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谁想泡谁?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楼道里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王思宇赶忙闪身离开,悄悄退出包房,来到外面,轻吁了口气,他没有想到,陈启明不仅脾气暴躁,行事风格也如此狠辣,全然不留半点余地,连自己的老婆也下狠手,难怪宁霜会兴师问罪。

邓华安奔上楼梯,急匆匆地跑了过来,脸上露出焦急之色,忐忑不安地道:“王书记,怎么会有枪声,走火了吗?”

王思宇摆摆手,压低声音道:“她带了两把枪,刚才开了一枪,打碎了一瓶酒,没伤到人,老邓,里面的事情快解决完了,我留在这里不适合,先走一步,咱们晚点再联系,你也要注意,别离这里太近,免得引起怀疑。”

邓华安长吁了口气,终于恢复了镇定,他很清楚王思宇的意思,这种事情,极有可能涉及到陈部长的**,若是引起对方怀疑,自然是祸非福,想到这,他忙点点头,悄声道:“从后门走吧,前面太乱,别被人家拍了照片。”

王思宇微微一笑,拍了拍老邓的肩膀,转身下了楼,从后门离开餐厅,带了墨镜,拐了一条街,绕到前门,却发现那里已经停了一溜警车,门口拉了警戒线,干警们正在劝说围观的群众离开,仍有人在踮脚张望,拿着手机拍照,场面有些混乱。

见没人注意到自己,王思宇悄悄坐进宝马车,发动车子,把小车开到几十米外,点了一颗烟,静观事态的发展,那两家地位超然,从某种意义上,这不只是小姨子与姐夫的战争,家事国事天下事,对于某些特殊的家庭来讲,都是一回事。

此时,套间的包房里,黄叶红已经写好了经过,战战兢兢地把笔纸递给陈启明,就走到窗前,耸动着肩膀,又哭泣起来。

陈启明叹了口气,没有去看上面的文字,而是提笔写了‘酒后失德,追悔莫及。’八个字,龙飞凤舞地署了名字,把笔纸往茶几上重重一拍,铁青着脸道:“拿去,快点把人带走,别给你老子添麻烦。”

宁霜快步走了过来,拿起纸扫了一眼,叠好后,放进口袋里,把嘴唇凑到陈启明耳边,悄声道:“陈启明,刚才那一巴掌,就是爸爸赏给你的,他让我问问你,是继续当‘好女婿’,还是做宁家的‘仇人’,就看你怎么选了!”

陈启明愣住了,转过头,目光如锥子一般锐利,盯着宁霜的眼睛,看了半晌,才点点头,轻声道:“霜儿,替姐夫带个话,陈家会明确表态,支持大军区改革方案。”

宁霜竖起眉头,冷冰冰地道:“陈启明,你真让我感到恶心!”

陈启明摆摆手,闭了眼睛,缓缓道:“霜儿,照我的原话去说,爸爸会高兴的。”

“混蛋!”宁霜鄙夷地瞪了他一眼,转身出了屋子,重重地摔了房门。

陈启明沉思良久,才睁开眼睛,望着窗边的黄叶红,招手道:“红叶,过来。”

黄叶红身子一颤,神情恍惚地走了过来,跪坐在地上,木然地望着陈启明。

陈启明叹了口气,伸手从衣兜里摸出一张银行卡,丢了过去,轻声道:“密码是你的生日,红叶,你不是一直想办移民嘛,出去吧,以后别再回来了。”

黄叶红默默地摸起银行卡,低了头,嚅嗫道:“对不起,我是被逼的!”

陈启明淡淡一笑,语气舒缓地道:“红叶,还在恨我吗?”

黄叶红茫然地摇了摇头,站了起来,漠然道:“恨过,爱过,分不清了,已经麻木了。”

陈启明不再说话,望着黄叶红摇摇晃晃地走出房间,倏地站起,抡起地上的茶几,奋力向墙上砸去,在刺耳的爆裂声中,他拍了拍手,缓缓走到镜子前,整理了衣裳,戴上墨镜,转身出了门,向楼下走去,也从后院离开。

半小时后,酒店锁了门,挂上停业整顿的牌子,人群渐渐散去,后街的一个酒吧包房里,王思宇倚在沙发上,摆弄着乌黑发亮的微型手枪,轻声道:“老邓,洛水的夜生活真不错,够刺激的了!”

邓华安嘿嘿地笑了起来,抬手搔着头发,讪讪地道:“王书记,你就不要挤对我了,谁能想到会出这种事情,马勒隔壁的,真够扫兴的!”

王思宇摆了摆手,表情严肃地道:“老邓,这家酒店里的花样可不少,你都享受了?”

邓华安跷起二郎腿,喝了一口啤酒,苦笑着道:“听说有更好的服务,不过,我只享受到了汤汁茶,也就是母乳茶,可以自己伸手挤的那种,本想让你跟着享受一下,没想到,被这些家伙搞的一团糟,真是晦气。”

王思宇抬起手来,用手枪瞄准邓华安的脑袋,轻声道:“铁头,要是敢再玩这些,你就滚回青州,连副局长都没得当,直接干户籍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