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4、劝纳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到得月底,有线报传回,察哈尔林丹巴图鲁汗病故!这位少年登位,雄心勃勃的想如同努尔哈赤统一女真那样统一全蒙古的男子,最终在大草滩郁郁而终,终年四十二岁。

林丹死后,汗位由额哲继承,据闻喀尔喀却图台吉已率领他的人马离开,转入青海。林丹遗留部众除一部分跟随苏泰母子由大草滩返回鄂尔多斯外,其余人均作鸟兽散,大部分就和高尔土门福晋、窦土门福晋一样,陆陆续续的辗转投靠了大金。

林丹的叔父毛祁他特最终也未在科尔沁久留,我不清楚他和科尔沁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他最终到底还是明智的选择了皇太极。

许是这几日日有所思,到得夜晚我竟接连数日频频梦见多罗福晋苏泰、囊囊福晋娜木钟、还有伯奇福晋、泰松格格、淑济格格、托雅格格……梦里颠倒,众相凌乱,搅得我白天醒着时脑子也是迷迷糊糊的,不甚清醒。

囊囊福晋……她应该已经分娩了吧?那个曾经被视为能带来吉兆的婴儿,没曾想最后的命运竟是一出生就失去了父亲。

我在屏风后长吁短叹,额角太阳穴上隐隐胀痛,我用大拇指轻轻按着,没揉上几下,就听代善的声音不紧不慢的响起:“林丹之妻窦土门福晋,乃上天所赐,大汗宜娶之……”

我惊异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代善……他刚才在说什么?

“我不宜纳此福晋,把她配予家室不睦的贝勒吧。”皇太极淡淡的拒绝。

“大汗!窦土门福晋乃上天所赐,大汗若不纳娶,恐违天意。”

“天意?”皇太极冷笑,“因何见得是上天所赐?”

“大汗难道忘了,三个月之前,雌雉西来,夜入御帐,这难道不是上天谕之吉兆?”

“呵……”皇太极猛地畅然笑起,殿上众人许是从未见他们的汗王如此真心实意的欢笑过,不禁一齐愣住了。

我在屏风后苦笑连连,此时皇太极心里想的可与代善他们想的差了十万八千里远。

蒙古风俗与女真风俗大致差不多,但是蒙古女子的待遇可比女真女人强百倍,蒙古女子若是丧夫,有继承丈夫财产的权力。但是在这个男权强盛的时代,女人又不得不依附男人而活,那么等到这个寡妇再嫁时,前夫留下的财产将成为她最好的嫁妆。

如今既要合理的继承林丹的财产和部民,又要让这些部民心悦诚服的归顺大金,最好的办法就是娶了林丹的福晋。

如果仅从政治面考虑,代善的提议确实不失为最最稳妥的好办法。

“大汗非好色多纳妻妾之辈……若是大汗真如古代暴君那般,荒淫无度,贪恋女色,我等不仅不会劝纳,必当极力劝阻……然而我大金国汗修德行义,允符天道,受天眷佑。汗思所洽,凡兄弟臣民,咸安乐利,是以百姓拥戴,视汗如父!我时常在想,不知该用什么办法使大金国库充盈,治臻殷富……”

“你……”

皇太极气噎,代善浑然未觉,仍是诚心劝谏:“汗若富裕,则国民康乐,汗若贫乏,则国民受苦。我今日所言,若心与口违,必得天谴!大汗若娶窦土门福晋,则民心慰悦,若不娶,则民心怨甚……”

“代善!你大胆!”砰地声,皇太极拍案而立,手指着阶下的二哥,暴怒,“你这是在威胁我么?”

代善惊讶的看着皇太极,不明所以,阶下众人亦是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

“不敢!但我不明白……”

“你不明白?”皇太极冷笑,“难道我就一定得听你的,娶了那个寡妇不可么?我要娶什么样的女人,我自己难道不比你更明白!”

我在屏风后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皇太极的小性子果然又发作了,好像……每次事情摊到代善或者我的头上,皇太极就会失去冷静。

“大汗息怒!”一时间帐内所有部将齐刷刷的跪地,“我等以为大贝勒所言无有不妥!大汗请三思!”

皇太极沉默不语,透过缝隙,我清楚的看到他死死捏紧的拳头,骨节凸起,泛成一片灰白。

死水般的沉寂!除了细微的呼吸声,帐内静得听不到任何声音,众人仰望着头,期待的看着皇太极,等待着他的答复。

冷静啊,皇太极!拜托你冷静一点!

我在心里默默祈祷,焦急的扒着屏风,恨不能冲出去劝阻他的冲动,抚平他的愤怒。

“此事……容后再议。”终于,嘶哑的声音缓缓响起,皇太极挥了挥手,“你们先退下吧。”他跌坐回椅子,整个人像泄气的皮球,瘫软的倒在座位上。

总算没有再起冲突,我松了口气,等人走光了,从屏风后绕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