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2、独尊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舒尔哈齐死的时候,济尔哈朗才十二岁,因为年幼所以自小收在宫里由努尔哈赤代为抚养。他和阿敏

不同,阿敏对父亲的死或多或少总报着一种仇恨心理,那是在舒尔哈齐叛走黑扯木时,努尔哈赤借此杀死

阿敏的兄弟阿尔通阿和扎萨克图时便深埋下的种子,永远无法消抹干净。

济尔哈朗与皇太极的感情甚好,自打皇太极登上汗位后,便一力提拔这位堂弟,如今济尔哈朗在朝中

不只是镶蓝旗旗主,还兼管着六部之中的刑部。

“阿步!出来比刀吧!”窗外传来一声脆亮的呼声,随即门口厚厚的棉帘掀开一道缝,巴尔堪的小脑

袋挤了进来,小鼻子冻得红红的,“哥哥他们读完书回来了,你昨天答应我跟我们比刀的!”

那日和济尔哈朗的比武的最终结果可想而知,济尔哈朗是战场上的猛将,他的力气大过我,再加上临

阵杀敌的实战经验,也远胜于我,我和他之间的较量,胜负从开始就已一目了然。

然而我毕竟是不愿就此认输的,就算毫无胜算,只要有一线生机,我也总要拼命搏上一搏。于是,这

场比斗我倾尽全力苦撑了半个多小时,最终惨败,但济尔哈朗却没有因此定我的罪,反而将我留在府中做

了乌塔娜的丫头。

我回头瞄了眼乌塔娜,她正躺在软榻上,面带微笑的瞧着巴尔堪:“阿步,你陪他去吧,我这里有哈

雅在不碍事。”

“那好。”我将手里的针线收好,“一会儿爷回来,奴才再过来伺候。”

随手掸干净衣料上沾着的线头子,正要出门,乌塔娜在我身后幽幽叹了口气:“阿步,你明明不像是

个奴才,我和爷也从不待你像个奴才,为何你总是要把自己当成奴才呢?”

我呵呵一笑,正要回答,门口的巴尔堪一个箭步跨进门,拖住我的胳膊使劲往外拽:“快些!快些!

哥哥他们若是等得不耐烦了,就不和我玩啦!”不由分说的便将我拖出门去。

我踉踉跄跄的跟着他跑,别看他人小腿短,跑起来倒是挺快。到得院中,银树梨花,积雪皑皑,刺眼

的白色,冰天雪地里笔挺的站着三个穿着鲜艳,气质高贵的男孩子。从高到矮一溜排开,正神情专注的弯

弓瞄靶。

“给三位阿哥请安!”我漫不经心的福身行礼。

他们三个男孩儿,按年序排名为大阿哥富尔敦、二阿哥济度、三阿哥勒度,巴尔堪是他们四兄弟当中

最小的,只有六岁。

闰十一月皇太极颁下诏令,命十五岁以下、八岁以上的宗室子弟一律读书识字,这在长久以来一直崇

尚以武为尊的女真人眼中,无异是件另类之举。富尔敦、济度、勒度三人年岁皆在范畴之内,是以每日除

了习武练射之外,必得抽出一个时辰来学习文字。

“阿步,听说昨儿个你和阿玛比刀胜了?”富尔敦撇着嘴角,斜眼睨我。

我不卑不亢的回答:“贝勒爷手下留情而已。”话虽这么说,可也无法完全掩饰住我内心的一番得意

自那次惨败之后,济尔哈朗每隔数日便会自发的找我试刀,兴致倒也极高,却总是带着一种猫戏老鼠

般作弄的兴味。而我每输一次,其后必当咬牙狠练,自打学练刀法起始,除去真空掉的四年时间,整整八

年里我还从没像现在这般努力用功过,这全拜济尔哈朗所赐。

“阿步真厉害啊!”济度叫道,“居然能胜过阿玛!”

“不见得……”勒度不冷不热的捡了一柄长刀递过来,“是不是真有那么厉害,还得手底下见真章。

我傲然一笑,从容的从他手里接过刀来,微微颔首:“那么,就请三阿哥多指教了。”

济尔哈朗今天回来的很晚,乌塔娜身子弱,熬不了夜,是以一向睡得都早。济尔哈朗不愿惊扰她的好

梦,只在寝室外略略看了一眼,便直接搬了一大堆的文书躲进书房。

亥时末,我见书房的灯仍旧亮着,便让厨房弄了些点心,在门**到侍卫手里时正打算离开,忽然听

到济尔哈朗在屋内喊我的名字。

走进房内,济尔哈朗正精神十足的坐在书案前写折子,竟无半分睏倦之意,倒是身旁随侍磨墨的小丫

头小脸苦哈哈的皱着,眼皮不时的耷拉打架。

“贝勒爷有何吩咐?”

“这些点心是你送来的?”见我点头,他赞许的说,“难为你细心。我进府的时候听人说你今儿个教

训了那三个皮猴?”

我心里一懔,忙退后一步:“奴才不敢。”

“你做得很好,没什么敢不敢的……那三个小子欠揍,不知道天高地厚,人外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