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司命祭(2)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芈月红了脸,羞答答地低下头来,低声道:“取妻如之何,匪媒不得。”这句乃是出自诗经.齐风.南风篇,也算是变相答复,允他遣媒提亲

黄歇脸也红了,支支唔唔道:“屈子说了,他会,他会”

芈月声音更是低如蚊蚋道:“夫子怎么说”

黄歇鼓足勇气,方道:“夫子说,等八公主出嫁之后,会代我为媒,向大王求聘于你”

芈月低头,不再说话。

黄歇执住了她的手,道:“师妹,你”

芈月红了脸,低着头,道:“师兄”

黄歇却道:“叫我子歇”

芈月低头,连耳朵也都红了起来,终于微不可闻地叫了一声:“子歇”

黄歇按着砰砰乱跳地心,鼓起起勇气叫了一声:“皎皎”

芈月诧异地抬头:“你叫我什么”

黄歇脸红了,这个他自己在私底下呢喃了无数次的名字,却是从来不曾在她的面前叫出过,不想今日情迷意乱,竟是叫出了口。他连忙转头支唔道:“没什么”

芈月却拉住了他,笑道:“你叫我什么快说”

黄歇被她逼问不过,只得红着脸,声音极低地道:“女子许嫁要取字,你名为月,我想着月出皎兮”

芈月掩面,低低地笑了。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月出皓兮。佼人懰兮。舒忧受兮。劳心慅兮。月出照兮。佼人燎兮。舒夭绍兮。劳心惨兮。”这首诗出自陈风,讲的是一个男子在月下思念佳人,辗转反复之意。

黄歇脱口叫出“皎皎”二字,想是素日对芈月的感情,也早如这诗中的男子一般,反覆辗转,情愫深种了,只是这字乃许嫁时才取,黄歇此时便想着给芈月取字,那必是早早就怀着欲娶她为妇的心思了。

黄歇自知理亏。看芈月掩面便有些慌了,忙道:“我并非有意轻薄于你,我只是,我只是”他只是了半天也说不出话来。芈月扑哧一笑,放下袖子,笑容灿若春花,道:“我知道了,我又不曾怪你。”

黄歇松了一口气。这才觉得已经是后背皆被汗湿透了。

芈月低声道:“子歇,你再叫我一声”

黄歇张口“师妹”二字已经到了唇边,看到芈月的笑容顿时醒悟,只觉得心中一荡,低声叫道:“皎皎”

芈月低低地嗯了一声。

黄歇只觉得千百次反复在梦中的情景,如今竟在眼前,心中一喜,又叫了声:“皎皎”

芈月又应了一声。

黄歇心中狂喜,“皎皎,皎皎”竟是叫了不知道多少次。芈月声音虽轻,却是每一声都应了他。

此情此景,如仙如幻。

阳光映着芦苇,泛起金光一片,也映得芈月的半边脸庞在阳光下晶莹剔透,真如皎皎月轮一般,仿佛她已非凡胎肉身,更似仙子。黄歇心中蓦然升起一个念头来,眼前之人,似乎就和那传说中“绿叶兮素华。芳菲菲兮袭予”的少司命一般,作此歌之人,必是也见过那天人般美好的女子,才能够写得出这般美好的歌词来吧。

黄歇心神激荡。竟情不自禁地缓缓俯身,向着那脸庞吻去。

芈月的脸红得更厉害了,身子不由地向后一缩,若是换了平时,黄歇必当守礼而止,此时心潮沸腾却不知哪来的胆子。不但不退,反而抓住了芈月的肩膀不让她后缩,这边已经缓缓吻下。

芈月退了一退,便不再动,只是不止是脸越发红了,连耳朵都开始涨红起来。

两人双唇方才堪堪接触到,忽然听得旁边芦苇丛中似有异响,黄歇还未觉,芈月却已经被惊醒,忽然将头一侧,黄歇这一吻便吻在了她的颊边。

两人肌肤一触,忽而分开,只觉得心脏砰砰乱跳,俱是转头不敢看对方。此时黄歇亦觉察到芦苇丛中的异声,当下转头看去,却见不远处的一簇芦苇晃动得格外厉害,凝视细听,风中似有低低的喘息声和禁不住的一二之声。

黄歇顿时明白了原因,羞窘不已。楚人向来甚为开放,男女一见钟情就地野合,亦不在少数。尤其以祭祠之时男女混杂,偶遇相识,邂逅生情,更是容易成为狂欢之节。想来那芦苇丛中之人,亦是这般。

黄歇细一想,背后却是出了一身薄汗。方才他情动之时,亦是情不自禁,脑海之中亦是不可抑止地想象到了更多的后续之事,若不是被芦苇丛中之人打断,只怕、只怕也可能会虽然说男欢女爱,系出天然,这等事亦不奇怪,但未经媒聘,终究、终究不是君子所为

他再看芈月,却见芈月亦是表情诡异,想来亦是知晓一二,两人面红耳赤,不敢再停留,忙拉起手,蹑手蹑脚悄然逃走。

两人直逃了极远,这才松了口气,忽然发现自己二人的手仍拉着,便似触电般忙不迭地甩手分开,及至分开之后,又似觉得不妥,悄悄对望一眼,脸又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