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未亡人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挺经》是清代中兴名臣曾国藩临终前的压案之作,其中有十八条为人做官的法则,尊崇‘内圣外王’之道,尤其重视‘慎独’,以艰苦卓绝的自我修炼,来实现事业上的成功,此书流传甚广,在官场之中,更被奉为经典。

而在华西时,周松林与方如镜两人,都曾经为王思宇开出书单,其中曾国藩所著的《挺经》、《冰鉴》都在书单之上,可见两人对曾氏的推崇,方如镜在官场笔记当中,也对这两本书有过系统的论述。

其中很多道理,王思宇自然是懂的,但知易行难,要想做到曾氏那样的苦修,需要舍弃太多东西,实非常人所能及,即便本朝太祖那样不世出的人物,年轻时也曾发出慨叹:“愚于近人,独服曾文正。”

心不在焉地翻了会书,王思宇把书本合上,放回书架,从衣兜中摸出那张活色生香的艳照,放在书桌上,取了一只精致的放大镜,眯着眼睛瞄了过去。

照片中这位绝色佳人,无疑是天生的魔法师,具有某种神秘的能力,能够在不同的场合,把淡雅端庄和妖艳性感这两种完全不同的气质,用无声的肢体语言,诠释得淋漓尽致。

虽然胡可儿是自家人,即便于佑民已经去世,也是决计不能去碰的,可这等宝贝实在是难得一见,极有收藏价值,王思宇尽量收敛**之心,用艺术的眼光,去欣赏这祸国殃民般的尤物。

但是,没过多久,艺术的眼光还是经不起诱惑,还原成了**裸的**目光,盯在那一对蜜柚般饱满成熟的**上,暗自吞了口水,直觉小腹上涌起一股热流,竟然难以遏制地冲动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王思宇气定神闲地站在镜子前,把白衬衫掖到裤子里,披上那件黑色西服,伸手摸了摸头发,端着杯子下了楼,沏了茶水,摸起一本画报,信手翻了起来,过了一会,房门被打开,两个女人说说笑笑地走了进来。

“回来啦?”王思宇微微一笑,起身迎了过去,接过张倩影递来的食品袋,有意无意地向她身后瞥了一眼,目光落在胡可儿的身上,那杏眼桃腮,酥胸蛮腰,以及美腿翘臀,实是美轮美奂,无可挑剔,一颦一笑,更加显得风情万种,春意盎然。

女人都是极为敏感的动物,王思宇唯恐对方有所察觉,闹出尴尬的场面来,因此,只是匆匆瞥了几眼,赶忙收回目光,转身进了厨房,将两尾活蹦乱跳的鲤鱼放到水捅中,接着挽起袖口,取出蔬菜,扭开水龙头,开始洗菜,心里却像长了无数野草,撩拨得他有些心痒难耐。

张倩影扎了围裙走进来,似笑非笑地道:“小宇,回屋看电视好了,厨房的活,你们男人别沾手。”

王思宇嘿嘿一笑,放下菜刀,洗了手往出走,因为有些心不在焉,在门口,险些和胡可儿撞了个满怀,他赶忙侧过身子,望着这位身材高挑,美艳如花的曼妙少*妇,微笑道:“小嫂子,简单一点就好了,不必搞得太麻烦。”

胡可儿俏脸微红,向后退了几步,唇边勾出一抹甜美的笑意,柔声道:“知道了,宇少,你去坐会吧。”

王思宇点点头,侧身出了厨房,摸起遥控器,打开电视,翻了个台,把身子向后一仰,皱眉看了起来,眼睛盯在屏幕上,心里却乱糟糟的,不知在想些什么。

过了一会,胡可儿从厨房里端出一张楠木圆桌,放在客厅的中央,将面盆和装着肉馅的小盆、以及塑料砧板、擀面杖摆了上去,接着转身去了浴室,在头上戴了浴帽,遮住秀发,又摸了唇膏,在粉唇上涂了几下,出来后,坐在桌边,开始和面。

王思宇关了电视,去厨房洗了手,也拉了把椅子,坐到斜对面,大大方方地道:“小嫂子,不能吃白食,我也伸把手吧。”

胡可儿抿嘴一笑,有些好奇地道:“宇少,你会包饺子吗?”

王思宇点点头,探头往小盆里望了一眼,就端起小盆,进了厨房,将味精、姜沫、酱油、料酒、香油倒进去,又加了少许水,回到桌边,拿筷子来回搅动,微笑着解释道:“肉馅拌好之后,要煨上半个小时,这时肉馅和作料能充分融合,口感比较好。”

胡可儿揉着面团,咯咯笑道:“宇少,动作还挺熟练的,看来是经常做家务活,不像我家佑民,就会纸上谈兵,做个红烧鲤鱼,都能把锅烧焦了。”

顿了顿,她叹了口气,眸中闪过一丝惆怅,淡淡地道:“我刚刚学会了厨艺,还没来得及表现,人就走了。”

王思宇忙放下筷子,岔过话题,微笑道:“小嫂子,你以前也不会做饭?”

胡可儿‘嗯’了一声,微笑道:“以前从来不进厨房,都是结婚之后学的,小影姐姐教会我不少东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