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故人来(1)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芈月怀孕了。

缪监接到这个消息,首先就禀告了秦王驷。秦王驷只点了点头,不以为意,便挥手令缪监出去了,他自又重新看起简牍来。

只是不晓得为何,过得片刻,他心中总有一股隐隐不安的感觉,想了想,他放下书简,站了起来,走到外面,见是缪辛跟着他,不禁问了一句:“大监呢”

缪辛忙恭敬地道:“方才王后有召,所以大监去了,大王要召他吗”

秦王驷摇了摇头:“不必了。”他在廊下走了几步,忽然道:“去常宁殿。”

唐夫人是服侍秦王驷最久的人,近年来已经渐渐不再受幸,且她体弱多病,为人也是低调无争,所以在宫中存在感也是较低。后宫妃嫔,虽然不敢来踩她,亦也是无人奉承。她所住的常宁殿,也是稍嫌偏僻,素日都是冷冷清清,无人往来。唐夫人本人倒也是并不以为忤,也乐得清静。

秦王驷走入常宁殿,见这院中正中一棵银杏树,黄叶如华盖,院中亦是落一地金黄的叶子,站在院中仰头看,但见天高云阔,不觉得心情舒朗。

见了唐夫人迎上来行礼,秦王驷忙扶起了她,笑道:“你这院子倒是不错。”

唐夫人亦不似其他妃嫔见着秦王驷来,便要盛妆艳服,如今她与秦王之间,男女情爱的意味淡了,倒是那种多年以来熟捻不拘的感觉更重。见了秦王来,她也只是披着一件半新不旧的衣衫,头发挽了低髻,只用一根白玉大笄插住,见秦王驷夸她的院子,也笑了:“大王说得是,妾这里最好的便是这院子。”说着一边陪着秦王驷往里走,一边又说:“妾素日最喜的便是在院中晒晒太阳,下下棋。大王如今是要在院中坐坐,还是到里面喝口浆水。”

浆水又叫酸浆。是将菜蔬果物发酵变酸,再加上些蜜或柘汁,便是酸酸甜甜十分可口。秦王驷听了便道:“甚好,寡人好久不曾饮过你制的浆水。正可一品。”

说着便在唐夫人的引导下走进内室,室内光线略暗,唐夫人忙叫侍女将四面的帘子都卷了起来,阳光射入,秦王驷转头看了看室内摆设。却见室内各式摆设非但比别处都少些,甚至还略显陈旧,心中不悦,道:“你这室内的摆设如此这般少,显又陈旧,可是魏氏和王后没有照应到”

唐夫人见他生气,忙陪笑道:“大王休要错怪了人,王后和魏夫人不曾忽略于我,她们倒年年都问我要不要换新的。我原是因为当日子奂还小,十分淘气。容易打烂东西,所以干脆就摆着旧的。后来子奂搬出去了,”她看着室内的摆设,露出怀念的眼神道:“我看着这些东西反而舍不得换了。”

秦王驷细看,果然有些摆设明显是小儿之物,也轻叹一声道:“你原也不必如此自苦,宫中什么没有,用得着你节俭成那样。”

唐夫人笑道:“妾身并不是节俭,只是习惯了,如今比起当年已经好多了”说到这里。发现说错,忙止了声,请罪道:“是妾失言了。”

秦王驷长叹一声,扶起唐夫人道:“你何须请罪。当年之事。原是我年少气盛触怒君父,却不该连累你们受苦了。”当日他为太子时,因为反对商鞅变法,而被秦孝公放逐,朝中甚至有另立太子之呼声。他既失势获罪,他宫中女眷。自然也难免过得艰难。

唐夫人忙摇头道:“妾身自属大王,当与夫君忧戚与共。妾只是惭愧自己生性愚笨,便是那时候,也多半是庸姊姊撑着家里,妾是什么事也帮不上忙的。这么多年以来,又是多亏大王照应,妾十分惭愧。”

秦王驷叹了一声:“桑柔她她的性情若有一两分似你,朕与她也不会”

桑柔便是庸夫人之名,唐夫人听了这话,便是十分退让的性子,也忍不住道:“庸姊姊若是妾这般的性子,只怕当年便撑不过了”

两人述起旧事,不禁唏嘘。过得片刻,侍女捧上调制好的浆水过来,唐夫人亲手奉上,秦王驷饮了一口酸浆,略觉得好些,放下陶盏,咳嗽一声道:“寡人看你这里院子虽大,人却太少,不免冷清。”

唐夫人不解其意,看着秦王驷,欲待其述说下文。

秦王驷后宫与其他诸候相比,算是十分清净的。不过是早先为太子时以庸氏为正,唐氏为侧,再加几个侍婢均是住在一个院子里。后来继位为王,庸氏出走,唐氏便与那几个旧婢同住一宫。其后便是之前的魏王后与她的几个媵女,又另住一宫。再次便是楚女入宫,再立一宫便是。

她这里均是服侍秦王的老人,这些年也不曾承宠,次第衰落。自其子公子奂到十岁以后也搬了出去,这里不免就显得空落落的。魏夫人的宫殿,与她一般大,但里头住了魏媵人等数名妾姬,又因代掌宫闱,里头婢仆无数。便是芈姝所居的椒房殿,比她这里多了两个侧院,但人数却也比这里多了七八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