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6、条件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册封后妃之后,宫里开始忙碌着制定后妃的礼服、仪仗等等事宜,然而我随即发现,宫中人人都很忙

碌,唯独我一个,真如多尔衮所言,是最最得闲之人,彻彻底底的成了甩手掌柜。

我虽然位列哲哲之下,又是最得宠的一个,然而我实在性子懒散,对这些不大上心。再加上皇太极有

意庇护,哲哲也不敢太过支使我干活,只得任由我逍遥快活。

所以,在这个宫中人人忙得人仰马翻的当口,我却凭借着皇太极的御赐信牌,在皇宫内外来去自由,

畅通无阻。

朝鲜那边的局势已经正式扯破脸,朝鲜国王抵死抗命,据探子回报,朝鲜境内正积极备战,反清情绪

高涨。

我十分清楚这场仗,等皇太极把国内的一些琐事都理清了,便会立即发动,以他骁勇善战之能,必然

会御驾亲征。这将是大清建国后,大清皇帝的第一次御驾亲征,气势和规模自然无可比拟。

济尓哈朗的政务开始繁忙起来,即便我出宫去城郊别院,也难得再碰见他一回。这大半月下来收效甚

微,我不禁有些气馁。

八月初二这日照例换了便装,骑马出城,才出西门没跑几分钟路程,忽见半道上拦了一匹黑马,马鞍

辔头一应齐全,空荡荡的道上却不见有半点人迹。道旁的树林郁郁苍苍,秋日的阳光顶在头上,雾茫茫的

透着一种惨淡的味道。

我勒马驻足,脚踩着马蹬立起身子左右观望了半天,始终未见有人出来。

马是好马,体形彪悍,马腿修长有力,绝对是匹精练的千里宝驹。鞍亦是好鞍,上等的缂丝蒙在牛皮

之外,金线绣了蛟龙腾云的图案。

我眼皮微微一跳,这样的装饰,绝非常人可配。我开始不安起来,正欲勒缰调转马首,忽然远处传来

一声响亮的唿哨,面前的黑马腾腾腾的开始慢跑起来。我的坐骑浮躁的踏着马蹄,竟然踩着小碎步,不紧

不慢的跟上了它。

“嗬!”我蹙眉轻叱,试图将马强行拉回来,可是它根本不听我的,仍旧跟着那黑马前行。

抓缰的手心勒得生疼,然而却是无济于事。

没过多久,眼前的路出现岔道,黑马很自然的往右侧拐去,我的坐骑也随即跟了上去。我怒不可遏的

挥动马鞭,在马臀上狠狠抽了两鞭。马儿吃痛,咴地声长嘶,终于不甘的调转方向。

马首方转,忽然脑后生风,我猛地警觉,随手抓起鞍侧的长刀,连刀带鞘的往后挥去。

“当!”兵刃相交,发出一声清脆的震动,余音缭绕。

受力并不重,显然对方下手时已留余力,意在试探。

我勒马转身,一半惊讶一半震怒:“是你?!你搞什么鬼?”

他笑嘻嘻的抱刀入怀,懒懒的神态,漫不经心的睨视我:“东大福晋真是贵人多忘事,你说我找你为

何?”

我沉下脸来:“睿亲王!”

“在!”多尔衮恬着笑脸走近,看似无心的伸手拢住我的马辔,轻轻拍了拍马头,“东大福晋的骑术

不赖!貌似骑射也很了得?”

我面上一红,不由想起在西喇珠尔格狩猎黄羊时,被他半道阻挠,乃至其后还被他强吻侵扰。

“你到底想怎样?”

“不想怎样!”他缓缓收敛笑意,沉稳而平静,那样带着一本正经的表情是令我最最发怵的。果然不

等我再置一词,他径直翻身上马,稳稳的坐到了我身后。

我惶然失措。

“不必这么紧张吧?”他自嘲的哂笑,熟练的纵马往右侧的岔道拐去。

“去哪?”

“好地方。”顿了顿,爽朗的笑声从头顶洒下,“我会证明给你看,我比济尓哈朗强百倍!”

一句话冲到嘴边终是咽下,半晌,随着马步的颠动,我突然想起一事,调侃的笑道:“你曾言,不可

与皇上的女人不清不楚,如今你食言而肥,小心将来后悔。”

皇太极虽然从不过问我出宫上哪,可既然连多尔衮都能打探到的事情,没道理他会不清楚我在干什么

如果多尔衮此刻执意要带我离开,必然也同样瞒不住皇太极。

身后的多尔衮未置一词,却猛地抢过我手里的马鞭,“啪”地声,狠狠的朝马臀上抽了一鞭。

“我跟你不清不楚了么?”他的声音冷峻而严厉,“东大福晋,你未免高看了自己!”

多尔衮与济尓哈朗是不一样的,他可以在前一刻嘻嘻哈哈,没心没肺的胡闹,而在后一秒翻脸无情,

六亲不认。

与他对练刀法,简直比上战场与敌厮杀更令人寒毛凛立。

一个下午折腾下来,我已是精疲力竭,回程的路上双手打颤,险些连缰绳都抓握不住。

多尔衮对此嗤之以鼻,临走定下十日后再见之约。

而我却是累得够呛,就连晚上做梦也是喊打喊杀。

过得几日,我突然发现皇太极腰上有一大块紫瘀,仔细一看,除了腰上,他的胸口、大腿亦是斑斑点

点。

我脱口问道:“这是和人打架了?”

小时候见他身上瘀青,必然是和兄弟动粗磕碰了,可如今他已贵为九五至尊,难不成还有人敢对他不

敬?

他嘴角抽了下,神情古怪的盯着我,最后化作一声叹息:“别太拼命了。”

“啊?”

“我上朝去了,你……唉。”眼神温柔如水,又怜又爱,他最后却只是低头在我唇角印下一吻,在我

的懵懂不解中匆匆离去。

这日乃是初六,皇太极特派遣内秘书院大学士范文程举行祭孔大典。满人时常举行拜祭仪式,这原不

新鲜,可这次祭拜孔子的典礼却是十成十的仿自汉制,也算是大清的首创之举。

四天后,朝上突然传出豪格与岳托二人酒醉妄言,埋怨圣上杀戮莽古济一族时累己甚多。作为莽古济

的女婿,他们两人发泄了一肚子的牢骚,却不料被人弹劾告讦。于是,皇太极以此为罪,将二人降为多罗

贝勒。

终于到了八月十二,我原还在犹豫要不要赴约,没想到早朝散罢,居然传来睿亲王多尔衮、豫亲王多

铎、多罗贝勒岳托以及豪格,受命率军征明的消息。

我扶着门框站了会儿,远远的见仪仗队穿堂而入,皇太极龙行虎步,气宇轩昂的跨出翔凤楼。我略一

闪身,缩进房内,一颗心紧张得怦怦直跳。

他还是知道的!

什么事都瞒不了他!

仪仗的乐声在门口停了下来,随着死寂般的沉闷,房门缓缓推开。

“喀”一只靴子踏了进来。

“你在门后做什么?”他吃了一惊。

我软弱的靠在门柱上,声音小小的,闷闷的:“你早知道了?难不成一直在瞧我的笑话?”

“悠然……”

“你早知我的心意,为何始终默不作声?”我倏地抬起头来,故意扯高了嗓门大叫,“这个笑话看得

很过瘾,很好笑,是不是?”

“悠然!不是的……”他伸手拉我,我用力一甩,挣开他的手,怒气冲冲的跑进北屋。

乌央和一干小宫女全都吓傻了眼,皇太极略一挥手,她们一个个噤若寒蝉的缩着头溜了出去。

“悠然!”

我坐在炕沿上,顺手从针黹盒里摸了把剪刀,恶狠狠的把刀尖往炕桌上戳。

“悠然……”

“啪”地声,我把剪刀往桌上一拍,倏然回头,不等他开口,抢先说道,“好,我原谅你!但是你要

答应我一件事!”

皇太极完全呆住,有些琢磨不透我的一番作为。

好半晌,他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嘴角似有似无的扯出一抹笑意。我被他盯得心里发虚,忙瞥开眼去,

闷道:“怎么样啊,爽快些,到底答不答应?”

“如果要我陪你练习刀法,我只恐自己狠不下心,济尓哈朗尚且不能胜任,只怕我更会舍不得见你有

丝毫损伤。有道是,事不关己,关己则乱。”他微微叹息,挨着我坐下,“如果要我带你去朝鲜……”

我的心顿时高高悬了起来。

“不可以吗?”我急切的抬起眼睑。

“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啊?”我原是以此要挟,要他答应我一件事,怎么几句话被他随便一说,情势居然完全扭转,变成

我得答应他的条件了?

“什……什么事?”我不争气的询问。

一根修长的食指点在我的鼻端上,皇太极戏谑的微笑,带着三分玩笑,三分认真,三分严厉,以及最

后的一分警告,他徐徐启口:“以后不许再与十四私下见面。”

咕咚一声,我强咽下一大口唾沫。

这样的皇太极,浑身散发着帝王凛冽的威严与冷酷,叫人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种心颤的惧悸。

“这是……圣旨么?”我哑声。

“不是。”他伸手抚摸着我的鬓角,目光逐渐放柔,“我永远不会用圣旨来强压于你。悠然,你是我

的妻子,而我,只是一个嫉妒成狂的丈夫。”

我噗哧一笑,心里的惧意消散。我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充满柔情的笑道:“是,遵命,夫君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