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疑窦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洒在深红色的地板上,王思宇翻了个身,趴在床上颠了颠,大床颤微微地抖动了几下,十几分钟以后,他终于懒洋洋地从床上翻身坐起,揉揉眼睛,却发现自己正一丝不挂地躺在宾馆的房间里,王思宇皱着眉头想了半天,也记不起昨晚是怎么回来的,只恍惚觉得,像是做了一个漫长的梦,但梦中的情景,却是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

王思宇只记得,他正端着酒杯趁醉偷吃杨洁的豆腐时,被张书明拉走,帮他去搞定罗副总,结果王思宇在一怒之下,在把罗副总灌倒后,也把张书明当场喝趴下了,之后的事情,他就不太清楚了,恍惚间记得,好像自己是被杨洁给喝倒的,但王思宇从潜意识里还是不太想承认,被女人喝倒,那个……实在是太没面子了。

抬眼望去,已经是七点多钟,他赶忙跳下床去,走到浴室里冲了个澡,洗漱完毕后,走回床边,掀开被子,打算找到内裤,可翻了半天都没有找到,只是雪白的床单上,竟然出现一片梅花状的红色印记,王思宇的脑子顿时嗡地一声,愣愣地看着那印记,心里乱糟糟的,他托着下巴仔细追忆,但就是想不起昨晚发生过的事情,他足足在床前呆立了十几分钟,才胡乱穿上衣服,有些神不守舍地离开房间。

下楼后,走到服务台,王思宇向前台服务小姐打听了一下,得知昨晚是一位穿着米黄色风衣的女孩送自己回来的,他的心里更是慌乱起来,虽说早在很久以前,杨洁就曾经给自己留过字条,上面写着身子会永远给自己留着,但王思宇还是没有想过占有她,事实上,他对处*女还是有一定心理障碍的,毕竟,那意味着一种责任,而王思宇并不想承担责任,所以,这件事让他很伤脑筋。

坐在办公室里,手里摆弄着卷宗,王思宇显得心事重重,过了好一会,他才翻开最新转过来的卷宗,仔细看去,不禁皱紧眉头,原来是一位日报记者的文章引起省委文书记的极度不满,文书记在上面做出批示,要求督查室会同相关部门,对日报内部进行督查整改。

那篇文章出自一位年轻记者之手,他在文章中不无辛辣地指出,假如华西省发生大地震,最先倒掉的一定是小学校舍,而最后倒下的,一定是政府办公大楼,这种讽刺意味十足的论调,显然已经违背了华西日报作为省党报的立场和舆论导向,难怪会引得华书记龙颜大怒,看起来,这次又要有人站出来负责了。

王思宇抄起座机上的电话,给二科副科长朱良玉打过去,一分钟后,朱良玉便精神饱满地出现在王思宇面前,王思宇微笑着把这份卷宗递过去,朱良玉认真地翻阅一遍后,便摇头叹息道:“我就知道这个安大奎肯定还得找麻烦,这个家伙,真不该做记者,这不是害人吗?估计值班编辑也要被他害死了。”

王思宇微微一愣,摸起桌面上的茶杯,轻轻喝上一口,沉声道:“怎么,有前科?”

朱良玉笑了笑,点头道:“去年他就搞过一回事,就是前段时间在食品安全问题下马的那位高官,不到半年就高调复出那位,他当上国家某部委高官,到华西视察,上了日报的头版头条,结果在第三版的最下面,就是那位安记者写的稿件,上面画着一个大鸟的漫画,底下众人围观,标题是‘请大家猜一猜,这是一只什么鸟。’”

王思宇刚刚喝完一口茶水,尚未咽下去,这时猛地喷了出去,哈哈地笑了半天,才摇头道:“这位安记者倒也有趣。”

朱良玉微笑道:“是啊,上次算他幸运,没被追究,估计这次是躲不过去了,主任,你放心,我亲自去办,最晚下周三前就能出报告。”

王思宇点点头,拿手轻轻地敲打着桌子,沉吟半晌,叹了口气,轻声道:“尽量化解,以批评教育为主,不要无原则地上纲上线,嗯,报告不要出得太早,尽量拖一拖,也许过一段时间,文书记就忘记了,但是呢,这位安记者,最好不要再在报社呆下去了,按你说的,会害人的。”

朱良玉愣了一下,随即点点头,轻声道:“主任,请放心。”

王思宇叹了口气,摆摆手,朱良玉便起身告辞,走到门口的时候,听到背后传来低低的一声:“再强大的喉舌也有扁桃体发炎的时候。”

朱良玉吓了一跳,赶忙打开房门,快步走了出去,一直回到办公室里,他才安稳下来,回味着王思宇的那句话,摇头笑了笑,从办公桌上抽出签字笔来,仔细地做起督查方案来。

王思宇缓缓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窗前,静静地抽了一根烟,脑海里仍在苦苦思索昨晚发生过的事情,总想找到些端倪,但始终不得要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