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兔子耳朵虾球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莫沫心里直打鼓,他撒谎找借口要走,本来就心虚,被罗殷锐利明亮的目光盯着,身不由己地就坐下了。

“那个,是有什么事吗?”

莫沫恨不得缩到桌角,罗殷看着就要皱眉头,他想起黄妈说他一老摆脸色发脾气,连忙放缓语气,“坐过来点,又不是没有位子。”

目测莫沫挪了个十几厘米,罗殷太阳穴直跳,“你很怕我?”

难道罗殷是要问这个?莫沫思索一会儿,肯定不能说怕,那得多怂啊,要说不怕,光凭他现在这个样子也太欲盖弥彰了。

这时候罗裕反而直白开口,小声说,“大哥有时候太严肃,我也怕。”

罗殷和莫沫两人齐齐将目光转向罗裕,罗裕捧着碗一颗一颗夹着米粒,现场演绎活生生的我也怕。莫沫飞快地捏住一个虾头,掰断去脚剥壳蘸醋,一气呵成,放进罗殷碗里,“尝尝看,这是罗裕做的。”

被两人打岔过去,罗殷没有追问,白嫩嫩的虾肉鲜甜弹牙,“不错。”

罗裕极少被这么直白表扬,扬起头亮晶晶的眼来回望着罗殷和莫沫。莫沫也尝了一个,边吃边竖拇指,自夸道:“不错,这次我买的虾买得好。”

罗殷点头。

看着罗裕委屈巴巴的小眼神,莫沫憋着笑,手上不停,马上剥出一只完整的虾肉给罗裕。

罗裕说,“就怕时间久了,我一直盯着时间。”

“蒸虾虽然简单,用心做了才会好吃。蒸多久,火多大,都是有讲究的。”

罗殷在他们说话间,把桌上四道菜尝了个遍。凉拌海带丝和清蒸基围虾这两样相对简单的应该是罗裕做的。山药肉片和农家小炒肉就是莫沫做的了,一个脆甜,一个香辣,色香味俱全,作为两道寻常的家常菜,下饭正好。

“莫先生对下厨很有自己的心得?”

“莫先生”莫沫反应了几秒才惊觉是罗殷在和他说话,“叫我莫沫就好了,心得谈不上,都是小菜。”

“那你在家是谁做饭,也是自己做吗?”

“在家一般是我妈做,她做的菜才叫真的好吃,尤其腊肉藜蒿,椒盐排骨,香脆掌中宝,口水鸡,太多了。”

罗裕已是很崇拜莫沫,听他这么一说,两眼冒光,“想吃,莫沫哥什么时候做啊?”

“下次吧,家里都没有腊肉,这边菜场的藜蒿也不好。”莫沫擅自定下时间,又怕罗殷介意,立即补上,“下次你去我家,我来做。”

“嗯嗯!”罗裕猛点头,罗殷一反常态道,“就这里做吧,总麻烦你也不好,家里缺什么叫罗裕去买。”

在这里才麻烦,莫沫暗自心说,而且你就是最大的麻烦,既然罗殷开了这个口,莫沫也不好拒绝,就点头应承下来。

罗裕很是殷勤地剥了个虾给莫沫,“你也吃。”

心意是好,但罗裕剥的只能用浪费可耻来形容,虾身残缺,连皮带肉好多都被他丢了,再看罗裕小盘子里,都是这样。这一盘活虾可不便宜,莫沫暗自心疼,再偷眼看对面罗殷的小盘子干干净净,突然冒出一个荒诞的想法。

莫沫吃了罗裕剥的,手上拿了一只,剥干净给罗殷,罗殷面无表情地吃掉了。他一向吃虾剥多吃少,周庆和蕾蕾是懒,罗殷罗裕看起来就是不会。

“还有一个小吃,叫凤尾虾球,又叫兔耳朵虾球,”莫沫擦净手,点开手机里的成品图片,放在桌子中间的空位,罗裕伸着脖子看得起劲,“好可爱,这个怎么做的?”

而罗殷不动如山。

莫沫找了只完整的大虾,边演示边说,“做这个当然是生虾,首先去头,然后把脚都去掉,沿着壳子底部一直剥开,尾巴留着。”说完手上就是完整的虾身,他偷瞟了眼罗殷,发现罗殷若有所思的视线停在虾上,又说,“剥的时候慢一点,轻一点,这样虾身比较完整好看。”

“然后呢,其他是用什么做的?”罗裕迫不及待地追问。

“这个是土豆泥,搓成团状,里面可以塞一小块芝士,然后把肉包在里面,炸也可以,烤的话还没试过,应该也没问题的。不过一般都还是把虾肉剁成馅,再把尾巴插上去,不然就太大了。”

“莫沫哥,下回做来吃吧。”

傻罗裕,我只是想教你怎么剥虾,莫沫笑了两声,这次没答应,“可以,生虾你来剥壳去虾线。”

生虾滑溜溜的,而且触须蛰手,从虾背挑虾线更是个手眼并用的活儿,莫沫起初也是费了一番功夫才熟练自如。

“好,我试试!”说着罗裕就抓来几只熟的开始练手,为了避免其余的惨遭毒手,莫沫赶紧麻溜地剥完,一条一条摆在盘子里。等罗裕剥完,盘子里现成的虾肉几乎都被罗殷吃掉了。

罗裕双手不停,剥完问,“怎么样?”

莫沫看了看,本来就是个简单事,罗裕学得很快,说,“可以,快吃吧,都冷了。”

罗殷吃饭少语,吃相斯文,饭量不小,他吃完放下碗筷,罗裕本来就猫食,莫沫倒没吃多少。

“你不吃碗饭?”

“做饭都是这样,做完反而不想吃了。”

罗殷没做过饭,更没这样的体会了。但他想起黄妈也是如此,张罗了一家人的饭菜,一个劲要他们多吃点,自己却不怎么动筷子。

“现在年轻人很少这么喜欢自己动手了,更不谈做得有点水平的。”

年轻人?你也不老,别把自己摘出去啊,莫沫摸摸鼻子,“还凑合吧,主要还是喜欢吃。”

“看不出,你算瘦的。”

“还好还好。”

这是怎样,他不想饭后话家常,可也只得配合下去。

罗殷怎么看不出莫沫坐立不安,问,“现在哪里高就呢?”

“谈不上高就,”莫沫说,“就和同学一起做事。”

“我听罗裕说是一起经营奶茶店?”

这说法模棱两可,莫沫不做声算是默认了,在罗殷面前,他做不到对蕾蕾那么坦白自己就是个跑腿的。

“那个,时间也不早了,我该走了。”

莫沫慌忙看了眼时间,他怕继续被罗殷盯着,那眼神深沉且一望无底,却清清楚楚照映出他的窘迫。

罗殷也站起来,叫罗裕送莫沫下楼。

莫沫换好鞋,在罗殷的注视中飞快地逃了,连声再见都没说。

作者有话说:补19号的更新。

白天的我尽量早点更><

请珍惜肝yys还坚持日更的我TvT

to 花下骊歌:因为大家都想要(划掉)防御不止生命不息的(划掉)针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