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南薰台(2)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想到这里,心里的得意非比寻常,脚步也快了起来,想着要到莒姬面前,表示自己的壮举与得意来。

一路小跑着回了离宫,走到莒姬的门前,却见室内无人。她转了好几圈,除了侧室那边芈戎由傅姆带着睡觉以外,其他的人均不在。

她心头有些诧异,便问那傅姆道:“母亲去了何处,其他人呢”

那傅姆想了想才道:“夫人今日见天色尚好,便说要去西园中走走,其他几个人都随夫人去了。

芈月更是诧异了,莒姬自到离宫以后,一直闭门不出,唯恐惹了楚威后的注意。何况西园还属掖庭之内,她随便去西园走动,不怕遇上楚威后的人吗她心中既然猜疑,便不能安心继续坐着,于是忙跑了出去,寻到西园。

这西园原是当年楚灵王所建,楚灵王最好享乐,西园中移了各处花木,修得如同瑶池一般,当年原是莒姬时常陪着楚威王在此游远,但如今想是已经成了新王的游幸之地吧。

芈月之前数番在宫中乱跑,有时候也会看到西园中婢仆成行的情景,想必不是新王便是新贵游远。此番她跑进西园,远远的也见着外围侍立着十余名宫娥内侍,芈月一惊,不知莒姬是否还在西园,又是否撞上不应该撞上的人,却不敢上前,只避在一边看着。

却隐隐听得一阵娇媚的笑声,远远但见一名贵妇与莒姬携手而行,相谈甚欢。

芈月远远看着,虽不辨貌,观其衣着,却不像是王后,只是华贵之处,便连莒姬全盛之日也颇有不如。只见这贵妇似是与莒姬极为亲热,两人携手并肩,这手就没有松开过。直将莒姬送到花径尽头,犹未放手,拉着莒姬的手,又说了两三回话。这才依依不舍地告别。

两人说话、行走之时,身边紧跟着的只有一名贴身侍女,其余人等都是远远地站着侍候,显得既是亲热,又更似有些私密的话不便被人听到。

芈月见莒姬已经往离宫而去。便远远地抄小道先回到离宫去了。

过了好一会儿,才见莒姬带着侍女回来,她便溜到莒姬房中,见莒姬正由女葵服侍着脱下大衣服。

莒姬换了家常之服,坐下来喝了一杯水,见了芈月进来,挑眉道:“你如何又穿这一身出去小心叫人看到,又出事情。”

她们自入了离宫,毕竟与往日不同,虽然份例不缺。但芈月原来爱穿的男装便没有缝人再为她特意制作了。芈月当日的几身男装早就小了旧了,莒姬亦不喜她如此穿着。只是芈月嫌女装于花园树林中奔跑不便,还是爱穿那几身,只是避着莒姬。莒姬无奈,只每每抓到她再穿旧男装,便要教训于她。

芈月此时正是兴奋之时,扑到莒姬身上便道:“母亲,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莒姬今日费心筹谋,正是劳累疲倦之时,闻言心不在焉地道:“什么事”

芈月不忙说话。先问道:“母亲去西园了,方才那个人是谁”

莒姬点了点头道:“你方才也去了,看到了”

芈月点头道:“是啊,见母亲与她相谈甚欢。想是新王宠姬”

莒姬笑而不语道:“你小儿家休管。叫傅姆带你去织绩去。”

织绩桑麻,乃是当时对女子的要求,诗.大雅.瞻卬有云:“妇无公事,休其蚕织。”,即“妇人无与外政,虽王后犹以蚕织为事。”放到贵族女子的教养上。礼乐诗歌固然是不可少的,但纺织裁衣,亦是必要的课程。史上亦曾有贤德的后妃,在战事吃紧的时候,为前线战士亲制军衣。

虽然就芈月这个年纪身份,要做到织绩桑麻,自是不可能的事,不过是让小姑娘看看纺车的模样,摇摇纺车作个样子;或者是比出丝线来,知道一些质感,学一些颜色辨识。莒姬说这样的话,不过是把这个好奇心过盛的小姑娘打发走而已。

可是芈月却很想告诉她,自己今天遇上了什么,如何和黄歇又相遇了,如何让屈原重新收了她为弟子,甚至是她自己对这个事件的想法和企图。

芈月张口道:“母亲,我有件事想告诉你”

莒姬的心却还沉浸在刚才的会面中,敷衍地道:“好好好,今日我有些疲累了,有事情明日再说吧。”

芈月急着道:“我今日见到黄歇了”

莒姬漫不经心地道:“黄歇是谁”

女葵忙道:“便是上次进宫来的那个小儿”

莒姬听说不过是个孩子,便漫不经心地挥手道:“哦,你想找人玩耍,待过些时候再说吧。这段时间还是要安静些,休要生事。”

芈月顿足道:“母亲,我见到屈子了,屈子要收我为弟子”

莒姬叹息道:“收你有什么用,等你弟弟长大些,倒要寻个好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