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生滚鱼片粥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一早莫沫去上班,罗裕已经到了,就问起了那事。罗裕虽然说着没什么,可莫沫敏感地察觉得到罗殷根本不会原谅他。再次表示歉意后,谁也没再次提起。

莫沫下午照例送下午茶去徐曼那里,徐曼却将冰咖啡和三明治退回了,说;“经理这两天不在公司。”

晚高峰过了,一向乐不思蜀的罗裕主动向陈超然请求希望早点回去,一问才知罗殷发烧了。

莫沫心里打鼓,怕是那天淋雨引起的,更是过意不去。然而第二天罗裕直接告假,罗殷夜里高烧不退,幸好就医及时,晚一些可能就转成肺炎了。

莫沫哪里想到罗殷这么“身娇体弱”,却打定主意无论如何都要去探望,哪怕罗殷会直接把他拒之门外。第二天恰逢休息,莫沫起了个大早,赶着去菜市场买了活鲈鱼,剃刺去骨,取肉质最好的鱼肚切片腌制,接着又熬了一锅浓稠软烂的大米粥,加鱼片生焖,最后煮开。全部搞完都已经将近中午,差不多是和罗裕约好的时间。去往医院的路上莫沫自己只吃了两个花卷,不知怎么地,越接近医院,越紧张。

达到医院,莫沫直接找到罗殷所在的病房。

罗裕正在门外等他。

莫沫手心都是汗,把保温瓶交给罗裕,“这是早上熬的,热的。”

“麻烦莫沫哥了,还是你有心。”

说着跟在罗裕身后走进病房。原本是双人病房,另一个病人早一天出院了,便成罗殷的单人病房。

罗殷靠在床头,和下属在谈公事,谈的差不多,只看了一眼罗裕领着莫沫走进来,继续集中精力听下属汇报。

莫沫因为罗殷的视而不见松了口气。

下属见有人来匆匆结束了汇报,搁下文件先行离开。

罗裕挪开床头柜上的鲜花水果,换上保温瓶,垒起枕头让罗殷坐直,又将小桌搭好,打开保温瓶,盛了一小碗,一阵热气飘香。

“哥,你尝尝。”

眼前一碗白粥,毫无点缀,唯有香气勾人。

罗裕一时都忘了问这是什么,急忙向莫沫使眼色。

“鱼片粥,早上做的。”

罗殷用调羹拨了拨,粥下面白嫩的鱼片细碎的火腿粒就翻出来了。

“怕你不吃葱,就没放。”

莫沫也是考虑到罗殷住院,没人照顾吃食,才做了这个。以前周庆因为肠胃炎住院他就换着花样煮粥,周庆出院时满面红光,生龙活虎。

罗殷穿着病服,脸色苍白,即使住院也没闲下来,另一边床头柜上还堆着一叠文件。

三人一人坐,一人看,一人陪站。

莫沫低声道,“那天是我不好,对不起。”

罗殷扬脸看了看他,只见莫沫满脸愧疚。

罗裕在一旁帮腔,“莫沫哥一听说你住院就说要来看看。”

亲疏远近,一目了然。罗殷自认做了罗裕这么多年的哥哥,所有的照顾不过是一份不得已的职责,他对罗裕关心不多,罗裕对他惧怕有余。罗裕偏颇亲近莫沫,都是情有可原。事情已经过去,追究无益,罗殷既在病中,也懒得计较。

“我接受你的道歉,但不管你对我有什么看法,我都是罗裕的哥哥,以后希望你不要插足我和他的事情。”

莫沫自然点头答应。

罗殷不是客气的人,话说完便让莫沫离开。

这已经比莫沫原本的设想要好得多,没有被拒之门外,鱼片粥也没有重蹈覆辙戚风蛋糕的命运。

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地,莫沫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走出医院大门他便转向附近的超市,买了一盒皮蛋和一块里脊肉。同样是提早熬好皮蛋瘦肉粥,上班前转交给罗裕,直到罗殷出院。

在莫沫看来,罗殷能吃掉他煮的粥,才是真的原谅他了。

罗殷出院后还有两天病假,他没急着销假上班,反而不声不响地一个人买了张城际列车票。

过年期间也只象征性地吃了个团圆饭,对他来说只是顾全父亲的脸面,吃完饭住了一晚,没有过多停留就走了。圆桌四人,三人其乐融融,那不是他的家。

列车快而平稳,窗外的风景也依旧,一片林子一块田,一所砖房一片塘。近几年远郊城区也逐步发展起来了,不久前他接到拆迁通知,小时候住的老房子就快消失了。

路还是那条路,他已经往返过千百次,三个人手牵手地走过,两个人相互依靠地走过,一个人孤独地走过。

到达时尚早,小城镇生活节奏慢,十多点钟还有人买早点。

罗殷走到跟前,掏出六块钱,“一碗桂花糊,一笼蒸包。”

“还差两块,涨价了。”收银的中年妇女头也不抬地玩消消乐,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罗殷这才注意到,原来那个老旧的木牌上,油漆涂了又改,桂花糊三块,鲜肉小笼包五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