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不相识(3)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芈月却不欲她提起黄歇,她与黄歇既定情缘,心中便将他视为己有,见芈姝一脸娇羞,更是不悦,便点头草草地道:“是,见着了,只不过我们各乘一舟,登台而舞,也皆是身边有其他人一起合跳祭舞。祭舞过后,我们便各自登舟回了。”

芈姝听了她这话,略有些失望,道:“是吗”原以为芈茵的计划甚好,可以与心仪的美少年有共舞的机会,没想到芈月这样草草一说,竟是毫无事情发生,心中虽然暗叹这妹子实是呆头呆脑,情窦未开,白白可惜了这般与美男子共舞的机会。但这样想来,自己便是去不成,也不算什么了。

芈月不欲她再继续说下去,有意岔开话题,笑道:“阿姊,我昨晚去拜见母后的时候,见到了大王,大王居然还问起我昨日遇伏之事”

芈姝却忽然掩口笑道:“王兄赏了你什么”

芈月诧异道:“阿姊怎么知道大王赏我东西”

芈姝笑了好一会儿,才道:“王兄除了我和嫁掉的大姐以外,根本搞不清楚其他的姐妹,所以每次遇上,就会赏你们东西以掩饰尴尬。”

芈月这才明白楚王槐忽然厚赐之意,心中暗暗冷笑。

芈姝刚才因提起黄歇,被芈月转了话头,一时间又不好意思再提,忽然又凑近芈月神秘地低声道:“对了,你觉得昨日那个秦国使臣怎么样”

芈月惊愕地道:“秦国使臣”她看向芈姊,却见芈姝脸色羞红,竟似与上次提到黄歇时有些相似道:“阿姊你你莫不是又看上这秦国使臣了”

芈姝脸红啐道:“哼,什么看上不看上的,你一个小姑娘,怎么可以如此随便说这样的话”她想了想,还是又问芈月道:“你说,这秦国使臣与子歇,谁好“

谁好于芈月心中,那是根本不须要问的。自然是除了黄歇之外,天下男子还有谁能入她眼中,她不欲自己心上的男子拿来让其他女子评头论足,当下看了看芈姝的表情。便正色道:“休管其他人了,阿姊,有些事,你须要提早思量。”

芈姝诧异道:“何事”

芈月想了想,犹豫道:“此事。不知应该告诉阿姊否”

芈姝急了,便问道:“到底是何事”

芈月这才道:“我昨晚见到大王的时候,他正和母后提起秦王想向我们求婚,说是”

芈姝一急道:“说是什么”

芈月道:“说是秦王欲娶阿姊为继后。”芈姝惊得直起身来,抽动到了脚“唉呀”一声,芈月忙道:“阿姊你的脚无事吧”

芈姝气得道:“无事,你说,大王到底答应了没有”

芈月摇头道:“我只听得这一句,玳瑁傅姆便令我出去了。”

芈姝咬牙道:“我这便叫玳瑁过来,亲自问她去。”

芈月笑道:“你若是此刻问她。岂不是同她说,是我告诉你这话的”

芈姝忙不过来道:“好妹妹,我必不会说出你来”

芈月却安慰道:“阿姊且放心,母后如此宠爱于你,怎么会不问问你的意思,就决定你的终身大事呢”

芈姝低头思忖,脸色忽红忽白,过了好一会儿,忽然握住芈月的手道:“好妹妹,我如今脚伤了不便行动。你代我去做一件事可好”

芈月一惊,心道若是她对黄歇还不死心,可如何是好,却不得不问道:“阿姊什么事”

芈姝想了想。拿出一个荷包递给芈月道:“你、你且把这个荷包,送给子歇”

芈月心中有些膈应,面上却不好显露,只得道:“是。”她接过那荷包,手感里头似乎是一面小小玉佩,还有一条绢帕。当下将此物塞入袖中,道:“阿姊还有何事。”

芈姝神情恍惚,欲言又止,好一会儿才挥挥手道:“不必了,你先把这东西送了再说。”

芈月转头,见芈姝的神情,似乎并非私赐情物的完全羞涩,倒似放下了一件心事一般,她心中暗自诧异,只得拿了芈姝所给的令符,出宫去寻黄歇。

到了屈原府中,黄歇自然是在的,屈原却不知何处忙去了。两人见面,芈月笑吟吟地将荷包递与黄歇,道:“有淑女倾幕于吾子,不知吾子可有好逑之意。”

黄歇拿了荷包,初时以为是芈月相赠,心中方一喜,随之回过神来,必是其他麻烦。只得带了苦笑打开荷包,却见里头是一枚小小的玉环,但质地雪白剔透,实非凡物。荷包中亦还有一块细窄丝帛,抽出来一看,上面却是只写了一句诗道:“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这原是卫风之木瓜篇,全诗乃有三句,重叠述意,曰: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