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秦王谋(3)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两人正笑间,秦王驷却将笑容一收,沉声道:“寡人潜入楚国境内,你当知走漏风声是什么下场,你好大的胆子”

张仪从容道:“张仪是虎口余生的人,胆子不大,怎么敢投效秦王。”

秦王驷哦了一声道:“你想投秦”

张仪道:“正是。”

秦王驷忽然大笑起来。

张仪装作淡定,手心却紧紧攥成一团。

秦王驷止了笑,看着张仪道:“一举能动诸侯,一言能平天下那张子如何让寡人看到张子的本事呢”

张仪看着秦王驷,沉吟片刻,笑道:“不敢说如何平天下,且让大王先看看张仪小试身手,如何动诸侯吧。”

秦王驷抚掌大笑道:“大善,吾今得贤士,当浮一大白矣”

且不与秦王驷如何与张仪一见如故,这边黄歇与芈月走出酒肆,两人对望一眼,皆知对方心事。

黄歇叹道:“看来秦人其志不小。”

芈月却愁道:“你说,我回去当如何与阿姊说这事儿”

黄歇见她愁闷,心中怜惜,他知道芈月在宫中日子难过,虽然身为公主,衣食无忧。但每天面对着芈姝的骄纵任性、芈茵的善嫉阴毒,实是如履薄冰。再加上有楚威后实实怀着杀意,因她此既要不惹芈姝之嫉,以来挡楚威后的戕害,又要防着芈茵算计。偏生她又生性骄傲,做不来曲意讨好,阳奉阴违之事,所以过得倍加艰难。

当下叹道:“这种事,却也是无奈。你用公子疾的话回复于她吧还回去。她虽为公主,但私下恋慕一个男人,也要彼此有情才是,否则,亦不好宣扬于于口。”

芈月叹道:“也只得如此了。”

黄歇见她闷闷不乐,更是心疼。此时两人正走在长街上,忽然见着一个店铺在卖着粔籹蜜饵,当下忙去买了几枚粔籹,那原是用蜜和米面加油煎而成。吃起来又甜又酥,是芈月素来喜欢吃的。

芈月见着黄歇将粔籹递与她,心中欢喜,故意不去接它,却就着黄歇的手。吃了一口。见着黄歇神情有些羞窘,知道他素来谦谦君子,如此在大街之上行为放肆,未免有些不好意思,心中大乐,把方才的一丝苦恼也笑没了。

黄歇见着芈月忽然就着他的手吃了一口粔籹,心中大惊,欲待缩手又恐她误会,欲就这样继续又怕是失了孟浪,想着她必是一时不注意。当下心中想着如何圆过来才好,又恐被人看到,忙作贼似地左右张望了一下,待转过头来,却见芈月嘴角忍笑,才知道原是她故意淘气,当下也笑了,将手中的粔籹递与她,故意拉下了脸道:“拿着。”

芈月伸手接了,却笑盈盈地看着黄歇:“多谢师兄。”

黄歇本来脸色就已经微红。被她这样一看,忽然间脸就更红了,当下把粔籹往芈月手中一放,便大步往前走去。

芈月接了粔籹。追了两步,拉住黄歇的袖子,道:“师兄,你去哪儿啊,怎么不等等我”

黄歇努力不去看她,耳根却是越来越红。只努力端出严肃的样子来,道:“方才秦王之图谋,我当禀报夫子。”他看了芈月一眼,迟疑一下,又道:“包括包括那日七公主在列国使臣馆舍之事,你说,要禀与夫子吗”

“为何不禀”芈月直接反应道:“难道还有什么事不能与说夫子吗”

黄歇松了口气:“是,你说的是,我还道你会因为,会因为”会因为什么,他没有说出来。

芈月却是明白的,道:“她冒充我,是她的不是,我何必去担她的不是。我坦坦荡荡,何惧之有。”

黄歇看着芈月,两人相视一笑。

当下两人回了屈原府,恰好此时屈原亦在府中,便留两人用了膳食,方说正事。

黄歇先说了芈茵之事,又将秦王之事说了,叹道:“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秦人的诗,充满了杀伐之气。秦人之志,亦不在小。”

屈原点头叹道:“唉,我们都小看了这个秦王,他当初因为反对商君变法而被秦孝公流放,太傅也受劓刑。他继位以后车裂商鞅,我们还以为他会废除商君之法,秦国必会因新法旧法交替而陷入动荡,哪晓得他杀商君却不废其法,秦国在他的铁腕之下十余年就蒸蒸日上,看起来以后列国之中,只有秦国会因为变法而日益强大。”

黄歇叹道:“唉,我们楚国当年吴起变法,本也是一个重获新生的机会,只可惜人亡政息,又陷入宗族权贵的权力垄断之中。如今秦国越来越强大,楚国却在走下坡路。”

黄歇与屈原说的时候,芈月先是静静地听着,黄歇善言善问,屈原询询善诱,于她来说,静听,往往收获很大。但有时候师徒讨论结束以后或者在中间时候,她亦会发表自己的看法,此时忽然道:“我倒有个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