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曰还是日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大年初三的下午四点钟,在游戏地图里的一块绿草如茵的空地上,一个高大兽人和纤美的精灵并肩而坐,王思宇一直在劝方晶,让她赶紧去练级,方晶便说什么都不肯再玩下去了,一个劲地嚷嚷:“讨厌死了,这垃圾游戏,小宇哥哥,我们还是删号吧,玩别的去。”

王思宇睁着带着血丝的双眼,赶忙摇头,他操纵着键盘,高大的兽人托起美丽精灵的下巴,深情地吻了下去,半晌,又转到精灵的后面,抬手将她推倒,捧起她的翘臀,用力向前耸动几下,精灵的身体跪在草地上,随之前后摆动,竟如真人般生动,王思宇不禁低声慨叹道:“挺人性化的游戏啊,哪里垃圾了。”

方晶气鼓鼓地喊道:“升级太慢,讨厌死了。”

王思宇‘噢’了一声,继续兴致勃勃地敲打着键盘,在兽人剧烈的动作中,画面忽地停滞下来,他立时醒悟过来,暗叫不好,知道是被方晶踢下线了,等他再次输入账号时,已经无法登入了,看样子,方晶是不会容忍他单独玩这款游戏的。

仅仅三天的时间,王思宇的网游生涯便以悲剧收场,这让他不禁扼腕唏嘘,关上电脑后,就觉得精疲力竭,但刚才的兴奋劲还在,一时还睡不着,他便扑倒在床上,从枕边摸过手机,发现已经关机了,王思宇从抽屉里取出另一块电池,换上后,刚刚打开手机,嘀嘀地短消息提示音便响了起来,不一会的功夫,就已收到十几条短信。

他把短消息打开,逐一看去,里面都是提示有未接来电,而电话号码都是廖景卿的手机和家里的座机,王思宇以为出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不敢怠慢,赶忙把电话拨过去,一分钟后,电话接通,听筒里面传来廖景卿那柔美动人的声音,“喂,你好……”

王思宇的心头顿时为之一颤,深吸一口气,稳定住情绪后,他便微笑着和廖景卿交谈起来,两人聊了几分钟,廖景卿便笑着邀他来家里吃晚饭,王思宇当然不会拒绝,笑眯眯地答应下来,挂断电话后,他伸了个懒腰,从床上坐起,简单收拾下仪容,便推门而出,腾腾地跑下楼,再次去了廖景卿家。

敲开了廖景卿家的房门,王思宇极不好意思地编了个理由,解释自己没有开机的原因,廖景卿却不以为意,微笑着为他泡了杯热茶,便系上围裙,回到厨房忙碌,王思宇坐在沙发上,品着香茶,眼神却不时瞟向厨房的方向,有些魂不守舍。

廖景卿在开门时,望向他眼里的那丝温柔,让王思宇不禁怦然心动,只觉得廖姐姐今天的神态举止与往常大不相同,虽然说不太清楚,但王思宇完全可以感受得到,那种脉脉的温情。

喝完一杯茶后,王思宇先是轻轻推开瑶瑶的房间,探头望去,见小家伙抱着毛毛熊睡得正香,王思宇笑了笑,便小心地关上房门,转身离开,穿过月亮门,走进书房里,来看看廖景卿是否写了新字,他现在很喜欢以这种方式和廖景卿交流。

拉开雕花的椅子坐下,望着书案上那幅字,“浣溪石上窥明月。”王思宇不禁有些狐疑,倒不为别的,只是那个‘窥’字明显比其他的字要大上许多,显得异常突兀,盯着那个窥字,王思宇心中悚然一惊,莫非是自己偷偷窥视这位仙子般的廖姐姐,大流口水,令她有所察觉,所以故意用这幅字来提醒自己……

仔细想想,极有可能,毕竟女人的直觉一般都是极准的,她们在某些方面的第六感远超男人,像廖景卿这样的女子,哪里会看不出自己对她的好感,只是她这么写,又是什么用意呢?是喜欢还是反感呢?或者她是在借这幅字来问自己,是不是在暗自窥视她?

王思宇皱着眉头想了半晌,也猜不出个所以然来,转念一想,这也可能是偶然的巧合,并不是廖景卿刻意为之,自己有可能想多了,但想起刚才廖景卿眼中的温柔,王思宇的心就开始躁动起来,一时兴起,便想借机测试一下廖景卿的底线,反正话不挑明,自己也假装糊涂,应该没什么风险。

想到这,他便从笔筒中抽出一管粗壮些的毛笔,蘸了浓墨,写下“向日楼中吹落梅。”

王思宇故意将那个‘日’字写得比其他几个字略小些,而且字体扁平化,看着不像‘日’字,倒像个‘曰’字,写完后,王思宇意犹未尽,握着毛笔想了想,他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古怪的笑容,伸手取来廖景卿那幅字,盯着上面那个‘窥’字,提笔蘸了墨汁,将‘窥’字的‘穴’字头轻轻点上一大滴墨。

盯着这两幅字嘿嘿地坏笑了半晌,王思宇才轻轻叹了口气,把毛笔轻轻插进笔筒里,转身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