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吃完饭的第二天下午,警察就通知他们去认人。到警局门口少维都一直拉着康芒的手,怕他一时冲动从受害者变成加害者。

那晚混乱情形还历历在目,少维很快指认出对他下手的几个。那几人起先百般耍赖,甚至监控截图摆在眼前都不肯承认。少维见势赶紧扯着急红眼的康芒,康芒看看少维,竟然笑了,先走了出去。

警官录完口供出来,宽慰道:“赖也没用,明摆的事实。”

此前莫沫他们还提供了一份验伤报告。

从警局出来后他们商量下一步该怎么办,强硬的办法就是起诉,但程序复杂,花费时间长,肖良等不及,反正几个人现在被关在里面,正好找机会,叫他们不要担心。他家里有点背景,果然一周后少维收到了书面道歉和各种赔偿,都以为这事就过去了。

搁在心头的一件事总算落地,肖良开始“解决”他和莫沫之间的问题。那晚饭局,莫沫出去后,三人会谈。谈到最后,越谈越迷糊,他喜欢莫沫体贴温柔,就这样不明不白放过,心有不甘,却不知莫沫会喜欢他什么。思来想去,只能拽着这些体贴温柔做文章。

肖良将家里两人用品全换成情侣款,连衣服都买了好几套,非要莫沫穿。

莫沫摸着肖良头发,说他是小霸王,肖良就霸王到底,看电视喝水要莫沫倒,打游戏吃东西要喂到嘴里,连洗澡都喊人进去搓背。搓舒服了靠在莫沫怀里让他吹头发。

莫沫摸着肖良光泽柔软的发丝,鬼使神差地要去呼噜他的下巴,幸好清醒得快停手了。眼前毕竟还是个有脾气的大活人,不太好下手。

肖良撅嘴吹开脸上的头发,手一扒拉,指间几根赫赫在目。“明天陪我去剪头发。”

莫沫不知联想到了什么好笑的,忍着笑点头。

俗话说头发软的人,脾气大,好像也不假。

就是剪头发,肖良都动了些心思,进了造型室先一步把莫沫按在椅子上坐着,“我看你头发也长了,不如一起。”

这一起的结果就是两人剪了个差不离的发型。两人脸型身形都差不多,这会儿头发剪了,和情侣差了许多,反而像亲哥俩个。

莫沫和肖良在造型室门口分开,自从上次后,他有活动都先说一声,晚上蕾蕾约了他。肖良听说是要和家里人吃饭,便不多问。

晚上莫沫如约而至,蕾蕾坐在窗边位子,很好找。他朝蕾蕾朝了朝手,蕾蕾却等他走近才认出来,笑说:“我当是哪个小帅哥呢。”

莫沫不好意思笑笑。

桌上只摆了两人份餐具,蕾蕾座位边堆满了购物袋,莫沫坐到对面,问:“庆哥呢?”

蕾蕾说:“就我们吃,不管他。”

莫沫偷偷问:“吵架了?”

蕾蕾摇头但没说话,像是默认了。

吃饭间便只说了些轻松事,蕾蕾看着一派清爽的莫沫若有所思,最后道:“难怪说gay比直男会打扮。”

莫沫咳了两声,“也不全是,看人吧,有的也是辣眼睛。”他想了想身边的同性,肖良少维康芒自不必说,就连直男周庆也拉着他画眉毛,便趁机说,“庆哥提亲的那天早上,还找我画眉毛喷香水。嗯……也算个精致直男吧?”

蕾蕾撇他一眼,默默撕开一片纸巾。

莫沫自知踩雷,做了个闭嘴的手势。

蕾蕾说:“那也就是他人生最精致的时候了,回家跟头猪一样。你可千万别学他,好歹我还能看你养养眼。对,还有罗殷。”

听到蕾蕾随口提起罗殷,莫沫愣了一会儿,想象了罗殷“回家跟头猪一样”的画面,忍不住哈哈笑出声。蕾蕾受到感染,仿佛也想到了那个样子,掩嘴露出今天第一个笑来,莫沫卖周庆得更彻底,“之前有一批罗殷送你的花,趁你不在,他赶紧叫我拖走了。庆哥真的在乎你,就像一开始那样,这么多年都没变过。”

蕾蕾佯装沉下脸,“说得好听,他就是小心眼。”

莫沫心里默念:庆哥我真的带不动你了,自求多福吧。

蕾蕾逼问:“到底怎么回事?”

莫沫一五一十道:“那天他叫我过去,说罗殷送了好多花给你,他看得要气死了,叫我过去处理掉,我就拖回去了。我一看那些花都是从我们花店买的,送货都是我亲自送的,绝对不会错。”

听完蕾蕾满是疑惑,“等会儿他来了我再问问。”

“他要来?”

莫沫惊地坐直身体,跟只警戒状态中的狐獴一样。

说曹操,曹操到。蕾蕾手机响了起来,她报了座位号,朝窗外张望,莫沫眼睛不受控制地也望过去,高大修长的人影从远至近,从模糊到清晰,直接在他身边的位子落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