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驾到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次日清晨,柳惜音带着红莺,双双来请罪。

娇滴滴的大小美女跪在床头,哭哭啼啼,满脸懊悔,将前阵子做的坏事统统自首,请求宽恕:“惜音进上京前听了不少传言,说是郡王讨厌表姐,数度悔婚,心里不忿,一时糊涂想给他点小教训。那七日醉是西疆的作物,会造成些脉象虚浮的假象,对身体并无碍,我就算借一千个胆子,也不敢真正下重手谋害表姐的心上人。求郡王饶恕惜音久居深闺大院,愚昧无知,一时鬼迷心窍,以后再也不敢了。”

红莺抹着眼泪,委委屈屈道:“将郡王弄下河,是我胆大妄为,想为自家姑娘出口气,如今也很是后悔。还请郡王治罪,就算让红莺去死,也是心甘情愿的。”

叶昭痛骂一声:“荒唐!”

柳惜音怨恨地看着她“表姐,我太祖母是苗王女,我虽只学了点皮毛,若真想害他,什么蛊下不得,还用得着这点招数吗,而且,若是漠北没战事……”她的话说到这里停了停,阵阵难受再次涌上心头,用夏玉瑾听不清的声音低低地问了句,“你果真不会娶我吗?”

叶昭有些犹豫。

若漠北没战事,她就不会揭穿女扮男装从军,没有军功,皇上就不会赐婚,夏玉瑾也不会与她有缘。而她怪异的脾气和作风也无法正常嫁人或娶亲,为了叶家面子,只能在出家和娶个能替她隐瞒真相的妻子中任选其一。她对柳惜音有相当的好感,若对方知道真相后,还不在乎性别身份,像现在这样死心塌地要嫁,她为了不做和尚,大概也会半推半就地同意。

两人性情相投,虽说少了点床笫之欢,但世间男子多薄情,喜新厌旧,纵有天仙美貌,也不过是后院的女子之一,难得长宠不衰。倒不如与知己在一起,没有妾室通房添堵,从此神仙美眷,逍遥自在。

夏玉瑾见她们又在眉来眼去,敲了敲床板。

叶昭对丈夫还是多些偏袒,只好微微地摇了摇头。

柳惜音喉咙又是一堵,就像被丢掉的小猫。

叶昭见她可怜,心里也不好受,好端端的绝色美人,才貌双全,原本什么高门大户都嫁得,却因她年少荒唐,铸成大错,在漠北和上京闹得名声尽毁,下半辈子全砸她手上。

有因才有果。

柳惜音犯的错和她犯的错比起来,宛如天渊之别,可是骄傲任性的她却要伏低认错,跪地求饶。看着这一幕,叶昭心里是翻江倒海的悔恨和担忧,哪舍得处罚这对主仆,只恨不得马上扶起来,好好安慰一番。于是她轻咳了两声,尴尬地推了推夏玉瑾,为难地劝:“毕竟没出什么大事,又是自家人,过去的事不如算了,想想以后比较重要。”

“谁和她是自家人……”夏玉瑾听见“蛊”字,想起小时候奶娘说的西疆恐怖传说,头皮发麻,忍不住抖了抖。柳惜音这疯子为了叶昭,连死都不怕,谁知道会不会为爱发狂,给自己下点什么恐怖的东西,来个同归于尽?而且她武功虽低,打自己三个还是绰绰有余,随身丫鬟也是暗器高手,背后还有个握兵权,担大任的舅父,媳妇又心存怜爱,有心包庇,他自己却是个被混混揍两拳皇伯父都不理的倒霉侄子,也不好找奶奶哭诉自己被女人欺负了。

既然对方已下跪道歉,给足面子,还不见好就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说不准要倒霉。

夏玉瑾素来很识时务,懂得做人要留三分余地。他琢磨半晌,决定好汉不吃眼前亏,为一时逞能把对方逼得狗急跳墙不划算,便硬着头皮,大度道:“算了,谁让爷心软呢,只是这种混账事以后不准了。”

柳惜音赶紧磕了几个头,谢过郡王大恩,头皮青了一块。

把叶昭心疼不小心把床头雕花喜鹊生生扳断了脑袋。

夏玉瑾看了眼媳妇手上的喜鹊头,深呼一口气,让柳惜音先出去,磨牙切齿地问她:“你打算如何处置表妹?”

叶昭抱着点希望,低声问:“真不能纳?怎么说也是个美人,搁着也养眼。”

夏玉瑾怒:“再养眼,老子也不能给自己找绿帽子戴?”

叶昭耐心:“其实相处下来,她性子虽烈,却也很可爱。”

夏玉瑾更怒:“再可爱也不要!”

叶昭观颜察色,知强扭的瓜不甜,不好强劝,只能作罢。

夏玉瑾恨极,对谁都没好脸色看。

可是有一个人,他不能不赔笑小心应付。

就是他娘。

安太妃对叶昭这个丢尽自己颜面的媳妇讨厌得无与伦比,只要能有给她添堵,让她快快滚蛋的机会,不管是给儿子纳妾还是包外室养小子,统统都想尝试。

何况柳惜音的美貌放在上京也屈指可数,更难得是气质优雅,落落大方,父亲死前是五品官,她是嫡出,无论门第、品貌还是教养都符合她心目中好媳妇的上上人选,两相对比,看叶昭越看越厌。所以当夏玉瑾与柳惜音的流言传入耳中,她简直大喜过望,对把柳惜音纳为妾室,是千肯万肯的,只恨不得儿媳妇能换个人做。

通过安插在南平郡王府的心腹,得知叶昭河东狮吼阻止丈夫纳妾后,她愤而摔了个青瓷茶杯,气势汹汹地带着安王妃,上门兴师问罪。

来到南平郡王府,她先看了回在床上,瘸着腿,包着手的儿子,心疼地掉了两滴眼泪,然后敲着拐杖骂叶昭:“做大家媳妇哪有那么拈酸吃醋的?别家媳妇过门,都把自家陪嫁丫鬟给丈夫做通房,你呢?还拦着不让添人!看看把你丈夫服侍成什么样子了?!”

叶昭迟疑许久,小心翼翼地解释:“陪嫁丫鬟?这……”

“什么?”还没等她说完,秋华秋水先急吼吼地叫起来了,她们面面相窥,交流一下坏心肠,双双回头盯着夏玉瑾,眼神就像看待宰肥猪,还搓着手,脸上挂着要对压寨相公霸王硬上弓般的邪恶笑容。

秋华:“郡王爷要纳我们?”

秋水:“嘿嘿,太妃有旨,将军有令,自然遵从。可是咱爹也是游击将军嘛,总得做个贵妾?”

秋华:“妹妹,郡王愿意吗?”

秋水:“硬上就是,反正咱不亏。”

夏玉瑾看看比她媳妇还野蛮的两个女土匪,脸色惨白,死命摇头。

安太妃给这两个脸色黝黑,粗眉大眼,腰间佩刀,毫无规矩的丫头,心都堵了。急问叶昭:“这……就是你的陪嫁丫鬟?怎么挑的?”还游击将军的闺女呢,一个长得比一个寒碜,一个比一个没教养,在郡王府配个管家,怕是管家都要嫌,别提她宝贝儿子了。

叶昭见婆婆发问,认真解释:“她们武功最好,也最忠心。”

“算了算了,”安太妃觉得心口已堵得发疼了,她躺在椅子上,让丫鬟给揉了好一会,才缓过气来,偷偷打量叶昭,觉得她今天气势平和,眼神看起来也没那么凶悍,赶紧把自己的气势涨起来,端着婆婆的架子,命令道:“前阵子柳姑娘因救了我儿,失了名声,我们皇家也不是不知恩图报的人,就让玉瑾择个好日子,将她抬入门做个贵妾!”

叶昭为难道:“不好。”

“哼!”安太妃指着她鼻子骂道,“若是不依,就以七出之条里的悍妒休了你!”

“我的妈啊——”夏玉瑾被他搞不清场的娘气得半死,把刚喝下去的药都吐出来了,呛得眼泪直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