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高唐台(1)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两月后,屈原奉楚王槐之命,出使北方五国。

而屈原走后数日,芈月正式迁宫进入高唐台。

长长的宫巷依旧。

傅姆女葵拉着芈月,跟在永巷令的身后,走在宫巷之中,她的身后跟着几个侍女,带着芈月素日用的贴身衣物。

此时的永巷令已经换了个人,正是郑袖夫人的心腹,叫做棘宦。他眯着眼睛显得没精打彩,边走边嗅着手里的香囊提神,一边叨叨地说道:“也是你们运气好,威后她老人家近年来脾气可越发慈善了,宫里头的事情也不大管”

女葵陪笑道:“那现在是谁在管呢”

棘宦道:“谁管啊从前是南后在管,打去年开始南后病了以后,现在是郑袖夫人帮着管”

女葵眼睛一亮道:“想大令也是郑夫人所信之人了”

棘宦似笑非似地看了女葵一眼道:“傅姆当真聪明。”

两人眼神交汇处,已经是彼此明白。

走到一处拐弯处,那棘宦转身向右拐去,女葵诧异地道:“咦,这好象不是去渐台的路。”

棘宦嗔道:“女葵你老糊涂啦,威后现在是母后,早就搬出渐台,如今是住在豫章台。”

芈月眼睛闪亮,观察倾听着周围的一切,她也敏感地听出了棘宦口中的意思,心中暗忖,想来楚威后迁入豫章台以后,未必得意。

且行且说,直到豫章台就在眼前,棘宦这才住了嘴,指着面前的建筑道:“豫章台到了。”

顺着两边的回廊拾阶进入豫章台,芈月低头暗中观察着。

豫章台虽比渐台看上去似更华贵一些,却有一股挥不去的暮气。婢仆往来,虽然仍似在渐台一般趾高气扬,却也多了一份寂寥。如今威后已经是母后了,连个相争的人也没有了。但宫中事务,已经移交给了新王的后妃。这种尊贵中,未免萧肃。

芈月跪坐在回廊中等了半晌,这才见威后的女御玳瑁出来。唤了她进去。

但见威后端坐在上方,手中拿着一片甲骨卜算着,神情有些心不在焉。玳瑁上前低声唤了一声,她才回地神来,瞟了芈月一眼。道:“这是九公主么,近前来。”

芈月暗中捏了捏拳头,走到跟前跪下行礼道:“儿臣参见母后。”

威后仍捏着甲骨看着,漫不经心地道:“站起来吧。”

芈月站了起来,威后看了她一眼,道:“倒是长高了些。”又看到她脸上,芈月竭力露出笑容来,威后瞟了她一眼,发现她比过去长高了许多,道:“人也伶俐些了。倒不是当初那般倔头倔脑的。”

芈月没有回答。

女葵倒有些焦急,生怕她惹怒了楚威后,连忙上前陪笑道:“公主如今也大了,自然懂事了。”

楚威后眉头一皱,不悦道:“我自与公主说话,你是何人,胆敢插话”

女葵一惊,连忙跪下道:“奴婢是公主傅姆,公主尚小,还请威后”

楚威后截断了她的话。冷冷地道:“公主尚小,你不小了。既为公主傅姆,如何这般不懂规矩。永巷令”

永巷令连忙上前,陪笑道:“老奴在。”

楚威后淡淡地道:“将这无礼的奴婢拉下去。杖二十。”

便有两名内侍冲进来抓起女葵拖下去。

芈月怔在当场,她曾经预想过楚威后会在见面时刁难她,甚至欺辱她,但却没有想到,这种她想象中的为难,不是落在她的身上。而是落在女葵的身上。

但听得女葵被拉下去以后,便在庭院里当场杖责,那一杖杖击落的声音,和女葵的惨叫声,更是令芈月愤怒不已。

芈月猛然抬头,却见楚威后饶有兴趣的眼神,她瞬间明白了一切。楚威后要为难她,却不愿意落人口实,她只以教训女葵的方式来激怒她,敲打她。若是她因此失态,那就是她对母后无礼,正可让楚威后名正言顺地处置于她。

芈月强抑愤怒转向楚威后恭敬地伏身道:“母后,傅姆自幼照料于我,一向循规蹈矩,这么多年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念在她年纪大了,受不起这二十杖。母后素来仁慈,请您饶过她这一回吧”

楚威后没趣地扔下龟甲,道:“你既为公主,她代你们受杖是本份,你们居然为了她自请责罚,才是失了体统。这也难怪,皆因为你们身边奴仆太少了,玳瑁,让永巷令给公子配两个傅姆四个内侍四个竖童,给公主配两个傅姆八个宫人。从今往后,公子戎和太子横一起在泮宫跟屈子学习,公主月和其他公主们一起,跟随女师学习。”

玳瑁恭敬地道:“是”转向芈月道:“公主,还不快快向威后谢恩”

芈月咬了咬下唇,强抑怒火道:“谢母后恩典。”

楚威后无聊地挥挥手道:“去吧,我也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