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卿本佳人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省电视台的大楼是一栋十几层高的扇形建筑,整栋大楼的外表面都是明晃晃的玻璃装饰,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的刺眼,大楼的顶端除了避雷针外,还有一个红色的、类似火炬形状的雕塑,那是省台的台标,可因长时间的风雨侵蚀,颜色大半脱落,红色的火焰早已变得斑驳不堪,冷眼望去,那雕塑倒有些像草莓冰激凌的广告。

早上八点四十分,华西省电视台门口就排起了长队,王思宇腋下夹着黑色的皮包,站在队伍当中,跟着人流缓缓地走进大院,他的动作异常的拘谨小心,双手提着西服下摆,眼睛不时瞄向身后的地砖,生怕粘在西服内衬上的小纸条脱落下来,那种感觉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做贼心虚。

正向前走着,忽然发现陈波涛站在大院西侧的一排采访车前,正向这边走来,眼睛不住地向人群里张望,王思宇忙伸手在队伍外面挥动几下,陈波涛立时注意到他,匆匆地奔过来,拍了拍王思宇的肩头,低声道:“复印件,快。”

王思宇赶忙从包里翻出一叠纸来,随手交给他,陈波涛急慌慌地就往前跑,王思宇忙叫住他,抬手丢给他一块手表,这块手表是于春雷托财叔送给他的,价格很是昂贵,王思宇昨晚没舍得扔掉,就做了个顺水人情。

陈波涛接过手表一看,顿时有些迷糊,这不是江诗丹顿么?买这样一块手表至少要六万多块,那句广告词怎么说的来着:你可以轻易的拥有时间,但无法轻易的拥有江诗丹顿。陈波涛哪里会相信这是正品,就没太在意,随手放到衣兜,快步向大楼里走去。

王思宇所在的考场是十一楼的一间会议室,六十多人乱哄哄地找了座位坐下,十几分钟后,两位负责监考的男性工作人员走了进来,和高考一样,先讲了考场纪律,随后开始挨个桌子发卷子,王思宇似乎又回到了高中时代,区别只在于心态不同,那时候是信心爆棚,而此刻却是底气不足,拿过卷子后仔细看了一遍,就更傻了眼,至少三分之一的题目是复习资料里所没有的。

不管怎么样,既来之则考之,抱着重在参与的态度,王思宇欣然拿起笔来,开始认真地答卷,先做了几道可以自由发挥的题目后,王思宇就开始卡壳了,冥思半晌也无法落笔,此时抬眼望去,倒是众人皆忙我独闲,而监考官的目光犀利之极,很有威慑力,王思宇没敢太造次,就把卷子翻过来,开始换了铅笔画素描,不大一会儿的功夫,两只戴着监考证的大猩猩就出现在纸面上。

事实证明,他的谨慎还是很有必要的,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里,就有四位耐不住寂寞而打算铤而走险的同志光荣被捕,被主考官以极其野蛮的动作推搡着驱逐出场。

半个小时之后,瞥见那两人松懈下来,此时正坐在椅子上闲聊,王思宇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了,他就拿眼睛瞄着监考官,不慌不忙地把西服扣子解开,从里面摸出几张小纸条,放在大腿上,开始偷偷摸摸地打起小抄来,别说,那种做贼的感觉还真挺刺激。

王思宇正抄得满头大汗,不亦乐乎之时,最刺激的一幕终于出现了……

洁净的白瓷砖上不知何时多出一双精致的女士皮鞋,皮鞋上面点缀的小钻光芒四射,竟晃得王思宇险些睁不开眼,他顿时心里一惊,知道是被流动监考发现了,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目光顺着那双皮鞋往上看,是一件黑色健美运动裤,再往上,是一件米黄色的紧身小衫,再往上看…望着那张秀美绝俗的面容,王思宇登时愣住了,手里的几张纸条缓缓飘落……

眼前这个绝色丽人,竟是廖景卿,那个美丽而又忧伤的女人,此刻,正站在王思宇的身前。

四目相对,廖景卿竟也愣住了,如同雕塑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半晌后,才轻轻叹了口气,继续向下方走去,她的步履轻盈,悄然无声;身姿曼妙,有如夏柳秋荷。

那幽幽的一声叹息仿佛重锤般砸在王思宇的心头,令他全身一震,失魂落魄地呆坐在椅子上,过了好一会儿,王思宇才恍然惊觉,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那颗心依旧突突地跳个不停。

此刻再望向卷子,却什么都看不进去,眼睛里还是那张美极的面孔,耳边仍旧回荡着那声叹息,此刻,王思宇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当这样的女子出现在身边,全世界都会从面前消失。

正心慌意乱间,王思宇的心头又是没来由地一跳,这时方感觉到,廖景卿似是已经站在他身后,王思宇的手在桌上轻轻地敲打几下,就缓缓地收了回来,静静地感受着那道目光从自己的身上移开,转到桌面的卷子上,两三分钟后,廖景卿那苗条的身影才从身边经过,王思宇却已不敢抬头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