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下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一早风稍大些,天气很好。

莫沫一夜都睡不踏实,早早起来了,静悄悄地洗漱完,四处找昨天自己换下来的衣服,四处都没有。除开罗殷的卧室,卧室里连着阳台,门关着,屋主人不现身,他只能等了。

手机电量报警,莫沫不敢多用。冰箱里存放了许多食材,换作以前,他还能利用这个空挡做两人份的早餐,再顺便把屋子简单收拾一遍。如今只能饿着肚子期盼罗殷快点起来。

罗殷没让莫沫等太久,八点就起来了,但比他之前的早起时间晚了许多。

莫沫又耐心等罗殷洗漱穿衣,才问:“你看见我的衣服了吗?昨天我放洗衣机上面,找不到了。”

罗殷在衣柜前面挑围巾,闻言指了指阳台。果然晾衣架上挂着一排衣服裤子,莫沫取自己那套,都还半干半湿,这个天再不是衣服晾一晚就能穿了。

“你、你给洗了啊?”

罗殷拿出一条灰色薄羊绒围巾,理所当然说,“上面沾了灰,你又放洗衣机上,就一起都洗了。”

莫沫捧着衣服欲哭无泪,天地良心,罗殷居然主动帮他洗衣服了。他咬咬牙,暖气开大些烘一烘将就穿,说话间罗殷挑了一套衣服摊床上对莫沫说:“你试试,不合身再换。”

莫沫看去,不消说这一套都是罗殷的,他正要婉拒,罗殷已经体贴地带上房门。

罗殷算是有心,找到内外搭配都是休闲风格,配莫沫的矮靴正好,最最有心的是,莫沫终于看到了一条内裤。

灰黑色的薄呢休闲裤,米白色套头针织衫,打底的棉T恤,这些都是常规款式。莫沫拎着黑色棒球夹克外套,左右翻转,实在想不出罗殷会穿这样的。摸面料就是普通聚酯纤维,短款长袖,袖筒宽大,背面绣着一只咆哮的狼头,尖牙利嘴,目光凶狠。

裤子略长,莫沫卷了个边,针织衫也有些宽松,毕竟不是他的尺码,但不影响穿着,莫沫换好衣服开门,罗殷在客厅看见他,似乎并无不妥,问:“脚好些了吗?”

“有点肿,不怎么疼,应该没事。”

莫沫走到客厅餐桌边,罗殷说:“把围巾戴着,今天风大。”

莫沫摸了摸脖子,罗殷快他一步,从卧室里拿来围巾给他。莫沫又要了两个袋子,分开装他的衣裤和木乃伊血衣。

下楼的电梯里,罗殷终于问了:“出什么事了?”

莫沫说:“昨天和朋友参加聚会,遇到几个流氓,后来起争执动手了。”

罗殷看了看他,没有说话。

两人下到一楼,莫沫琢磨着该要走了,罗殷先走出大门,突然问:“想吃什么?”

莫沫拎着纸袋,原地不动,“那个……谢谢你,我该回去了。”

罗殷转过身,“吃了再送你回去。”

“不用了,不用了,”莫沫急忙摆手,“已经够麻烦你了,明天我把衣服还给你。”

罗殷脸上浮出说不清的表情,似是烦躁又像质问:“你不想见我?”

莫沫不知道点头还是摇头好,“也不是……”声音渐渐小去,罗殷站那么远,大约听不见了。

“在这里等我。”说着,罗殷朝停车场的方向走去,日升朝阳,他渐渐远去的身影在秋风和日光里,竟有些萧瑟。

莫沫直愣愣站着。秋光暖融融,风却是清冷,罗殷走后身边还萦绕着一股若有似无的沉静香味,浅淡悠长。

很快罗殷取车过来,莫沫上了车,反而再没有那种味道,车里充斥着豆浆的甜味和小笼包的香。豆浆和小笼包热腾腾的,莫沫捧着纸杯子暖手,小笼包只能搁腿上。

莫沫道了谢,问:“你吃了吗?”

罗殷说:“吃过了,你要去哪里?”

这么仓促的时间,也不知道罗殷吃的什么,但既然罗殷说吃过了,莫沫就当真。他打算先去看看康芒,便报出医院的地址,罗殷听后一言不发地打方向盘,汇入早高峰拥挤的车流里。

路上堵得很,罗殷目视前方,莫沫趁着停车的空档,赶紧把小笼包塞进嘴里。他此时算是后悔了,车内这么窄小的空间,他和罗殷挨得这么近,咀嚼吞咽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还不如在早点摊吃完再出发。

莫沫用塑料袋把纸碗杯子都装起来,准备下车丢掉。这期间,车只挪了堪堪一站路,罗殷面无表情,莫沫也只好按捺焦躁,盯着前面的车屁股,希望能开动起来。

过了几分钟,车往前迈了两步又停住了,罗殷降下车窗,右手伸向副驾的置物箱,莫沫紧张地缩起手臂,罗殷看了他一眼,拿出一盒烟。

罗殷点起烟后,莫沫才坐正,又狠自己条件反射,一惊一乍,为了活跃一下气氛,问道:“还有烟吗?”

罗殷将烟盒打火机丢给他,“你会抽烟了。”

莫沫点点头,抽出一根点上,浅尝似的小小吸了一口,他对烟的口味没那么多讲究,能提神解乏就行。他也将车窗降下来,对着车外吐了一口,解释道:“我抽的少。”

罗殷烟下去了一半,像是被呛着了,闷着咳了几声,把剩下半支摁灭了。开了一会儿窗,早点和烟味散尽,车开动起来,两人又恢复了沉默。

到医院门口,莫沫拎着自己的衣服下车,他弯着腰对罗殷说:“路上小心,我先走了。”

罗殷点点头,升起车窗,阻隔了莫沫的视线。

莫沫站在原地,半是松懈半是惆怅地望着罗殷远去。他曾假想过这一次见面——他们当然会再次相见——却不是这样。在他的假想里,他已经刀枪不入,游刃有余,可以和罗殷谈笑自若,可以连本带利将那些钱体面客气地还回去。

然而他哪一点都做不到,只想缩起来,再缩小一点,缩在路灯旁的黑影里,好让罗殷看不见他。他和罗殷的感情既不海誓山盟,也非刻骨铭心,但面对罗殷时,他流露出的只有本能反应和拙劣伪装。

莫沫半张下巴埋进灰色羊绒围巾里,忍着脚踝的肿痛,若无其事地走进医院大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