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1、偷袭(下)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早起我便没吃任何东西,甚至连水也没能喝进去一口,只是不停的干呕。冬日气温寒冷,我明明裹了

里三层、外三层,却仍是冻得瑟瑟发抖,就我目前这种状态,别说上阵厮杀,就连提刀的力气也未必能使

出三分来。

这次援兵甚是狡猾,竟是分出少许兵力,绕道清军后营放火滋事。他们的目的不过是想打乱清军的部

署和节奏,以期援兵能顺利进入南汉山城救驾。

随着火点的不断增加,留守的将士疲于灭火,更有一大部分的兵力被抽去看守粮草。我身上穿戴得颇

为厚实,只外头套了身正黄旗小卒的甲胄,乍一看上去体型便和其他人没多大明显区别。别说那些个不知

情的将士,就连亲信随从,一旦走散了,在这铺天盖地的兵卒中想要认出我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提着长刀,我努力的迫使自己混沌的意识尽量保持清醒,然而收效似乎不是很大。这个身体像是突然

之间不受我的控制,时常会离奇的出现一些状况。

这样的情景让我莫名的感到害怕。

我怕……这是我身体在这个时空出现排斥现象!我怕这个时空容不下我的存在!

我最怕……从此失去皇太极!再次回到那个虽然熟悉却没有他存在的世界中去!

“东大福晋!”

跨下的坐骑突然刹住脚,我身子猛地一晃,险些从马鞍上一头栽下地去。

身前有只大手牢牢的拽住了我的辔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苍老却不失健硕精干的脸孔,我迷惘眨了眨

眼。

“东大福晋!前头是山崖……”

全身乏力,我痛苦的伏在马背上,低吟:“多谢。”

杨古利目光炯炯的瞥了我一眼,我的身份对于八旗高层将领而言是个心照不宣的秘密,然而带同福晋

随征之举,毕竟还是得不到他们由衷的认可。私底下,他们必然认定皇太极此举荒唐。

杨古利脸上毫无遮拦的露出轻视的神气,我不由气恼起来——我若是没病,自然也能上阵杀敌,未必

就比他和他手底下的那些士兵逊色。

“我差人护送福晋回营吧。”他左右环顾,“这会子火势已经减了……”

“呕!”我捂嘴干呕,难受的伏在马背上。

杨古利打量着我,颇为无奈的摇头。

咻地声,一枝利箭插着我的头顶飞过,若非我恰好俯身干呕,指不定这箭已将我的咽喉射个对穿。

我条件反射的去摸随身佩刀,紧张之余手指竟是微微发颤。杨古利不愧是身经百战的大将,面对箭如

飞蝗般的突袭,兀自镇定自若的指挥得当。

“咴——”我胯下的马匹身中一箭,箭翎微颤,殷红的鲜血顺着伤口滴滴嗒嗒的往下淌。

我眼前一晕,鼻端间嗅着那腥膻的血味,只觉得气血翻腾,一时左手把持不住缰绳,竟被发狂的马驹

狠狠撂下马来。

杨古利在我坠地前及时拉了我一把,这才使我摔得没预想的那么狼狈。

“谢谢……”

转眼间,身后的马匹接连挨了七八枝竹箭,在悲鸣惨嘶中轰然到底,浑身抽搐的闭目待死。

我心有余悸,又惊又怕,若非侥幸,此刻被射成蜂窝状,倒地不起的只怕就该是我,而非是一匹马!

“快走!”杨古利抄起我的胳膊,挥舞着手中的钢刀,替我挡开迎面射来的乱箭。他所率领的士兵将

挡在前面,井然有序的摆开阵势,与敌对峙。

“福晋!请上马!”杨古利的语气是不容置疑的,他让出自己的坐骑,硬托着我往马鞍上爬。

此情此景,似曾相识……我心有所动,才欲低头唤他一同上马,杨古利已不耐的叫道:“快走!”反

手拿刀背用力砸在马臀后。

我被动的纵马疾驰两步,忍不住担心的回头瞧他。

只见一片乱石之间,大清与朝鲜的士兵已混作一团,厮杀得难解难分。年过六旬的杨古利手持长刀,

徒步杀敌,英勇不减当年……

杨古利……舒穆禄杨古利……

脑海里离奇的浮现出三十年前那段尘封许久的记忆。

乌竭岩之战!那个奋勇杀退乌拉敌兵的杨古利!那个把马让给我逃命的杨古利!那个一刀砍下乌拉大

将首级的杨古利……

眼角模糊的瞥到一抹鬼祟的身影,我心头狂跳,凄厉的脱口尖叫:“小心——”

“砰——”伴随着我的喊叫声,杨古利徐徐转过身来,黄色的铠甲被鲜血染红,他的胸口犹如绽开一

朵无比诡异娇艳的红花。

藏身岩石后的朝鲜小兵见偷袭得逞,高举着手里的鸟铳兴奋的大喊:“我射中他了!我射中他了!正

黄旗的……是大清皇帝!我射中大清皇帝了……”

杨古利满脸错愕与不甘,我神魂俱飞,从马上狼狈的翻下,踉踉跄跄的奔向他。

杨古利……

“……杨古利,你打仗很厉害吧……”

双臂微张,寒风将他花白的发丝吹乱,在我距离他还有一丈远时,这个身经百战,顽强如铁的汉子嘴

里狂喷出一口血雾,仰面倒下。

正黄旗的士兵及时冲上去抱住了他。

满脸血污,他的眼瞪得大大的,僵硬的五指仍是将手中的钢刀扣得极紧。

“……格格,请上马……”

“……杨古利,你打仗很厉害吧?”

“……那是自然……”

“……爷是建州舒穆禄杨古利……”

杨古利……

眼前猛地一黑,我险险摔倒在他身上,一时血气上涌,只觉得刹那间胸腔中迸发出难言的悲愤与凄凉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我失去理智的从他手里掰下那柄钢刀,发疯般的冲了出去。

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脑袋嗡嗡直响,仿佛有无数个嘈杂的声音在怒吼,胸臆难舒,我需要发泄!

需要……泄恨!

“住手!”有人在我耳边厉吼一声,掌心骤然作痛,钢刀被人硬生生的夺走。

我怅然若失,模糊间一张帅气的脸孔跳入眼帘,紧张而又担忧的抱紧了我:“阿步!不要这样……不

要怕,有我在,没事的……你不要怕……”

“哥,你疯啦?”多铎压抑着嗓子,焦急的喊,“那么多人在看,她是皇上的女人……是关雎宫宸妃

,不是你能碰得的……”

“滚开!”多尔衮怒喝一声,“我在做什么我心里清楚,这点分寸不用你老来提醒我!”

“哥!你真的疯了!难道打下长山,不分昼夜的提前赶到这里,就只为了这个女人……”

眩晕,意识在困顿中渐渐迷失。

皇太极,杨古利死了!

我好怕!好怕……

你在哪儿?快来救我,求你回来,不要离开我……

我需要你,皇太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