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伐决断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溺水之人唯一会做的事,就是抓紧能够到的一切,不管是稻草、木头、还是人。

柳惜音幼时曾和叶昭偷溜出去玩,算是会水,临来前又悄悄练习了几次,对拖重物游上几尺距离颇有把握,却没想到会被夏玉瑾掐住脖子,死缠着身子,用力乱拽,所有划水技能都用不上,几乎要像石头般沉下底去。

濒死的威胁下,她终于慌乱,反手狠狠打向夏玉瑾的颈部,将他敲晕,待不再挣扎后,拖着往岸上游去,游到近处,叶昭长鞭出手,卷着她的胳膊,将两人一块儿拖了上来,周围人匆匆赶来,掐人中的掐人中,按腹部的按腹部,夏玉瑾呛了好一会,终于悠悠醒来,望着乌沉沉的天空,脑中空白,恍如隔世。

叶昭确认两人无碍,松了口气,回头却见柳惜音湿得和落汤鸡似的,薄薄春衫已经湿透,紧贴着身子,看得清动人曲线,她鼻子发红,抱紧身子,伏在河边瑟瑟发抖,可怜兮兮地看向她,就好像做错事的孩子。

叶昭急忙打了个响哨,踏雪从外面飞跃而来,她伸手从马背上扯下件玄色斗篷,将柳惜音从头到脚包裹起来,阻开众人视线,柔声问:“还能走吗?”

柳惜音弱弱道,“腿被刮伤了,有些疼。”然后悄悄看眼周围幸灾乐祸或嘲弄、惋惜的视线,蜷缩成一团,眼泪不停落下,哭得说不出话来。

红莺扑过来,哭道:“我们姑娘的名声全毁了,这可怎么办?”

叶昭转身问夏玉瑾:“你还好吗?”

夏玉瑾点点头,冷得发抖,不停喘着气,虽惊魂未定,可看着叶昭抱着哭泣美女,拍着她后背安慰,身边还有个比兔子还可怜的丫鬟,觉得有点被媳妇忽略的感觉,心里不太舒服,却怎么也开不了口和救了自己的小丫头片子争,只好死要面子地咬着牙,大度道:“屁事都没,你先送表妹回去,我自个儿能走。”

“嗯。”叶昭冷冷地扫了眼看热闹的人群,伸手抱起柳惜音,迅速离开。

夏玉瑾站起身,跟着走了两步,脚腕传来一阵剧痛,他急忙蹲□摸了两把,觉得红肿难受,怕是落水时扭着了。

柳惜音在叶昭怀里,停下抽泣,柔声道:“郡王似乎不舒服,还是我下来。”

夏玉瑾不能让小丫头让自己,更不能让媳妇抱自己,只好硬着头皮道:“没事,一点小伤,让骨骰扶我一把就好。”然后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媳妇儿抱着美人,头也不回地往马车快速走去。心知这件事闹大了,柳惜音在众目睽睽之下,**地和自己搂抱着从河里钻出来,两人还紧贴在一起,虽情有可原,也是名声扫地,以后亲事难成,还可能会惹出更多麻烦。叶昭怕是对自己心生不满,所以不理不睬。

可是……他又不是故意要落水的啊!

柳惜背对着叶昭,朝他温柔一笑。

夏玉瑾更纠结了,他在众人嘘寒问暖下,一瘸一拐地让骨骰与蟋蟀的搀扶着,缓缓朝舆轿走去。

才走了几步,叶昭已经折返,示意骨骰让开,托住他右臂放在自己肩上,自责道:“对不起,我应该跟着你的。”

夏玉瑾见她没生气,心情瞬间好了不少,大度道:“得了,我上厕所你也跟着?逛青也跟着?洗澡也跟着?”

叶昭见他不在意,也笑道:“后两样是使得的。”

夏玉瑾怒了:“你说什么?!”

叶昭很没自觉地讨好道:“听说百花阁新来的玉菁姑娘是漠北人,舞得手好剑舞,夫君有空可以去瞧瞧……”

夏玉瑾气得直跳脚:“你从哪里知道这些混账消息的,真他妈的该死!可恶,敢当着老子面上青!看老子不休了你?!嗷——我的脚啊——”

叶昭安慰:“没事,快到了,男人要坚强点。”

夏玉瑾痛得眼泪都快飚了,看着她那副“男人忍痛是理所当然”的表情,咬着牙道:“忍你个王八蛋!”

回府后,更衣、请大夫,诊断、抓药、煎药等,忙得不亦乐乎。

所幸夏日水暖,两人都没出什么大事。就是夏玉瑾的脚包得和粽子般,在地上蹦蹦跳跳很是不易,他转了两步,问叶昭:“你表妹怎么办?先说明,我绝对没有见色起意,故意拉她下水!”

叶昭轻轻问:“你觉得她这个人如何?”

夏玉瑾想想道:“在水下奋勇救人,是个挺不错的妹子,而且长得很不赖。”

叶昭再问:“你喜欢她吗?喜欢的话,我可以问问她的意思。”

夏玉瑾差点把药喷出来,他愤愤地擦了擦唇:“你别耍我!”

叶昭淡定道:“太后有教导过我,做皇家的媳妇要大度些。”

夏玉瑾喃喃道:“你也太贤惠了?难道真不吃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