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5、狩猎(上)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四月初一,征讨察哈尔的大军正式起行,由沈阳出发向西挺进。

第二日抵达辽河,时值辽河河水泛涨,除八旗亲贵贝勒乘船渡河外,其余将士皆靠凫水而过。因人马

众多,竟是耗时两天两夜才全数安然渡得河去。

之后沿途经都尔鼻、喀喇和硕、都尔白尔济、西拉木轮河等地,大军于四月十二抵达昭乌达,途中不

断有蒙古诸部贝勒率兵前来会师集合。

这其中包括喀喇沁、土默特部诸贝勒、喀喇车里克部的阿尔纳诺木车、伊苏忒部的噶尔马伊尔登巴图

鲁、扎鲁特部的内齐、敖汉部的班第额驸昂阿塔布囊、奈曼部的衮出斯巴图鲁、阿禄部的萨扬、巴林部的

塞特尔、科尔沁的奥巴等。

会师后的金兵与蒙古兵总数合计已超过十万余众,任我随征大小战役见识无数,这等规模声势浩大的

征剿,还是头一遭领略。由此亦可见皇太极这一次是当真铁了心,卯足劲要把察哈尔一网打尽,将林丹赶

尽杀绝,置之死地而后快。

四月廿二,大军过兴安岭,二十二天的行程已达一千二百多里。当夜驻扎都埒河时,镶黄旗中有两名

蒙古人偷马逃走,这之后再往西行进入察哈尔领地,竟是一个人影也瞧不见,想来问题必然出在那两名逃

走的蒙古人身上。

数日后这种猜想变成现实,据报林丹得知大军压境的消息,仓惶间率领部属十万余众,轻装弃辎西奔

库赫德尔苏,逃往归化城去了。

皇太极当即下令全力追击。五月初七至布龙图布喇克,四天后又追至枯橐,这一路大多是荒无人烟之

地,路线拉得过长,军中粮食的供应便跟不上,只能靠沿途不断打猎捕食兽肉充饥。

这日到了西喇珠尔格,但见遍野黄羊,数不胜数,当真好比天赐恩泽。

济尔哈朗告诉我,大汗下令在此暂停一日,命大军分两翼围猎,尽可能的捕杀黄羊,为今后的粮食作

储备。

我一听立马来了劲,这一个多月来除了睡觉就是赶路,就连吃饭填肚大多数时也都是在马上将就凑合

。这种日以继夜、枯燥单调的军旅生活,别说是接近皇太极,我就连正黄旗的营地边角都靠不到。

“我也去!”

济尔哈朗似乎早料到我的反应,嘴角弯起一道弧线:“弓能拉满么?”

我知道他在嘲笑我,不过我的心思早扑到围猎上去了,哪里还在乎他说些什么。只是兴致勃勃的取了

弓箭,作势拉弓,架势十足的说:“保证没问题!”

他嘴角抽动,似乎又想揶揄我,可最终话到嘴边却改了口:“到时射杀不到猎物,别沮丧得哭鼻子就

成。”

我嘻嘻一笑,完全没把他的戏言放在心上。

时值盛夏,骄阳似火,在这等空旷无边、毫无遮拦的大草原上,日晒更加胜于往夕。大多数的将士为

了抵挡酷热,仅穿了一件单薄马褂背心,更有甚者索性赤膊上阵。

大草原上一片热闹场面,我骑在马上兴奋难耐。济尔哈朗在边上不时拿眼偷倪我,我猜想他一定好奇

我见着那些不修边幅的男人竟能泰然处之,大大咧咧的视若未见,没有半分女儿家的害羞扭捏。

换作寻常古代女子,本着男女授受不亲的原则,不是当场吓晕过去,也会闭上眼仓惶失色,掉头逃跑

想到这里,我倏地扭头,冲济尔哈朗顽皮的眨眨眼。他正摆出一副看好戏的兴味之色,见此情景,顿

时大大一愣。我哈哈一笑,趁他愣神当口,一夹马腹,当先扬鞭冲了出去。

“阿步!不可乱跑……”

我哪里还会理会他在后头的叫嚷,这时偌大个草原上,各色旗幡飘动,八旗子弟混杂在一起,不分彼

此。如此良机,不好好把握抓紧,更待何时?

要在人山人海里找到皇太极的銮驾所在并不困难,难的是如何接近他。虽说只是围猎,然而身为一国

之君,皇太极身边除了庞大的侍卫军队外,还有一大批的亲贵大臣如影随形。

“欧——”疯狂的欢呼声从人海中响亮传出。

“一矢成双!”我身前有人大叫一声。没等我明白过来,周边的欢呼已是一浪高过一浪,如暴风席卷

般汇成一股排山倒海的惊人声势。

“大汗万岁!万岁!万万岁——”黑压压的人头忽地一矮,所有人跪下身去,就连骑在马上的人也不

约而同的跳下马背,跪倒在地。

混乱中我不知被谁猛地一拉胳膊,竟从鞍上斜斜滑下,踉踉跄跄的踩到草地上。

茫然……

隔了十多丈的距离,我清楚的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在一匹高头骏马上腾挪翻转,随着他干净利落的搭

弓射箭,每发一箭,奔腾的羊群中必有一只应声放倒。

箭无虚发。

骏马是大白,人影却是皇太极……真真切切,不是虚幻梦境!

眼眶一热,我身子微微颤慄,只觉得全身发烫,似乎有团烈火在我体内燃烧,让我脑袋里嗡嗡作响,

浑然忘却身在何处。

“五十六——五十七——”随着数字不断的累加,皇太极箭法如神,我看着他身影矫捷,纵马在大草

原上奔腾疾驰,当真说不出的英姿飒爽。

“五十八!”远处一头黄羊应声屈膝跪倒,皇太极收了弓箭,勒马回转。我下意识的往前踏了一步,

却在下一刻被密密麻麻的人墙给挡了回来。

十万兵卒中,我不过是个渺小的一粒细砂,在拥挤浩瀚的人群里如何才能吸引他的关注?

手指握拳,我翻身上马,勒马在外围一溜小跑。我寻思着今儿围猎,最后自然少不得要论功行赏,我

若能在狩猎中脱颖而出,不愁无法引得高层注目。

当下主意打定,凝目扫视,在遍野怆惶逃窜的羊群中搜索目标。身后响起阵阵吁呼声,我回眸一瞥,

见皇太极的御驾已移往汗帐,明黄色的华盖宝伞、正黄旗的蟠龙旌旗,在热辣辣的阳光下分外刺痛人的双

眼。

五十八!皇太极今日猎杀的数目乃是五十八只,我若是能超过这个数字,必然得御前赏赐。

虽然内心不免对这个庞大的数字阵阵发怵,但是围猎黄羊,比起上阵杀敌,以砍杀敌首数目之巨引起

皇太极的注意而言,实在要简单容易的多了。

想到这里,我已浑然抛开一切,不管这个任务有多难完成,机会有多渺茫,我都要抱着一线希望去试

上一试。

银牙交错,我僵硬的迫使自己扭过头来。右手手指从箭壶中缓缓抽出一枝羽箭,搭弓拉弦,双眼微眯

,咻地声竹箭脱手射出。

箭镞不偏不倚的射中一头黄羊的颈部,我心头大喜,耳听围观的人群中有好些人连连叫好,不禁愈发

精神大振。

策马缓缓奔行,我在颠簸的马背上再次搭箭拉弓。

“嗖——”箭再次射了出去。去势强劲,准度适当,我有自信这一箭定能一击而中。正要举弓欢呼,

谁知那箭枝在半道啪地被不知何处窜出的另一枝羽箭撞了一下,失去准头的落偏一旁,最后只斜斜的插入

土中。

而那只羊,却被另一枝箭射个正着。

一片轰然喝彩声中,我不禁动了怒气。放眼那么多的羊,为何独独要跟我抢功?

倏然转头瞪去,直把心中无比的厌恶和伤痛之情,一并发作在这凌厉的一眼怒视中。

目光在身侧那人脸上一睃,我的心突然狂颤抽搐,因为太过震骇,竟是吓得左手一滑,木弓失手落地

他就骑马立在我左后侧不足五米远的地方,大汗淋漓的光着膀子,手里张着弓弦,箭镞笔直的对准了

我的眉心。

嘴角勾起一道柔软的弧度,沉寂阴鸷的带出一抹笑意,微微眯起的眼眸中森冷的透出一股迫人寒气,

我背脊上阵阵发寒,脑袋仿佛轰地声被炸裂开。

我最不想,最不愿,也是最最害怕见到的人,竟然就这么突如其来的出现在我眼前!

心跳如雷,我张了张嘴,感觉太阳穴上突突跳了两下,也不知是惊吓过度,还是被烈日曝晒过头,眼

前竟然猛地一阵发黑,整个人软软的从马鞍上滑了下来。

左肩重重的砸在草地上,我闷哼一声,恍惚间有人用力抱起了我,然后脸部两颊被人用手指使劲捏住

,撬开紧闭的牙关。

略带温热暑气的清水被强行灌进我的嘴里,溅得我满脸都是。我来不及吞咽,水因此而呛进气管,呛

得我连连咳嗽。

我微微睁眼,视线所及,多尔衮脸部的轮廓模糊不清,似有双重叠影交错在一起,不停的在我眼前晃

动。我胸口憋闷,长长的吐了口气,感觉心脏跳动得太过厉害,手足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