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6、相认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五月的气温渐渐转热,我狼狈的从科尔沁逃出来,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逛荡了七八天,到最后连我自

己都搞不清自己所处的确切方位。

就这么拖拖拉拉,在我精疲力竭的时候,终于让我遇上一户蒙古牧民。这一家十余口人,正拖儿带女

的慌慌张张的往西赶。我向他们略一打听,很惊讶的发现他们这家子居然是从归化城内逃出来的,据说是

大金国八旗兵又打过来了,而且前哨大军已经出了沙岭……

我又惊又喜,盼了两年,熬了两年,终于还是让我等到了。

一路难以抑制兴奋的快马加鞭,这时已是五月廿三,越往东走,逃难的蒙古人越多,沿途不时会碰上

成群结队的驼马车队。打听东边最新的战事动向,竟是大金国天聪汗亲征,后路兵马已出上榆林口,正在

横渡辽河。

我激动难耐,一颗心早飞向辽河,恨不能立时三刻飞马闯进大金军队中去。我马不停蹄的连续赶了五

天,在大多数人向西奔逃的危机时刻,我却反向孤身一人赶到了萧条冷索的归化城。

五月廿九,这日天刚蒙蒙亮,我便出了归化城往东赶,到得傍晚时分,赫然在纳里特纳河遇见了大金

军纛,军营就驻扎在河边。入夜闷热,来回穿梭的八旗巡逻士兵整齐划一的踏着坚定的步伐。

那瞬间,我几乎忘记了呼吸,只能听到自己如雷的心跳声将我的耳膜震痛。

回来了……我终于再次见到了大金国的军营!

乌压压的帐篷,一顶连着一顶,仿佛永远望不到边际的苍茫草原。旌旗在晚风中猎猎作响。我用力深

吸一口气,然后慢慢的、一点点的将胸腔内浑浊的郁闷吐尽。回身将马鞍上的刀箭取下,负在腰背上,我

绕到马后,咬牙在马臀上使劲踹了一脚。

马儿受惊失措,咴呖呖的一声长嘶,疯狂的尥着蹶冲进军营。

原本井然有序的军营顿时像被炸开了锅,呼叫声、喝斥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我趁乱猫腰闪入黑幕之中

,在一座又一座的帐篷间隙寻找皇太极的黄幄金帐。

鸣金示警声此起彼伏,我低着头飞快的步行,在经过一座马厩时,却被一阵熟悉的哧哧声吸引住。黯

淡幽冷的月光下,一匹雪白的战马一边甩着鬃毛一边打着响鼻,忽闪的大眼睛警惕的瞪着我,一只前蹄不

断的在地上刨土……如果不是有缰绳栓着,说不准它已怒气腾腾的向我撞了过来。

我又惊又喜,颤抖的伸出手去:“嘘……别叫,是我……小白,小白……”念了几遍它的名字,激动

难抑的流下泪来。

小白只是不理,瞪大眼睛恶狠狠的仇视我,刨地的动作越来越不耐烦,晃动的脑袋时不时的扯动缰绳

,拉得临时搭救的草棚顶上簌簌的落下一层稻草。

我心里凉了半截,直觉得脊梁骨有股冷气直冲到头顶,令我手足发颤。

它不认得我了!不认得……

我捂着嘴倒退,泪流满面。我已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我”……不再是布喜娅玛拉,不再是东哥,也不

再是那个扎鲁特博尔济吉特步悠然!我现在是我自己,是一个活生生的步悠然……可是,这里没人再认得

我,没人认得我这个货真价实的步悠然!

啊……我惨然跌倒,回来了又能怎样?

皇太极……皇太极还不是一样会不认得我?!我现在这个模样算什么?我到底算什么呢?

心如刀割!

小白突然放声嘶叫,我震骇得从地上弹跳起来,抢在脚步声聚集前,慌慌张张的躲到了一座军帐之后

“去那边看看……”

“那里有动静……”

“好好找,别给放跑了……”

我咬紧牙关缩在角落瑟瑟发抖,心里仍为刚才小白视我如仇敌般的抵触情绪而隐隐作痛。侍卫们仓促

的交谈我明明听得一清二楚,脑子里也明明白白的知道,这个时候我必须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小白随

时可能会引颈嘶叫,引来更多的人。

可是……我迈不开步,一步也挪不动。

脚下仿佛重逾千斤!

浑浑噩噩的站直身,这一刻我明白了一个不得不面对的事实——即使我能突破千山万水的重重阻隔,

即使我能顺畅无碍的站到皇太极面前,相认……也未必如我想像的那般简单。

啪嚓!头顶突然劈下一道闪电,我茫然的抬头,黑如浓墨般的夜幕像是被划拉开一道破空子,就如同

我的心一样……

嗒!嗒……雨点子砸了下来,伴随着劈劈啪啪的声响,地面上迅速漫延开一汪水溏。我踩在水溏里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