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四方馆(1)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不觉春去秋来,这日,秦王驷同芈月说,第二日换上男装,芈月虽觉诧异,但还是在次日依言换装,跟着缪监到了宫门口相候。过得片刻,秦王驷也换了一身常服出来,两人出宫上马,带了数十名随从,穿过熙熙攘攘的咸阳城,到了城西一座馆舍。

芈月下马,细看门口悬的木牌,方看出是“四方馆”三字,诧异地问:“大”方一出口,看到秦王驷的示意,忙改了口,“呃,公子,此处为何地”

秦王驷却不回答,只招手令她随自己进去。

进得四方馆内,但闻人声鼎沸,庭院中、厅堂上往来之人,均是各国士子衣着,到处辩论之声。

前厅所有的门板都卸了去,只余数根门柱,里面几十名策士各据一席位,正争得面红耳赤。

芈月随着秦王驷入内,也与众人一般,在廊下围观厅上之人争辩。但见廊下许多人取了蒲团围坐,也有迟到的人,在院中站着围观。

就听一策士高声道:“人之初,性本善,敢问阁下,可有见蝼蚁溺水而拯之乎此乃人之本性也,当以善导之,自可罢兵止战,天下太平。”芈月听其言论,显然这是个儒家的策士,持人性本善之论,想是孟子一派的。

但见另一策士却哂然一笑:“敢问阁下可有见幼童喜折花摧叶,夺食霸物否此乃人性本恶也,唯有以法相束,知其恶制其恶,天下方能严整有序,令行禁止。”显然这是法家的策士,说的是人性本恶,当以法相束的理论。

又有一策士袖手作高士状,摇头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两位说得这般热闹。谁又能够牺牲自我成就大道以我师杨朱看来,世人谋利,无利则罢兵止战,有利则洒血断头。你儒家也说过有恒产者有恒心。法家也说过人性逐利,所以你们两家都应该从我派之言”听其言,自然是拔一毛而利天下亦不为的杨朱弟子。

又见一策士按剑道:“胡扯人性本无善恶,世间如染缸,入苍则苍入黄则黄。治国之道。尤不可听乱言。人之异于禽兽者,乃人能互助互援,学说制度乃为减少不平,争取公平而立。为大义者,虽死犹生”这言论自然便是墨家之说。

芈月素日虽亦习过诸子百家之言论,但却只是自己一卷卷地看,一字字地理解,此刻听得各家策士争相推销自家学说之长,攻击其他学派之短,与自己所学一一相印证。只觉得原本有些茫然不懂之所在,忽然便明悟了。她站在那儿,不禁听得入神,兴奋之处,眼睛都在闪闪发亮。

但听得堂上策士你一言我一语地,已经开始争吵起来:“我兵家”

“我道家”

“我法家”

芈月听得入神,秦王驷拉了她两下,她都未曾会过意来,直至秦王驷按住了她的肩头,对她低声叫了两声:“季芈、季芈”她方回过神来。见秦王驷脸色不悦,吓了一跳,失口欲赔罪道:“大、公子”

秦王驷手指竖在嘴边,做一个噤声的动作。芈月连忙看看左右。捂住了自己的嘴,见秦王驷已经转身走向侧边,连忙跟了下去。

但见秦王驷走到旁边,自走廊向后院行去,芈月这才看到,不但前厅人群簇拥。便连侧廊也都是人来人往,穿梭不止。许多策士一边伸脖子听着厅中辩论,一边手中拿着竹筹一脸犹豫的样子。

两人走入后院。此时后院同样是热火朝天,但见后厅中摆着数只铜匦,旁边摆着一格格如山也似的无数竹筹,各漆成不同的颜色。旁边有四名侍者坐在几案后,许多策士簇拥在几案边,自报着名字由侍者记录了,便取了竹筹来,投入铜匦中。

芈月正思忖着这些人在做什么,却见一个策士看到秦王驷进来,眼睛一亮冲了上来:“公孙骖,你来说说,我们今天投注哪个”

芈月一怔,见那人径直对着秦王驷说话,才知道这公孙骖指的便是他了。

就听得秦王驷笑道:“寒泉子,想来这几日你输得厉害了。”

那寒泉子一拍大腿:“可不是。”说着眼睛余光看到芈月,见她与秦王驷站在一起,衣着虽然低调却难掩华贵气息,迟疑着问:“不知这位公子如何称呼”

芈月亦不知如何应对,当下看向秦王驷,就听得秦王驷道:“这是楚国来的士子公子越,寄住在我家,我带她来见识一下四方馆。”

寒泉子忙打招呼:“哦,原来是公子越,你要不要也来投一注”见芈月神情不解,当下对她解释:“你看这些铜匦,外面挂着的木牌写着哪家学派和甲乙丙丁的,就是指外面在辩论的学派和席位,你要是赞同哪家,就把你手中的竹筹投到哪个铜匦中去。每天黄昏时辩论结束以前都可以投。辩论结束以后开铜匦验看,铜匦内竹筹数最多的投注者就可以收没铜匦内竹筹数最少的两家之所有注码,若是夺席加倍。”所谓夺席,便是将对方辩论得落荒而逃,夺了对方的席位给自己,这在辩论之中自然是取得绝对优胜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