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春色无边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车子驶出省委大院,向前开了一段,来到青年湖边,靠边停了下来。

熄火后,王思宇摸出手机,调出号码,给方如镜拨了过去,电话只响了两声,就被挂断,显然,对方现在正忙,不方便接听电话。

几分钟后,手机铃声响起,接通后,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喂,宇少,你好,很久没有联络了,老板在书房会客,等会才有时间。”

王思宇微微一怔,随即醒悟,笑着道:“仲良兄,听说你下基层锻炼了,几时回来的?”

何仲良的情绪有些低落,失神地望着窗外,黯然道:“回来快一个多月了,已经调回省政府办公厅了,先在政策法规处过渡一段时间,以后可能要去发改委。”

王思宇暗自叹了口气,估计对方可能在下面受到了挫折,就没有多问,而是安慰道:“仲良兄,发改委不错,大权在握,恭喜了。”

何仲良摆摆手,走到窗边,苦笑着道:“别提了,被老板骂得灰头土脸的,病了两个礼拜,喉咙都肿了,连饭都吃不下。”

王思宇皱起眉头,轻声道:“仲良兄,到底是哪方面出了问题?”

何仲良沉默下来,半晌,才叹息道:“认错人了,牵连到一件经济案件里去了……不到一年,就被人挤出来了,还给老板造成了很多负面影响,真够窝囊的。”

发了一通牢骚,他抬起头,向楼上望了一眼,有些泄气地道:“宇少,我这人就是心地太善良了,明知人心险恶,还是被算计了,老板教训的对,‘腐生无用’!”

王思宇摆摆手,轻声道:“仲良兄,下面比较复杂,花样也不少,一些人不按规矩出牌,你可能不太习惯,既然回来了,就不要再想了,向前看吧,方省长的脾气,你我是最清楚的,他发火时,肯定容易说些过头的话,你也别太放在心上。”

何仲良却叹了口气,摇头道:“宇少,老板说得没错,终归是我不争气,现在是真看明白了,当领导秘书,和当领导,完全是两码事,见得老板处理事情,轻松得很,可自己去做,依葫芦画瓢,却搞得一团糟,我们这些秀才,也只会纸上谈兵了。”

王思宇有些无奈地摇摇头,当初在玉州时,承蒙对方关照,处理了许多棘手的事情,眼见着对方仕途不顺,却也爱莫能助,在官场里打拼,关系只是一方面,而非全部,如果没有能力,或者运气不佳,即便后台再硬,也很容易被人算计,搞得狼狈不堪。

两人聊了几分钟,何仲良停顿了一下,就笑着道:“宇少,淼淼要和你通话。”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道:“很久没见到这小丫头了,应该又长高了吧。”

话音刚落,耳边就响起方淼的声音:“姐夫,过段时间,我上你那里玩好不好?华中太没劲了,我都快腻味死了!”

王思宇心中一懔,知道不能松口,否则这小丫头,将给自己带来许多麻烦,赶忙敷衍道:“淼淼,姐夫这段时间太忙,可没时间照顾你。”

方淼却没有生气,而是笑嘻嘻地道:“没时间陪我不要紧,可不要冷落了姐姐,据说,某人现在很生气,已经准备着搞突击检查了,你要提防着点。”

王思宇愣了一下,随即笑道:“提防什么?”

方淼顽皮地眨了眨烟,抿嘴道:“当然是把那些大情妇,小情妇,不大不小中情妇都藏起来,免得被小晶姐姐翻出来!”

王思宇摆摆手,苦笑着道:“这点你就不用担心了,我哪有什么情妇,半个都没有。”

方淼捂嘴一笑,往嘴里丢了一块口香糖,嚼着道:“你们这些男人啊,就是嘴硬,仲良哥那么老实的人,下去没多久,还不是和那个女行长勾搭上了,我爸……”

“停,停!”王思宇皱眉打断她的话,转移话题道:“淼淼,你在国外是学宗教的,谈谈这方面的事情吧。”

方淼挠了挠头,不以为然地道:“宗教有什么好谈的,那是特殊历史时期的产物,是意识形态领域里出现的一种文化现象,其最有生命力的东西,已经被各国政党借鉴吸收了,剩下的,只是些文化遗产了,国内在这方面矛盾不突出,好像没什么可研究的。”

王思宇笑了笑,摇头道:“淼淼,那是你没有注意,我前段时间留心观察了,基督教在国内传播的速度很快,尤其是一些年轻的大学生和富裕阶层,为其独特的宗教道德和文化魅力所吸引,不少人都信了教,我觉得,你在闲暇时,应该在这方面下下功夫,仔细研究下。”

方淼张开小嘴,吹了个大大的泡泡,含混不清地道:“没劲,信仰危机是你们这些当官的该考虑的事情,我们小老百姓就不跟着掺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