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故友新朋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在那一瞬间,王思宇全身的汗毛仿佛都已经竖了起来,醉意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求生的本能令他迅速做出反应。

捉腕、转身、压臂、扫腿四个动作有如行云流水般美妙,动作舒展有力,一气呵成,随后在一声惊呼之后,袭击者的身子‘扑通’一声便重重地扑倒在地上,而那把银色匕首已经落入王思宇的手中,这时他才发现,手中的匕首分明只是一个儿童玩具,匕首的材质是软橡胶,只是在前端刷了一层银漆。

“哎呦!被你搞死了,王思宇,我跟你没完!”此时地上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王思宇望着地上那个狼狈不堪的家伙,不禁目瞪口呆,赶忙走过去扶起他,帮他拍打拍打身后的尘土,愣愣道:“波涛,怎么是你?”

“那你以为是谁?”陈波涛疼得呲牙咧嘴,先是照着王思宇的胸口狠狠地砸了一拳,随后拿手擦下嘴唇,接着愁眉苦脸地摊开着双手道:“擦破皮了!”

王思宇也打回去一拳,嘿嘿笑道:“活该,谁让你瞎胡闹了。”

本以为遭遇了那个胆大妄为的在逃嫌犯,没想到是虚惊一场,他没想到会和老朋友在这种情形下重逢。

陈波涛是王思宇的大学同学兼室友,虽说毕业后断了联系,但在学校的时候关系极好,经常在一起打台球看片,打麻将两人联手做扣所向无敌,赢过不少饭票,当然,绝大部分赃物都被这小子拿去孝敬他女朋友了,后来两人分手时,陈波涛提出的唯一条件就是:“把饭票还我。”

结果陈波涛落下‘华大第一小气男人’的称号,但王思宇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回事,要回来的饭票那家伙一张都没用,全烧了。

认真起来,陈波涛还是他半个师傅,王思宇打台球的技术那可是人家手把手教出来的,两人可以称得上是久经考验的狐朋狗友,在所有的大学同学中,王思宇最想念的就是陈波涛,刚毕业的时候两人总打电话,后来两人各换了两次手机号码,王思宇也渐渐忙了起来,之后就断了联系。

见陈波涛的右手上已经流了不少的血,王思宇赶忙拉着他走回饭店,买了瓶矿泉水都浇到他手上,把伤口洗干净后,从兜里摸出创可贴,直接给他贴好,又追问道:“波涛啊,怎么回事?”

两人站在门边聊了一会儿,王思宇这才知道事情的经过,原来陈波涛的小外甥过七岁生日,恰巧也在这家饭店里,只不过是在二楼包房中,他出门上厕所的时候,恰巧从楼上瞧见王思宇领着两个漂亮妞往出走,这家伙就没吭声,打算跟踪过去瞧瞧。

他以为王思宇是找了小姐玩双飞,就准备悄悄跟去揩油,没想到王思宇根本没上出租车,他这才开了个玩笑,结果搞到自己很受伤。

王思宇听了就哈哈大笑,摇头道:“狗改不了吃屎,你这小子还是那么闷骚。”

陈波涛却抓着王思宇的胳膊道:“小宇,你刚才那招太帅了,我这还没反应过来呢,就躺地下了,你小子该不是刚从少林寺回来吧,回头你可得教我,娘了个腿的,这也太猛了。”

王思宇心想这还不是你姿势摆得标准么,正好是英雄三招里的第三招,看来还是老邓教的东西实用,这一天之内屡试不爽,李飞刀那东西看来没必要再练下去了,瞎耽误工夫没效果。

“瞎撞上的,我哪会啥招啊。”王思宇可不想乱吹一通,回头要是不小心掉链子,那可太没面子了,做人还是低调点好。

但陈波涛就是不信,就抓着王思宇的胳膊一顿比划,想来个自学成才,两人正嘻嘻哈哈瞎闹时,饭店的二楼下来一位三十四五岁的少*妇,她站在门口抿着嘴笑了一会,就拿手轻轻拍拍陈波涛的后背道:“小涛,晨晨找舅舅呢!”

陈波涛赶忙拉过王思宇,向那少*妇介绍道:“姐,这就是我以前跟你提起的大学同学小宇。”

少*妇忙伸手跟王思宇轻轻握了下,微笑道:“早就听波涛叨提起过你,一起过去坐会?”

王思宇笑着推辞,说自己还有事情要处理,改天一定登门拜访,人家的家庭聚会他作为外人是不好参与的,再说这一天东跑西颠的,还喝了两顿酒,他也有些吃不消,想早点回去休息。

陈波涛忙掏出手机来,先要了王思宇的手机号码,存好后从上衣兜里掏出一张烫金名片递过来,随后轻轻拍了拍他肩头道:“明儿下午我联系你,咱哥俩好好叙叙旧。”

王思宇接过名片一看,巧了,竟是省电视台广告部的业务经理,忙笑道:“陈大经理,现在混得不错嘛!”

陈波涛苦笑道:“都是表面风光,肚子里面全是苦水啊,回头再跟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