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5、册封(上)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六月底整个皇宫开始大肆粉修,听说皇太极和范文程等人商量,要仿北京紫禁城的样式把各个殿阁都

定下名称来,到时候各殿门头上都需挂置满汉文字的额匾。

我这段时间正为了习武的事情忙得不亦乐乎,加上我早已表明不愿做后宫之主,是以这种装修整顿的

事,乐得全权丢给哲哲去伤脑筋。

哲哲得了便宜,自然也就对我宫里宫外进进出出的行为,睁一眼闭一眼的不加干涉过问,大家彼此相

安无事,各取所需,其乐融融。

这日午睡起身,懒洋洋的歪在榻上,擦拭着佩刀。乌央进屋替我整理房间,忽然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主子明天打算穿哪件衣裳?我瞧着前几日新做的颜色都太素了些……”

“什么?”我没听明白。

乌央奇怪的看着我,过了会儿,慢慢张大了嘴:“难道……主子您居然不知道?”

“我应该知道什么?”

“明儿个是后宫福晋册封典礼!”

“哦。”我淡淡的应了声,隔了三四秒,猛地想到济尓哈朗昨天分手时曾说,打明儿起我就该忙得抽

不开身了。

难道指的就是这个?

“随便吧,我记得我不是有件大红色的……”

“不是吧,主子。”乌央耐心的解释,“明儿封后大典,您就打算穿旧衣裳呀?”

我不在意的点点头,没太在意乌央的抱怨。最近忙得有点晕头转向,压根儿就顾不上过问宫里头的这

些琐碎事情。不过皇太极也是,好歹提前跟我知会一声啊,万一明早我要傻傻的仍是出了宫去,那该如何

是好?

于是想着等晚上皇太极回来好好“兴师问罪”一番,可没想他竟是一宿留在翔凤楼的书房未归。

第二日七月初十是吉日,大清早我便被乌央喊了起来,梳洗妥贴,仍是挑了那件半新不旧的大红鸾凤

袷袍,才穿上身还没顾得上照镜子,门外便响起娜木钟的笑声。

“哟,这副打扮真俊哪,都快赛过新娘子了!”她装束也是简单,身上是件淡蓝色的长袍,外头套了

件宝蓝色镶边坎肩。她肤色原本偏暗,可是这会子和她一比,我就好像是刚从赤道跑回来的一样。

这个样子如果也算俊的话,那我可实在找不出丑的来了。

少时与娜木钟一同出门,只见院子里已经站了好些妃子,我素来与她们交往不深,这些人里头只能报

得出名字,却不熟识其禀性。

布木布泰一身桃红色袷衣,衣襟上绣着金丝彩凤,十分抢眼,愈发衬托得她肤色细腻,滑若凝脂。

“西宫福晋的这身行头怕是颇费手艺啊!”娜木钟啧啧称赞。

布木布泰笑而不答。

颜扎氏在一旁笑道:“那是她丫头手巧,宫里头论起针黹来,怕没一个能及得上苏墨尔的……”我走

上两步,颜扎氏住了嘴,目光掠过我,掩唇轻笑,“啊,福晋屋里的乌央也是不错的。”

我看了一圈五彩缤纷的穿着,想着原先公司里统一的员工制服,不由起了个坏心眼,笑道:“既然苏

墨尔有这个能耐,倒不如让她费费心,替咱们裁制一套统一的礼服出来。”

“奴才不敢放肆!奴才拙劣愚笨,让福晋见笑了。”清越的声音,如同山中的泉水溅落,叮咚有声。

“没有敢与不敢的……”我向来知道苏墨尔素来聪慧,勤奋好学,心灵手巧不说,在待人接物上头也

是落落大方,一点没有寻常宫女的那种阿谀奉承,扭捏作态。

我对这丫头一直存有几分好感的,只可惜她是布木布泰的陪嫁丫头,也算是布木布泰的心腹。

哲哲这会子人已不在后宫,这群叽叽喳喳的女人里头,论起身份尊卑,自然以布木布泰这个西宫福晋

为大。

当下在礼官的带领下,我们这一干人分拨站了两排,由我和布木布泰领头,浩浩荡荡的往金銮殿行去

入殿之前,先得在门口等候,我闲着无聊,左右张望了会儿,果见门头上新添了块匾额,金灿灿的用

满汉字体分别写了“崇政殿”三个大字,满文在左,汉文在右。

一时钟鼓之乐响起,诸位和硕亲王、多罗郡王、固山贝子、文武官员分左右两队从大殿侧门入内。

赞礼官嘹亮的声音响起:“恭请诸位福晋入殿!”

布木布泰稍稍一让,眼神示意竟是让我先行,我颔首微笑,也不与她客气,姗姗往前。

入得殿中,只见蟠龙柱前,香雾缭绕,殿中大堂摆放一张檀木案几,哲哲身着华贵衣着,珠光宝气,

安然娴静的跪在案后。

皇太极就端坐在龙舆之上,目光落在我身上时,微微一怔,上身前倾,竟是几欲站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