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1、起誓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皇太极最终没取代善的性命,甚至还把他受罚的十牛录人口和萨哈廉受罚的两牛录人口一并归还,大

和硕贝勒的名号也继续保留,只是略惩小戒的罚了银两马匹充数。

这场冷战过程激烈凶险至极,最后却是不了了之,代善平安无事。然而这场冷战余波却未就此平息,

莽古济所属的正蓝旗受到严重打击,就在三格格被降庶人的第八天,天聪九年十月初二深夜,莽古济的同

胞兄弟,正蓝旗旗主十贝勒德格类在家中猝死暴毙,他的死状居然同三年前的莽古尔泰如出一辙。

对于这种隐讳之事大家彼此心照不宣,礼部承政萨哈廉照例发丧,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丝毫没

看出有任何的不妥。

十月十三,清早起床,我瞥见暖阁窗下的炕桌上,用一块玛瑙红玉蟠龙镇纸压着一张雪白的宣纸,走

近一看,上头用楷书龙飞凤舞的写着四个汉字——满汉一家。

我拿起纸张细细端详,只觉得这笔墨力透纸背,磅礴之气跃然纸上。

正心有戚戚焉,忽见乌央喘吁吁的跑了进来,双靥透着潮红:“主……主子!快,快去翔凤楼!”

我诧异的瞅了她一眼:“做什么?”

乌央兴奋道:“方才大汗在殿上宣旨,昭告天下,将女真族名改为‘满洲’,以后自称为满洲国汗…

…”

手一松,薄薄的纸张轻飘飘的落地,那样的白底黑字清晰可辨。

“呵呵……呵……”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啊!

满洲……满清……满汉一家!

“主子,您怎么啦?中宫福晋她们都赶着往翔凤楼去了。”

“知道了。”我弯腰拣起那张纸笺,沉闷多日的心情豁然开朗,我含笑取了桌上的狼毫笔,蘸着半干

的墨汁,在“满汉一家”边上的空白处工工整整的补了两个字——大清。

“哈哈!”我扔掉毛笔,开怀大笑,不顾乌央见鬼似的表情,攀住她的肩膀直到笑出了眼泪。

满洲——满族!

大清——清朝!

终于要来临了……我的皇太极,终于向着开国称帝的目标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

他会成为大清开国第一帝!

他会——名垂“清”史!

天聪九年十一月,皇太极命额哲奉母苏泰居孙岛习尔哈。

十二月初,诸位贝勒、大臣因做出决议,派遣文馆巴克什希福、刚林、罗硕、礼部启心郎祁充额四人

为代表,向皇太极递交奏折,曰:“今察哈尔林丹之子额尔克孔果尔额哲及部众悉数归降,又获历代帝王

争夺之传国玉玺,天助我国之象实可见矣。今请仰体天眷,早定尊号。”

折子递上来当天,皇太极便明言拒绝,随手将奏折搁在翔凤楼书房的桌子上。众人以为这位满洲国汗

故伎重施,再现当年称汗时的欲擒故纵之计,于是纷纷再次上奏恳请皇太极定号称帝,皇太极仍是不允,

众人大惑不解。

这一日趁着兴致好,我带着三格格、四格格、五格格、六格格、七格格并一大群乳母嬷嬷、宫女太监

在翔凤楼外的空地上堆雪人,打雪仗。

正玩得不亦乐乎,忽然围在身边的奴才们自动闪开一条道,我眯眼望去,却见萨哈廉正急匆匆的走了

过来,我眼尖,一眼便辨出他夹在腋下的深色薄子乃是本奏折。

萨哈廉想不到我敢公然带人出后宫到翔凤楼外玩耍,愣了下,站在原地似乎在踌躇着到底该上前行礼

,还是该假装未见。

我“噗哧”一笑,不等他抉择,先行招呼道:“萨哈廉贝勒若是来递折子的,还是请直接拿回去吧。

萨哈廉脸色蜡黄,神容憔悴,似乎身体抱恙,有病在身。

他先是眉头一皱,张嘴却是欲言又止。

我知他这是对我干涉朝政之事反感,于是也不以为意,喝令乳母嬷嬷们带着各自的格格,先行回后宫

去。

“快过年了呀。”我懒洋洋的抬头望天,天空碧蓝透亮,几缕白丝状的云彩横跨整个皇宫上空,“萨

哈廉贝勒真是公事繁忙啊。”

萨哈廉眼眸一亮,似乎终于省悟到了什么,干涸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几分亲热和讨好来:“应当的

,为大汗分忧,乃我辈应尽的职责。”

我淡淡一笑,他肯俯就接我的话茬,可见也是个聪明人。

“这折子……”他闷咳两声,顺势将折子递向我。

我并未伸手去接,反而侧身避过,半真半假的笑道:“朝政之事,我可不懂。”装出一副天真的单纯

样,反问他,“倒要请教贝勒爷,这折子都是什么人递的呀?我见大汗每每把这样的折子丢在书案上,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