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绝处谋(1)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见缪监进来,卫良人的侍女采绿忙迎上去,接了缪监入内。

缪监脱了鞋子,穿着袜子走入廊中。采绿掀起帘子,缪监入内,见卫良人的住处没有华丽的布置,却带着淡雅的氛围。窗户开着,窗前一片绿荫。

卫良人正在窗前专心烹煮着乳浆,见缪监进来,略停下手,带着些许恭敬和亲热招呼:“大监可是好久没来我这里了。”她手中正忙,只打了个招呼,便又继续手上的活计。

缪监进了这里,倒有些熟不拘礼,挥挥手令跟着的小内侍缪辛退到门外,见室内只余二人,这才笑道:“惭愧,老奴侍候大王,不得自便。知道良人唤老奴好几日了,今日才得前来,望良人恕罪。”

卫良人笑道:“大监说哪里话来都知道大王一刻也离不得大监。说句玩笑话,朝上的重臣可换,我这等后宫的婢子可换,独有大监是无可取代的。”

缪监道:“良人这话,是把老奴放在火上烤了。”

两人开了几句玩笑,相对坐定,卫良人在黑陶碗里倒上乳白色的酪浆道:“大监且喝喝看,我这酪浆制得如何”

缪监端起碗,先饮一口,再于口中品味半晌,请教道:“老奴品良人的酪浆,不腻不黏,入口则五味融合,老奴的舌头拙,只品出似加了蜜和盐,却又不止这些,想请教良人,这里头还有什么”

卫良人知他有心恭维,却也受用,忙指着几案上的几个小小陶罐介绍道:“还有果仁和姜,再加了荼。”乳浆多少有点腥气,加姜去腥,加荼去腻,加果仁增香,只是这其中的分量,多则损味,少则不至。需要妙手调和。

缪监击案赞叹:“怪不得,皆说良人的酪浆宫中无人能比,也只有良人的巧手,才有这易牙之功。”

卫良人听着他的赞美。却忽然叹了一口气道:“唉,纵有巧手有什么用

也不知道为谁辛苦为谁忙。”

缪监微眯着眼睛,漫不经心地道:“良人这是想大王了”

卫良人叹息:“后宫的女人,哪有不想大王的,唉”她欲言又止。实是说不出的为难。

缪监自然知道后宫妃嫔为何要讨好他一个寺人,这些后宫妃嫔的心思,在他面前那是一览无遗。他只微闭着眼睛享受着,口中却似闲聊般道:“良人有子,还愁什么”

卫良人叹了一声:“正因为有子,方替儿女愁。”

缪监眼神闪烁:“大王之子虽多,对诸公子,却是一视同仁,良人何愁之有”

卫良人叹道:“我愁的是朝秦暮楚,无所适从。宫中王后和魏夫人意见相左。我们这些妾婢夹在中间,左右为难。若是我有什么差池,岂不连累公子”

缪监试探着问道:“那良人想要老奴做什么”

卫良人抬头,用诚恳的眼神看着缪监:“王后身怀六甲,可魏夫人却主持后宫,两宫若有吩咐,我等妾婢当何去何从”

缪监悠然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卫良人就不心动”

“大王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缪监道:“卫良人不愧为良人,心地纯良得很。王后和魏夫人,可都是厉害的人。说不定瞬息之间,风云立变。”

卫良人眼睛一亮道:“大监知道了什么”

缪监似乎不经意地道:“王后手头,可还有个季芈呢”

卫良人诧异道:“季芈如何了”

缪监似乎忽然发现自己说漏了嘴,忙打个哈哈道:“啊老奴说什么了哈哈。老奴刚才忽然走神了,一时竟忘记说到哪儿了。”

卫良人本是极聪明的人,见缪监故意打哈哈,当下也笑了:“哦,是我听错了,大监不必在意。”

缪监似乎有些自悔说错了话。当下便东拉西扯,说了许多废话,过了一会儿,便找了个托词,匆匆走了。

卫良人看着缪监走远,便匆匆更衣梳妆,就要去寻魏夫人商量对策。

缪监回到自己房中,听得小内侍来报,说是卫良人去了披香殿,这才露出了一丝微笑。

从头到尾一直跟着看完一切的缪辛始终如云山雾罩,忍不住好奇地问道:“阿耶,您刚才是什么意思啊孩儿看了半天都看不明白。”

缪监笑着看看缪辛,拿手指凿了他脑袋一个爆栗道:“看不明白看不明白就对喽。你要能看得明白,就应该你是大监,我是你这小猢狲了。”

缪辛摸摸头憨笑道:“孩儿这不正是跟阿耶您学着吗”

缪监慢悠悠地道:“自己看,自己想。”

缪辛苦苦思索着道:“卫良人向阿耶您打听大王的心思,阿耶说了季芈,这就是提醒卫良人,王后打算让季芈服侍大王阿耶,卫良人真的心性纯良吗”

缪监冷笑道:“她心性纯良那天底下就没有心性不纯良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