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4、安胎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二十天!

从朝鲜长途跋涉回到盛京,居然只用了二十天!

二月廿一,济尔哈朗率领群臣至城门口迎驾,当他看到皇太极小心翼翼的将我从马车内抱下时,惊讶

之情不言可表。

“即刻宣太医进宫!”谁也不曾想到,皇太极落地后的第一句话,竟是如此。

济尔哈朗侧目悄悄瞥了我一眼,我羸弱的对他展颜一笑,他嘴角抽动两下,关切之情油然显现在脸上

,眉心微拧,打出一个大大的问号。

我仍是一笑,只觉得胸口抑郁难舒,最近特别容易伤感,见到什么人或物,都会莫名其妙落泪。忍着

鼻腔中的酸楚之意,我忙转过头去,将脸埋在皇太极胸口。

原本欢腾热闹的迎驾仪式就这么被冷清清的带过场,少时銮驾回宫,不等皇后率众福晋来迎,皇太极

径直入关雎宫歇息,下令众福晋一律不用见驾面圣。

乌央心慌意乱的铺床,地龙烧得正旺,我却仍是冷得直打哆嗦,皇太极又命在屋内燃起薰炉,我这才

感觉好些。

没过多久,宫中医术最为高明的四位御医奉旨入关雎宫,我躺在床上,任由他们四个轮番切脉,转而

听他们在隔间窃窃商讨。我先强打起精神,想等到最后问诊的结果,可待到后来眼皮不停的打架,最终竟

是扛不住的沉沉睡去。

醒来的时候已是日上三竿,皇太极眼眉舒展,温柔似水的凝望着我。

“不必早朝么?”我哑着喉咙问,嗓子里干渴难耐,我示意要水。

乌央不在房内,皇太极亲自替我倒了杯水,小心翼翼的端了来:“烫呢,先替你吹吹吧。”

我抿嘴儿笑,他心情似乎极好,我瞧在眼里不由得也自欢喜:“昨儿个御医怎么说?”

那双薄冰似的狭长眼眸忽尔涌起无限的喜悦与兴奋,他凑过来,额头与我互抵,鼻尖亲昵的相互噌着

,浅笑:“悠然……谢谢你给我的生日礼物!”

生日礼物?

我诧异的扬起眉来。

他的手温柔的抚上我的小腹,轻柔的不敢着力:“御医说,这个孩子福大命大,即使母体虚弱,他仍

是在你腹中顽强的生长着……如今已有四个月大,再过不久我们便能见到他了。”

我一阵激动,捂着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孩子还在……我并没有失去他!

皇太极将吹温的热茶递到我的唇边,我噙着泪水咽下,随着暖流的注入,全身泛起一股轻松与惬意,

总算可以安心了!心头长久背负的沉重包袱,终于可以放下了!

“悠然……”他咬住我的耳垂,细语,“我算过日子了,这孩子是我生日那天有的吧?”

我的脸噌的烧了起来,嗫嚅着不知该说什么好。

“这是我这辈子收到的最好的一份礼物!谢谢你,悠然。”

即便是保胎药,拿来每天这么坚持不懈的当水喝,也会成为一件最最痛苦的事。

我因那会得肺痨时喝怕了这些黑黢黢的药汁,所以对中药的气味特别敏感,这会子别说喝药,就是嗅

到那股药味,已是孕吐得一塌糊涂。

皇太极对我又怜又爱,随着肚子逐渐显怀,我的脾气越来越古怪,十分情绪化,一会哭一会笑,整个

人也变得神经兮兮的。

皇太极每次面对我的无理取闹,都是包容的忍受,说我越来越孩子气,也越发显得可人疼惜。

我被他的这些一本正经的俏皮话气得哭笑不得。

其实我心里也清楚,自打我们离开朝鲜,皮岛那头的战事便一日未曾停止过,皇太极一边要料理朝政

,一边还要不时远程关注皮岛那头与明军的厮杀。

二月初二,硕托、孔有德等人便奉令合朝鲜兵进攻皮岛,当时皮岛大明的固守兵力约有二万余众,并

且配有大量火器,以及充足粮草,驻守皮岛。硕托等人打的甚为辛苦,久攻不下,长达两月之久。

得知这个消息更加让我心头难安,皇太极若是没有撤军,何至于把这场仗拖到现在这副尴尬境地?

皇太极最后还是决定派遣阿济格率兵一千,前往皮岛助攻。临行前,他将阿济格传至翔凤楼书房,授

以攻打皮岛的作战方案——分兵两路偷袭:

其一,将己方所造小船由身弥岛北潜逾二十里以外山峦,拉运至皮岛西北熬盐之河港;八旗护军参领

及每牛录所出护军各一员,命步军固山额真萨穆什喀在前统领偷袭;令步军官员等率领步军继其后,攻打

皮岛西北隅之山嘴。再命固山额真昂邦章京阿山、叶臣乘小船在后督战。

其二,另一路遣八旗骑兵、骑兵诸官员、四边城四百兵及全部官员,汉军及其诸官员、三顺王军、三

顺王下诸官员及朝鲜兵,乘我军在各地所获船只及朝鲜来援之船,列于身弥岛上,命兵部承政车尔格率领

进攻。再命汉军固山额真昂邦章京石廷柱、户部承政马福塔在后督战。

那日我替皇太极送宵夜,在书房内室听得他们在地图上勾勾画画,竟是折腾了一宿。我缩在内室榻上

不知不觉的昏沉睡去,可醒来仍见两人喋喋不休的商议,直到下午,阿济格才告退离去。

皇太极顶着一对倦色浓郁的熊猫眼,回头冲着门槛那头的我,咧嘴一笑,笑意甚为自傲惬意。

打那一刻起,我便知皮岛之事再无所忧,阿济格这趟出行,必将马到成功。

转眼到得四月,天气渐渐升温,随着衣衫的减少,我的肚子越发滚圆。腹中的胎儿开始有了动静,时

不时的在我肚子里拳打脚踢,我夜里本就少眠,如今这么被他折腾得更加难以睡得安稳。

而就在这个时候,多尔衮带着朝鲜质子、内眷、侍卫,大臣等五百余人,以及征朝时掳获的五十万俘

虏,在路上拖拖拉拉的走了两个多月,终于返回了盛京。

这日他入宫赴宴,我挺着肚子站在翔凤楼前含笑迎他,他脚步僵在阶下,削瘦的脸庞上面无表情,嘴

角紧抿。前后不过几秒种的愣神,他已将目光从我身上移开,转向皇太极笑道:“皇上洪福齐天,祝愿娘

娘平安顺产,为我大清子嗣诞下第一个具有满蒙血统的阿哥!”

我摸不清他这番话是真心祝福,还是话中带刺。

“同喜!同喜!听说十四弟收了个朝鲜宗室之女做妾,路上已诊出了喜脉!恭喜十四弟啊!”皇太极

朗笑着挽着多尔衮的胳膊,将他拉进了翔凤楼内。哲哲以国母与家嫂的双重身份参与了这次家宴,我觉得

无趣,便随便寻了个借口,回宫睡午觉补眠。

午觉睡得十分踏实。一觉醒来,皇太极站在窗口笑吟吟的看着我,见我睁眼,不由笑道:“方才接到

传报,阿济格已攻下皮岛。”

我愣住,而后慢慢醒悟,他之所以告诉我这个,为的是让我安心。

我不由粲然一笑,心中芥蒂一扫而光,再无挂怀,只安心养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