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4、军令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三月二十,趁着春草未青前,皇太极终于决意第三次亲征察哈尔,遣使命蒙古喀喇沁、土默特、伊苏

特、扎噜特、翁牛特、喀喇齐哩克、巴林、科尔沁、阿噜科尔沁等部,十日后出兵随征,相约在昭乌达会

师。

虽然决定来得突然,可满朝文武却少有惊愕之色,皇太极对林丹的恨意深恶痛绝,稍能揣摩圣意之人

皆是一清二楚。

当日济尔哈朗回朝告知全家,此次西征他将随汗出征,沈阳则由阿巴泰台吉、杜度台吉等人留守。

乌塔娜虽然性情婉约柔顺,可骨子里却透着叶赫族人特有的刚毅,只是默默吩咐下人替丈夫备下从军

行囊。倒是那三位福晋,不是咋咋呼呼,大惊小怪,便是哭哭啼啼,没完没了。别说济尔哈朗嫌烦,就连

我见了,也是一个头比两个大,恨不得大军当晚便开拔出征,扫却耳边嘈扰。

“阿步,军令已下,明日我当整顿镶蓝旗将士,宣读大汗汗谕。你……”

我领悟其意,当即学男子礼仪甩袖单膝跪下:“镶蓝旗小卒阿步接听军令!”

济尔哈朗从箭袖内取了一卷黄帛出来,缓缓展开:“宣大金国汗谕——以察哈尔汗不道,故亲率大军

征讨,必先纪律严明,方能克敌制胜。八旗固山额真、梅勒额真、甲喇额真、牛录额真、以次相统,当严

行晓谕所属军士,一出国界,悉凛遵军法、整肃而行。若有喧哗者,除本人即予责惩外,该管将领,仍照

例治罪。大军启行之时,若有擅离大纛,一二人私行者,许执送本旗固山额真,罚私行人银三两,给与执

送之人。驻营时,采薪取水,务结队偕行。有失火者,论死。凡军器,自马绊以上,俱书各人字号,马须

印烙,并紧系字牌。若有盗取马绊、马络等物者,俱照旧例处分。有驰逐雉兔者,有力人罚银十两,无力

人鞭责。启行之日,不得饮酒。若有离纛后行,为守城门及守关门人所执者,贯耳以徇!”

军令如山,果然严不可欺!

济尔哈朗在宣读汗谕时语气凌厉,庄严肃穆,我悚容正色,不敢轻忽玩笑。待他念完后,我伏地磕头

,三呼万岁。

“起身吧。”他恭恭敬敬的收了军令,脸色稍缓,慢慢恢复笑容,“你可不是一般小卒,你是我济尔

哈朗近身侍卫……不过为了行事方便,你还是作男装打扮,切记不可随意离队,时刻随在我左右便是。”

我闻言非但不喜,反而大失所望。若我是女子随军,则一般负责后勤,若是做了近身侍卫,不让我随

意离队,那我还怎么去找皇太极?

“爷,你要的东西我都命人打点下了。”乌塔娜袅袅从梅树后走出,一身雪白的衣裳衬得她空灵如仙

。只是脸色太过惨淡,白如蜡纸,面颊削瘦,衬得那双黑眸越发大得出奇。她缥缈的站在雪地里,恹恹一

笑,好似一朵过了花期的白梅,转眼变将凋谢。

我陡然生出一缕不祥的念头,但随即按下,不敢再让自己胡思乱想。

“外头冷……”济尔哈朗接下自己的斗篷,密密的将妻子裹了进来,宠溺的责怪道,“你总忘了添加

衣裳,哈雅那丫头服侍得也不上心……”

“爷……不碍事。这几个月阿步陪我说笑解闷,我倒觉得身子爽利了许多。阿步是个细心妥贴的人,

有她跟在你身边,我也安心……”

济尔哈朗微微一笑,随手从梅枝上折下一朵梅花,浓情密意的替乌塔娜簪在鬓旁。他堂堂七尺男儿,

做这种亲昵之事,原该透着别扭,可偏偏他们夫妻二人一个英俊潇洒,一个婀娜娇艳,站在一起犹如一道

亮丽的风景色,无论做什么都分外养眼,夫妻之间的言行举止更是透着缱绻情意,叫人见之倍受感动。

许是觉得老是围绕战事问题讲多了郁闷,济尔哈朗突然哈哈一笑,故意扯远话题:“乌塔娜,西宫福

晋生完五格格已满月了,你若在家无聊,不防去宫里多走走。如今这三宫福晋都是蒙古人,也不知最后谁

会先生下小阿哥。”

我手指一颤,两条腿忽然像被灌了铅一般,再难挪动分毫,只得僵硬的挺着脊梁骨傻站在原地,空洞

的望着他们夫妻。

心仿佛一下子被人掏空了,冷风嗖嗖的往里倒灌,却始终无法填满我的空,止住我的痛。

明明……明明告诉自己不用介意的。

我能回到这里,能有机会再回来这个和皇太极的时代,已属上天格外开恩垂怜,我……我不能这么贪

心的。可是,可是……为什么我会那么难过呢?

眼泪簌簌坠落,我低着头,看着泪珠溅湿绣花鞋面。

一别四年,他会继续娶妻,会生子,这不是很正常的吗?

之前,明明已经……已经告诉自己不要紧了。为什么……还会心痛呢?

胸口难受得像是要炸开般,一个响亮的声音不断在我耳边盘旋:“悠然……步悠然!我爱新觉罗皇太

极独一无二的步悠然……悠然,我会对你好的。你受的委屈,以后我都会补给你。你会是我的妻子,我皇

太极独一无二的妻子……”

“阿步!”

“阿步!”

我抬起头,泪眼婆娑。济尔哈朗夫妇诧异的望着我。

“你怎么了?”乌塔娜关切的询问。

我用手背抹去泪水,强颜欢笑:“不,没什么。只是……见贝勒爷夫妻恩爱。我……奴才想走散了的

丈夫了。”语音哽咽,眼泪忍不住滚落,我蹲下身子,悲声哭泣,放任自己宣泄心底无尽相思,“我想他

……我好想他!我好想回到他的身边……好想再见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