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缠绵过后,一夜噩梦。

莫沫不知怎么地,梦见罗殷朝他后腰捅了一刀,他恍然无措地找蕾蕾和陈超然求救,睡梦里甚至感觉到后腰那处的疼,醒来才发现他穿着裤衩侧身抱着被子,整个后背都裸露着,凉飕飕。

他这一觉,睡到日上三竿,找了件衣服套上,找到正在打领带的罗殷。罗殷刚把领带绕过脖子,见他来了看着他,莫沫呆了呆,意会到罗殷的意思,摇摇头,还是走到手边。

罗殷动作流畅利索,莫沫还没看明白,衬衣领上就系好了。

他一身黑西装还打领带,想必有活动了。莫沫有点兴奋可以吃全家桶了,又止不住的不舍。

“晚上等我接你吃饭。”

罗殷交代了一句,走到门口又站住。

莫沫哒哒地小跑过去,依依不舍说,“我等你,再见。”

罗殷又说,“我会尽早回来。”

“好。”

罗殷还以为莫沫会冲过去抱抱他,临睡时莫沫就变得粘人,胆子大得多了,在他身上磨磨蹭蹭,哼哼唧唧不肯好好休息。

罗殷出门没多久,莫沫也换好衣服准备下楼大快朵颐。他才一打开门,中午送饭的小哥就站在门口,乐呵呵往他手里一塞赶着电梯走了。

莫沫接着饭盒,回到桌前,一样一样打开看。这几天吃的素,这餐丰富多了,椒盐排骨,鱼香肉丝,滑藕片,南瓜饼,海鲜粥,四个热乎乎的蛋黄流沙包,全是他爱吃的。罗殷走了,没人管他玩手机,他一边啃包子喝粥,一边看帖子。

帖子后面是另外一个人在讲自己怎么掰弯直男。莫沫浏览一遍看得目瞪口呆,他完全是姜太公钓鱼,直着撒钩,罗殷上钩是求都求不来的。

莫沫看到那人说“没什么直男是咬一次不行的,要是有就咬到行。”,他心情复杂地回复了一句“……大师您可真厉害”。

只为掰弯而掰弯,和直男集邮性质差不多恶劣。

看到这里想把重点拉回来,免得帖子越来越歪,详略得当地叙述最近因故和男神住一起睡一块了。又专门点赞了之前“楼主快点拿下,这哥们极品,包你性福。”的评论,真心实意回复道“兄弟料事如神”。

再有下次,他得准备好套子和润滑剂了。莫沫吃完,心动不如行动,立马打开淘宝搜索。

现在都是一条龙服务,店里不仅事前清洁的,事中助兴的,事后收拾的各类物品都有,还连带售卖各种情趣内衣。

莫沫硬撑着快瞎的眼翻来覆去选购,往购物车里添加了小号按摩棒,润滑剂,大号及加大号安全套,聚拢型内裤。罗殷还挺喜欢操`他屁股,边操边打,边打边操。

买完付款,这些东西得三天才到,送来时希望罗殷别在家,看到了多尴尬。

趁着午后太阳好,莫沫心满意足地沿着小区溜达消食,再去偷吃一顿肯德基麦当劳下午茶,晚上和罗殷一起吃饭睡觉打`炮。

罗殷最近放手,许多工作交给下属去做。有些交际推辞不了,还得亲自参加。中午有个饭局,之前和主办人有过几次合作,他受邀而来。

会上还有几个“熟面孔”,罗殷装作没看见,一路客气地应酬,一路端着酒杯避到角落。

午后阳光明媚,正是春意浓时,连摆设用的塑料花都焕发光彩。无聊又无烟,罗殷有点想念家里那个人了。和小狗一样,他走哪儿就跟哪儿,现在还得负责每天喂饭。他吃香喝辣,格外破例给莫沫点了油腻荤腥。

莫沫爱吃又好吃,无聊翻他朋友圈,全部和吃的有关,不是学着菜谱做了些什么菜,就是今天和谁去哪儿吃了什么菜,还拍得好看,鲜艳诱人。

罗殷被勾起点食欲,手边却只有酒和观赏性大于食用性的点心。

“罗先生,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

罗殷抬头,眼前高挑的男人有点面熟,一时之间也记不起来。

“上次我们在一条巷子里见过。”

男人点到即止,罗殷蓦地回忆起来,“是你?”

蒋虎哲笑着和罗殷一同靠在围栏上,端着酒晃了晃。他们在二楼阳台,一楼乐队现场演奏着轻快的舞曲,才子佳人推杯换盏,结伴起舞。

“魏小姐也来了,舞跳得真好。”

罗殷转过身,收回视线。

蒋虎哲与他对视,“前几天,魏小姐在我这里寄存了一条钻石项链。”

罗殷一点就透,上次魏霖见他还戴着,还没几天就已经当卖,可见窘迫。楼下魏霖刚跳完一支舞,白`皙的脸上透出红晕,一双含情脉脉眼,望眼欲穿。他朝魏霖虚虚碰杯,丝毫不掩讥讽之意。

蒋虎哲说,“魏小姐不懂爱惜,放我这里生灰,糟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