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隔墙有耳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返回于家大院,下车后,见正房还亮着灯,张倩影莞尔一笑,柔声道:“小宇,去那边坐坐吧。”

王思宇点点头,把嘴唇凑到她的耳边,悄声道:“小影,等着我,一会洗鸳鸯浴。”

张倩影却红了脸,握着粉拳,在他背上敲了一记,没好气地道:“下流胚子,还不快去!”

王思宇哈哈一笑,伸出右手,在她挺翘的香臀上摸了一把,悄声道:“急什么?”

“要死啦,臭小宇,小心被人看见!”张倩影顿时慌了神,向四处张望,见没人经过,才啐了一口,扭动着纤细的腰肢,把高跟鞋踩得哒哒响,穿过院子,向西厢房走了过去。

王思宇摸着下巴笑了起来,半晌,才转身走向正房,进了外间,他站在门口,轻轻叩响房门,里面传出于春雷和蔼的声音:“进来吧。”

王思宇推开房门,探头望去,却见于春雷正站在桌边,右手摸着一管狼毫笔,在宣纸上专心写字,他随手带上房门,走了过去,微笑道:“于书记,我回来了。”

于春雷抬头望了他一眼,微微点头,没有说话,而是继续挥毫。

王思宇悄悄来到桌边,低头望去,却见宣纸上是一行漂亮的草书,写的是苏轼的一首词:“湖上雨晴时,秋水半篙初没。朱槛俯窥寒鉴,照衰颜华发。醉中欲堕白纶巾,溪风漾流月。独棹小舟归去,任烟波飘兀。”

于春雷写了落款,把笔放在砚台上,摸出一枚精致小巧的印章,轻轻蘸了印泥,小心地向宣纸上按了下去,随后轻舒了口气,站直身子,双手叉腰,欣赏着自己的作品,有些自得地道:“怎么样,还可以吧?”

王思宇轻轻点头,眼角的余光,落在他灰白的鬓角上,心里有些发酸,沉吟半晌,才点点头,微笑道:“笔法遒劲有力,酣畅淋漓,颇有龙虎气象,唯一的缺点,是与诗中意境不符。”

“哦?”于春雷拉了椅子坐下,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收拾起笔墨纸砚,擦了手,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笑吟吟地道:“继续说,怎么不符?”

王思宇叹了口气,轻声道:“写这首《好事近》时,苏轼正逢仕途失意,意兴阑珊,渐生退隐之心,诗中字句,隐约有随波逐流之意,而于书记笔法张扬豪迈,尽显峥嵘气象,与词中意境不合,应该写《满江红》。”

于春雷淡淡一笑,从旁边抽出一幅裱好的卷轴,递了过去,点头道:“既然喜欢《满江红》,那这幅字就送你好了。”

王思宇接过卷轴,展开之后,笑着道:“于书记,果然被我说中了,还是这幅字好。”

于春雷微微一笑,摆手道:“很久没有写毛笔字了,一时手痒,就写了几幅,生疏得很。”

王思宇把卷轴收好,放在旁边,拉了椅子坐下,微笑道:“没有想到,于书记倒写得一手好书法,我就不成了,写字张牙舞爪的,拿不出手。”

于春雷微微点头,含笑道:“很正常,茂财也讲过,你身上有股子草莽之气。”

王思宇咧嘴一笑,沏了杯茶水,低头喝了起来,没有吭声。

半晌,于春雷仰坐在沙发上,和蔼地望着他,轻声道:“怎么样,在洛水还适应吧?”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道:“还好,前些天和陈启明、唐卫国单独吃了顿饭,感觉两人不太合拍,唐卫国有示好的意思,不过还要继续观察。”

于春雷喝了口茶水,放下杯子,笑眯眯地道:“是啊,听其言,更要观其行,他们两家是出了点矛盾,不过,应该不会影响到合作。”

王思宇微微一怔,好奇地道:“什么矛盾?”

于春雷摩挲着头发,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摆摆手,轻描淡写地道:“涉及到国企的一些事情,经济层面的问题。”

王思宇见他说得含糊,就没有追问,而是叹了口气,有些惆怅地道:“刚才去看过首长了,不过他一直在熟睡,没有醒过来。”

于春雷默然点头,右手摸着皮椅的扶手,淡淡地道:“老了嘛,总有这一天的,前些日子,清醒的时候还在问,佑民干得怎么样了?渭北的情况好些了吗?小宇肯回京城发展了吗?”

王思宇喝了口茶水,把目光转向别处,眼角有些湿润,轻声道:“要瞒住了,不能让首长知道。”

于春雷拿手揉着太阳穴,叹息道:“是啊,年纪大了,经不起这样的打击了。”

王思宇又坐了几分钟,和于春雷闲聊几句,就站了起来,摸过卷轴,轻声道:“于书记,我回去了,您也早点休息,身体最重要。”

于春雷点点头,微笑道:“回去吧,多陪陪小影,工作不急,慢慢来,有什么问题,可以给财叔打电话,让他帮你协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