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无耻!(2)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王思宇摆弄着手里的酒杯,轻声道:“意外死亡的结论可靠吗?”

刘天成摇摇头,端起杯子一饮而尽,随后把目光转向窗外,盯着雨幕道:“应该有冤情,我只跟了一周,因为提出几点疑义就被大队长蔡宏伟踢出专案组,后来的很多调查都不清楚,从他们目前提供的证据链来看,已经给办成铁案了,无论是不是真的自杀,都很难再翻案了。”

王思宇咀嚼着刘天成话里的意思,诧异道:“办成铁案?你的意思是?”

刘天成点点头,轻声道:“根据我的判断,这件事情跟大富豪娱乐城的人脱离不了干系,有人曾在雾隐湖附近看到过大富豪娱乐城的老板家的二儿子秦戈和赵素娥搭讪,秦戈跟省城四公子都有交往,能量很大,我虽然曾经查到一些线索,但很多不利于结案的证据都被销毁了,这次公检法三方面配合得异常默契,用最快的时间结案,那么清纯可爱的大学生,几乎是一夜之间,就被抹黑成吸毒的卖淫女,不可思议吧?”

王思宇听后重重地拍了下桌子,皱眉道:“怎么会这么猖狂?那四公子又是些什么人?”

刘天成笑笑,轻声叹息道:“四大衙内,那可都是可以在华西省呼风唤雨的人物,没一个是好惹的。”

王思宇皱眉道:“照你的说法,就没希望查出真相了?”

刘天成点点头,一口气喝了三杯啤酒,脸上已经有些泛红,从兜里摸出两支烟,丢给王思宇一根,自己点上另一支,深深吸了一口后,身子向后半仰,怅然道:“难,听说蔡宏伟很快就要提副局长了,组织部下个月就会派人来考察。”

“论功行赏?早了点吧,这样太容易让人看出破绽了,不合乎常理啊!”王思宇立时敏感起来,砸吧砸吧嘴,就觉得这么做有些不可思议,太引人注意了,摆明了是在告诉别人,这案子里面有猫腻,如果不是有恃无恐,那就应该是另有玄机,莫非……

他闭上眼睛,托着下巴想了好半天,才轻声道:“这是有人在安抚他,看来这案子上面已经有人在关注了,说不定正在秘密调查,估计蔡宏伟有些沉不住气了,那人想让他安心,这才急匆匆地往上提他。”

刘天成本来神色黯然,但听了王思宇的话后微微一愣,把身子坐直,想了好一会,才轻声道:“蔡宏伟这些日子的反应是有些不对,他是刑侦老手,如果有人想查他,他肯定会有所察觉,不过最近媒体对此事三缄其口,只有晨报发了豆腐块大小的消息,里面的观点还是赞成警方的结论,我怀疑上面已经施压了,打算将这件事情冷处理,时间一长,大家就会淡忘此事,这样就更难翻案了。”

王思宇摇头道:“先平息负面影响,再慢慢调查真相,老套路了,总之蔡宏伟这么快被提拔不合情理,我建议你别放弃,把这案子继续查下去,说不定会有柳暗花明的时候,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尽管开口,帮你盯个稍跟个人什么的,我还是能做的。”

刘天成听后微微一笑,点头道:“我本来都有些泄气了,经你这么一说,这心里又活泛起来了,不管怎么说,再查查吧。”

王思宇笑了笑道:“别轻言放弃,说不定这是你的一次机会。”

刘天成摇头道:“他们已经把我调到网监大队了,接下来的调查会很吃力,再加上他们把事情做得天衣无缝,说句心里话,要想翻案,我这底气还是有些不足。”

王思宇拍拍他的肩膀,轻声道:“送你一句话,世事我曾抗争,成败不必在我。咱们年轻人别的都要差些,就是比别人多了些热血和冲劲,管他娘的呢,干了再说。”

刘天成笑道:“这话有劲,来干杯!”

两人重重地碰了下杯子,接下去就改聊些轻松的话题,雨停后,刘天成先行开车离开,而王思宇则在路边找了个报亭,买了几大摞过期的报纸,随后招手坐进了一辆出租车。

回到宾馆,把这些报纸全部看完,王思宇躺在床上静静地想了一会,又站在窗边,推开窗子,抽了根烟,大雨过后的空气显得格外清新,不时有清亮的雨滴被轻风吹落,王思宇缓缓伸出手,接过几滴雨珠,送到嘴边,伸出舌头舔了舔,咸咸的……

他把窗子关上,那张笑脸总在眼前晃荡,搅得他有些心神不宁,一时间坐立不安,托着下巴在屋子里转了几圈,犹豫了下,还是摸出手机,给方如海拨了过去,电话通话,他轻轻咳嗽了一声,随后轻声道:“老师,是我,现在说话方便吗?”

方如海这时正坐在办公室里,听到王思宇的语气凝重,大异于以往,以为出了什么严重的事情,赶忙把身子坐直,对着电话轻声道:“小宇,稍等。”

说完把手机放在桌子上,对着坐在沙发上的总编室主任吕瑞山摆摆手道:“就按这个思路走,先拿几个栏目做试点,剩下的事情你去安排好了。”

吕瑞山忙起身轻声道:“其他几位副台长那边?”

他见方如海微微皱起眉头,赶忙把话头压住,微笑着拿起茶几上的本子,蹑手蹑脚地走出去,轻轻关了门。

方如海见他出去,才把桌上的手机拿到手里,轻声道:“好了,说吧。”

王思宇拿着手机走到窗口,望着窗外道:“老师,大富豪酒店的背景您了解吗?”

“那里水很深,你问这个干什么?”方如海敏感地察觉到了什么,笑了笑,摇头道:“你啊,韬光养晦才是正经,少管闲事,再说这事你也管不了。”

王思宇皱眉道:“那个女孩死得太惨了,我觉得新闻媒体应该发挥舆论监督的作用。”

方如海听后皱皱眉,握着电话道:“小宇,这件事情已有定论,省委宣传部已经发文要求淡化此事,电视台不宜介入,这件事情据说已经惊动了省委主要领导,我们新闻媒体当然要听招呼。”

王思宇沉默半晌,还是忍不住轻声提醒道:“老师,这可能是个冤案,大学生总是有些冲动的,这件事情还是要重视起来,不然闹出**,对方书记……嗯…对二叔也不好,毕竟他是玉州市委书记。”

方如海听他讲了二叔两个字,不禁心情大好,拿起桌上的茶杯轻轻喝上一口,润润嗓子,朗声道:“小宇,办案是警方的事情,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很多事情都是我们没有办法去解决的,不要说是你,即便如镜也不可能事事都管,不要忘记这里是省城,各方势力盘根错节,各个部门中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互相牵制,很多事情他也做不了主,在官场上最忌讳树敌太多,我们方家目前还处于休养生息阶段,现在不宜挑起事端,不过你放心,这件事情就算闹得再大,也是他们侯家的事情,跟你二叔没关系。”

王思宇想了想,在窗边转了几圈,叹口气道:“老师,你说的都对,可我还是想试试。”

方如海听后嘴上挂起一抹笑意,语气却愈发严厉地道:“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但我提醒你,要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做事前要先动动脑子,掂量掂量你的分量。”

“这个我当然知道,所以您要做好随时替补上场的准备,嗯,就这样。”轻飘飘地说出这句话,王思宇随手挂断手机,捏着下巴自言自语道:“加上你那三百多斤,应该够了吧。”

方如海拿着手机愣了好一会儿,才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