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四方馆(2)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却见秦王驷脸色铁青,强抑脾气:“没什么,家中忽然有事,我先走了。”

见三人匆匆离去,寒泉子正自诧异,却听得此时前堂哗然喧闹:“唐姑梁赢了,唐姑梁赢了。”寒泉子一听大喜,眉开眼笑:“如此,我今日赢了”当下忙赶到前殿去,便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了。

秦王驷匆匆回宫,却是因为秦国出了一件震惊朝野的大事。

大良造公孙衍上表辞官,出走魏国。

表面上看来,这只是大良造与秦王理念不合,因此负气而走,然则此事,却是经历了一番谋算已久、惊心动魄的国与国之间的暗战。

综合各方面得到的讯息,公孙衍出走,是魏国君臣策划已久的事,而具体的执行之人,就是魏公子卬。

一年多前,楚女入秦为后之时,魏卬已经在游说公孙衍了。当时公孙衍仍然有些犹豫不决,但当他征魏主张受到阻止,对义渠用兵的建议又不被采纳,再加上张仪凭一张巧舌屡次在朝堂上与他相争,他本以为张仪不足为敌,可是,在秦王驷立张仪为相邦,将大良造的权力三分之后,他在这大良造的位置上,已经不能再安坐了。

夕阳西照,满园菊花盛开,黄紫两色,分外耀眼。

花丛中,公孙衍和魏卬各踞几案饮酒。

公孙衍案上的酒坛子已经空了好几个,他沉着脸,一杯杯地饮尽。魏卬几案上却只有浅浅一个酒盏,尚有半盏酒在,旁边却摆着一具古琴。

魏卬看着公孙衍喝酒,忽然叹息一声:“式微,式微,胡不归”

公孙衍忽然顿住,整个人石化了似的,声音也变得冰冷:“公子卬。此言何意”

魏卬意味深长地看着公孙衍:“犀首这样聪明的人,何必再问呢”

公孙衍手中酒杯重重落在几案上,他看着魏卬想说什么,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是我小看公子了。我一直以为,您已经随遇而安,没想到您身在咸阳,心仍在大梁。”

魏卬轻轻拨弄琴弦道:“式微,式微。胡不归微君之故,胡为乎中露”

随即停下琴弦,将酒一口饮尽,“我是回不去了,可是犀首呢,你为何不回去”

公孙衍嘿嘿一笑:“我为何要回去”

魏卬专注地看着手中的琴,轻轻拨弄着:“犀首还有继续留下的意义吗”

公孙衍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我当日在魏国,不过是个偏将。秦君于我有知遇之恩,拜为大良造,以国相托。纵君臣意见相违。但我仍然是秦国的大良造,又岂可轻言离去”

魏卬放下琴,叹息:“不求封百里侯,但求展平生愿。犀首,你与卫鞅,都是百年难遇之奇才,岂能拘于一国一域、一人一情纵观列国数百年风云,有几个能够得国君以国相托齐有管仲,但管仲之后呢秦国已经得了一个商君,不会再打造一个商君。但是”他身体向前倾。迫切地看着公孙衍,“魏国已经失去卫鞅,不能再失去公孙衍。秦王之气犹盛,一山不容二虎。但魏国盛气已衰。正要托赖强者力挽狂澜。犀首,大丈夫施展才华,改天换地。你与其与秦王论个短长,不如与秦国争个短长。”

公孙衍的酒杯停住,他的表情虽然冰冷,但炽热的眼神和微颤的手。却显示出他内心正在天人交战。

魏卬不再继续说话,只是轻拨琴弦,反复弹着刚才式微那一章。

公孙衍忽然放下酒杯,杯中酒溅洒几案。

式微,式微,胡不归

胡不归

他要归去吗

公孙衍想了很久。他独坐在书房,看着壁上的地图,看着席上一堆堆竹简,这些都是他历年用尽心血写下的策论,这是他对秦国的展望,这是他对列国的分析,这是他控制这个世界的渴望和野心。

他公孙衍,应该是以天下为棋盘,与天地造物对弈的棋手,而不是一颗困于朝堂,被君王拨弄,被同僚排挤倾轧的棋子。

与之相比,秦王的恩遇、大良造的身份,又算得了什么

他知道魏卬劝他的目的,他也知道他这一离秦而去,等待他的是魏国的礼聘。

可是公孙衍无情地笑了一笑,薄薄的嘴唇显出他冷硬的性子当日他入秦,做的是大良造,如今他入魏,魏国还有什么能满足他的呢

他站起来,看着壁上的地图,沉吟良久,举起朱笔,在地图上点点画画。

公孙衍在书房中,对着地图,几日不曾出门。到了最后,地图已经被他画得面目全非,他这才一掷笔,哈哈大笑:“吾得之矣”

天下如同棋盘,而他已经把每一步棋都算好了。

是时候该走了。

他把地图卷起来,扔到火盆中烧了。

七月初九,魏卬以幼子生日为由,请许多在咸阳的魏国旧人饮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