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3、婚宴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天聪六年正月,大金国废除三大贝勒并坐制,大汗皇太极南面独坐。

二月廿六,墨尔根代青娶妻设筵六十三席,宴请大汗及诸贝勒。

“阿步,替我把那妆奁匣子拿来。”

轻柔的呼唤声将我从神游太虚中拉了回来,我“嗳”了声,手脚麻利的将桌上的那只首饰妆奁捧起,

递给乌塔娜。

她回眸冲我嫣然一笑:“你瞧我戴哪个配这身衣裳?”

我歪着脑袋细细打量,她今儿个穿了一身大红牡丹锦袍,脖领间围了一圈白色的貂狐皮裘,暖暖的透

着喜气。

“戴朵红色的绒花儿吧。”我含笑从妆奁里取了一朵红宝石雕琢的绒花来,搁在乌塔娜头顶比了比样

子,刻意讨好“绒花儿喜气,富贵荣华……”

“就你这张嘴儿甜。”乌塔娜满意的笑了,我把绒花递给梳妆的小丫头哈雅。哈雅动作轻柔的替她簪

在把子头中间,两鬓发丝又缀上钿花儿做陪衬,愈发显得她人娇艳无比。

我立在乌塔娜身后,透过梳妆铜镜打量着她洋溢柔情喜悦的容颜,忽然心中一动,那句藏在我心中许

久的困惑终是没能憋住,问出了口:“福晋可曾听人说起,你长得有点像一个人……”

镜中的那张姣丽容颜神色倏地一黯,我心中愈发肯定自己的猜测。果然,她叹了口气,幽幽的说:“

你指的可是那位名动一时的女真第一美人?”

我默默的点了下头。

“五官有些相似,那是自然的。”乌塔娜站了起来,哈雅拿了件大红披风替她围上,“因为……布喜

娅玛拉是我堂姑。”

我身子微微一颤,虽说早已猜到七八分,却仍是为之悸动:“福晋是……”

“嗯。我是叶赫那拉徳尔格勒的女儿、东城首领贝勒金台石的孙女。”

手指慢慢收拢握拳,我的眼前仿佛闪过漫天红彤火光,金台石临终凄厉的诅咒骤然响起:“我生不能

存于叶赫,死后有知,定不使叶赫绝种!后世子孙者,哪怕仅剩一女,也必向你爱新觉罗子孙讨还这笔血

债——”

面上像是突然被人抽了一巴掌,我骇然失神。

乌塔娜倒是甚为镇定,漫不经心的继续说道:“其实家族中那么多的姑侄姐妹里,我长得并不是太像

布喜娅玛拉,我比较像我额涅,论长相倒还不如苏本珠和乌布里,哦,她俩你应该也不会陌生,这两姐妹

原是我族内的堂姑,一个嫁给了大贝勒,一个嫁给大汗……”她抿嘴儿浅浅一笑,眼角蕴满温柔的笑意,

“其实,你是没见过我的妹妹苏泰,若是见到了,才会惊叹天公造人的奇妙。玛法生前说起苏泰,总是会

得意的说,叶赫的布喜娅玛拉是女真第一的美人儿,我家苏泰当之第二毫不逊色于这第一……”

说到这里突然停顿住,乌塔娜似乎已经回想起当年父亲为了族内百姓,开城投降,而祖父金台石最后

却惨死在东城八角明楼之上……

面上隐隐滑过一抹痛楚,虽然掩饰得极好,却仍可体会出她内心深处的不快与伤心。

我很想追问更多有关与这位第二美女的事情,可是见乌塔娜悄悄别开脸去,也明白此时的她回想起自

己的儿时,回想起当年的叶赫……那种灭族亡国的痛就像是个看上去完好的伤疤,在我的不经意的言语下

被悄然剥裂。

气氛不禁有点清冷,也有点压抑。

我轻轻咳了声,正想聊点别的话题,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响,济尔哈朗沉稳的声音飘了进来:“可准

备好了么?”

“嗯。”乌塔娜漂亮的眼眸亮起,璨若星辰,“爷,可带三位姐妹同去?”她指的是济尔哈朗的其他

三位福晋。

“不带!咋咋呼呼的带了去,没得让多尔衮看笑话。”

“那……我带阿步去可以么?”

我心里一跳,强压着内心的狂喜,满心期盼。原以为在沈阳城内没办法接近皇太极,不曾想多尔衮会

在这时候娶妻设宴,虽然去多尔衮家里是一种冒险,但若能有万分之一的机会接近皇太极,不管怎样我都

要去试上一试。

济尔哈朗正从哈雅手里接过茶水,才抿了一口:悠哉地道:“她?她连墙都会爬错,去了……只怕回

来找不着大门,会把多尔衮家的围墙给拆了。”

乌塔娜听后笑不可抑,花枝轻颤。

我背过哈雅的视线,冲济尔哈朗直呲牙,不过是闹了个笑话,他就死活攥在手里当笑柄儿,难不成还

要笑上一辈子去?

济尔哈朗只作未见,转头看向乌塔娜,眼神出奇的柔和,起身将妻子拥在怀里,济尔哈朗替她抿拢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