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4、习武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崇德元年四月十二,皇太极称帝的第二日,追尊始祖为泽王,高祖为庆王,曾祖为昌王,祖为福王。

尊努尔哈赤谥号武皇帝,庙号太祖,陵曰福陵;尊孟古姐姐谥号武皇后。追封族祖礼敦巴图鲁为武功郡王

,追封功臣费英东为直义公,额亦都为弘毅公。

四月十五,遣返朝鲜使臣罗德宪、李廓二人,勒令朝鲜国王交出人质,否则兵临朝鲜。

四月廿三,论功封王,敕封大贝勒代善为和硕兄礼亲王,济尔哈朗为和硕郑亲王,多尔衮为和硕睿亲

王,多铎为和硕豫亲王,豪格为和硕肃亲王,岳托为和硕成亲王,阿济格为多罗武英郡王,杜度为多罗安

平贝勒,阿巴泰为多罗饶馀贝勒。

蒙古贝勒当中,科尔沁巴达礼为和硕土谢图亲王,吴克善为和硕卓礼克图亲王,额哲为和硕亲王,布

塔齐为多罗札萨克图郡王,满珠习礼为多罗巴图鲁郡王,衮出斯巴图鲁为多罗达尔汉郡王,孙杜棱为多罗

杜棱郡王,班第为多罗郡王,孔果尔为冰图王,东为多罗达尔汉戴青,俄木布为多罗达尔汉卓礼克图,古

鲁思辖布为多罗杜棱,单把为达尔汉,耿格尔为多罗贝勒。

除此之外,还破格封赏三位汉姓亲王,封孔有德为恭顺王,耿仲明为怀顺王,尚可喜为智顺王。

联想到这三个汉姓番王在康熙年间的遭遇,我唯有叹息,历史的齿轮一点点照着它原有的轨道和痕迹

滑过。我这粒无意之中遗落在逆转时空中的矽砂,早已无心去过问那许许多多的前因后果,我唯一企盼的

只是与皇太极相爱白首,厮守终身。

五月初八,久病不愈的萨哈廉凄然病故,皇太极似乎颇受感触,竟因此辍朝三日。

这日待他出门去萨哈廉府邸后,我在屋里闷得难受,便取了长刀径直出门。

我嫌后宫庭院那巴掌大的地方太没遮拦,若是在这演练,只怕会立即招来一堆女人的侧目与口舌。当

下凭腰牌顺畅的出了翔凤楼,在皇宫内找了处僻静的所在专心练刀。

业精于勤荒于嬉,这句话果然说的精辟。这几年不握刀柄,身法使将起来竟是僵硬不少,我苦笑连连

,难道是我年纪大了,行动不够灵活了?

天哪,我也不过才二十八岁而已啊!

“嗳!”一个转身,竟是不小心闪到了腰,我痛呼连连。

乌央吓白的脸,一个劲的劝我:“主子,您歇歇吧!天热当心暑气过重。”

我连连摆手:“口渴啦,你回去给我弄些水来吧!”她犹豫的左右扫视,我知她心事,忙道,“皇宫

重地,哪会有什么闲人骚扰不成?更何况……”我将刀刃虚劈,“哪个不要命的敢来惹我?”

乌央噗哧一笑,释然道:“那主子也歇歇,别累着,奴才去去便回。”

我笑吟吟的看她离开,待她身影最终消失在树丛之后,猛地转过头来,戏谑的道:“郑亲王也该瞧够

笑话了吧?”

回廊那头闷笑一声,身长挺拔的济尓哈朗慢悠悠的踱了出来,我瞧他气色红润,显得精神颇佳,不禁

大感欣慰。

“今儿怎么有空来宫里?”我斜眼瞧他。

他双手环抱,懒洋洋的靠在廊柱上,不答反问:“你的刀法生疏了许多,看样子这两年皇上待你甚好

……”

我将钢刀归鞘,走近他。

济尓哈朗从不多说废话,他既然这么说,必然还有下文。

“福晋……”

“叫我阿步!”我恶狠狠的打断他。

他耸了耸肩膀,无所谓的答:“叫什么不还都是你?”

我有些发怔,失去了乌塔娜的济尓哈朗,总觉得把某些东西也一并丢失了。

“好吧,长话短说。”他从廊柱上离开,笔挺的站直身子,神情有些肃然,仿佛又回到那个向我宣读

军令状时凛然气势的镶蓝旗旗主。

而今……他已是和硕郑亲王。

“皇上一心仿汉制,不止开恩科、设六部,如今更是称帝封王,接下来还会做什么你也应该猜得到。

我慢慢颔首。

“我们满人和蒙古人一样,例来都是一夫多妻,祖辈代代传承至今,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但是皇上

说要废了这样的规矩,学那汉人一夫一妻,原先按例可以有三位汗王福晋,以后不仅宫里会只有一位国君

福晋,就连才封的和硕亲王、多罗郡王、多罗贝勒、甚至朝中百官都只能从诸多妻子中选一个出来接受封

号,其余的被降为少福晋,要按这样的法子,少福晋什么的实则也就和妾室没什么区别了。看那日称帝大

殿上皇上的举止,揣摩皇上的心意,这独一份的国君福晋之位必然非你莫属。看你的样子好像不是太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