她又愧又羞,更也想借此扳回自己的过失来。若是交于别人,她这过失。去是再也扳不回来了。

秦王驷疲惫地摆了摆手:“寡人累了,回宫。”

芈姝见他不答,忙笑道:“大王放心,我自会好生照顾季芈。”

却听得秦王驷温和地对芈姝道:“你也累了,都回宫吧,让唐氏留下来就可以了。”他话语虽然温和,但不容置否之意,却是让芈姝不禁打了个哆嗦。

当下王与后一前一后,出了蕙院,各自归宫。

芈姝满怀心事。辗转难安,只抱着公子荡,心中却是慌得没个着落。表面上看来秦王驷只是处罚了玳瑁,对她这个王后毫发无伤,可是他语气中的冷漠和疑忌,却令得芈姝比受到了处置还要害怕。

她紧紧地抱住怀中的幼子,眼泪一滴滴落下,心中暗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为什么会置于如此无措的情况啊。

某方面来说。芈姝并不算是一个坏人,但是她生母、她周围的人,从小到大,却将她培养成了一个凡事永远从自己的角度出发。随心所欲,从未曾顾忌过别人死活的人。如果说这世间还有什么是让她除了关心自己以外还关心的人,或者只有秦王驷了,如今再加上一个公子荡。

此刻,当她心情低落的时候,在她的心里只会想到自己的不如意。自己的不被理解和自己以为的冤屈,却不曾想到,芈月因她险些一尸二命,死里逃生,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正在此时,便听得珍珠战兢兢来报:“王后,诸位媵人皆已经在外等候。”

芈姝定了定心神,将孩子交与乳母,道:“宣她们进来。”

此时四名媵女进来的时候,皆也是知道今日上午在蕙院之事,当下心头惴惴不安。却见芈姝劈头就问她们两件事,一是秦王驷要让芈月住到唐夫人宫中的事,二是如何解救玳瑁之事,立时便要她们拿出主意来。

四人面面相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此事是王后自家不厚道,芈八子险些一尸二命,昨夜薜荔奉走呼号得满宫都知道了,秦王驷连夜从郊外赶回,显见事情已经严重到让她们无法想象的地步。

秦王驷拿下玳瑁,或者可能只是对付王后的第一步而已,也不晓得下一步是否还有更严重的事情发生,此刻她们帮着王后出主意,焉知会不会成为下一个玳瑁呢。

可是,便是不与王后出主意,难道眼睁睁看着这个王后继续出蠢招,然后在这后宫争斗中落败。楚国媵女俱是依附于王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王后若是失势,她们的日子更不好过。

景氏此时已经承宠,亦已经怀孕三月,闻言心头暗暗算计了一下,自知接下来,芈姝头一个便是要问她了,当下便满脸忧色的捂着肚子道:“王后,妾身好难受,请允妾身暂时先告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