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1、爬墙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街道上的积雪压了足有一尺深,被行人踩踏过的路面已成一滩泥泞。因是刚刚打完胜战回转,街上呈

现一派热闹喜气,小孩子们不是拿着小弓小箭满大街的追逐嬉戏,便着三两个凑在一起互掷雪球。

我舔着唇,嘴里轻悠悠的呵出白雾。很熟悉的场景,却又同样带给我很浓烈的陌生感。记得“上个月

”离开沈阳和皇太极外出打猎,那时汗宫的大城门还没修筑完善,如今那巍然的城楼却宣告着,我和皇太

极之间不可跨越的鸿壑,距离是那么的遥远而陌生。

汗宫内的一切是否还和我走之前一样,丝毫未曾改变呢?

不,也许就和这城楼一般,它早就物是人非!毕竟,在我的概念里,那不过才短短半月,可在皇太极

的世界里,它却已是整整四年。

这四年里……他现在过得可还好?

大金国在他手里蒸蒸日上,无论经济、文化、民生、兵力都是日新月异,与天聪元年那会儿的惨淡已

是无法比拟。

所有的一切都有了改变,那么他呢?拥有这一切,置于权力最高位的他,是否会依然如旧?

心在隐隐作痛。

不管他有没有改变,我都无法进一步得到证实,且不说以我现在步悠然的身份和容貌,不晓得能否得

到他的认可,便是退个一万步来看目前我所处的情景,面对这重重楼阁,我除了能远眺汗宫后宅那栋高耸

的三层式飞檐之外,再难有其他作为。

有什么法子能够进得宫去?有什么法子能够见到皇太极?

皇宫太深,以我之力实难够到!

那么,就只有先去找他了——如果汗宫我进不去,那好歹混进大贝勒府总要容易些的——我能从多尔

衮的贝勒府翻墙出来,总也能从大贝勒府围墙上再翻进去吧?

凭借着脑海里的原有印象摸索了大半个时辰,等我找到代善家后院的围墙时,天色已经擦黑,昏暗中

依稀能听到院子里的狗吠声。

老天保佑,只希望墙后头不会正好有一条大狼狗,等着我送上门当晚餐。

围墙不高,我没费太大的劲便成功爬上了墙头,靠墙处恰巧有棵大树,足够隐蔽的遮住了我突兀的身

影。透过稀疏的枝干,可隐约瞧见院内屋子分布的错落有致,东西两头好几处的屋子都点着灯,窗纸上透

出一层淡淡的晕黄柔亮。

我开始犯起迷糊,大白天的也许都未必能分辨清楚哪间是代善有可能居住的主屋,更别说现在只能借

着头顶月色,稍许可以看清近处的景物。

稍远处尽是一团团的黑影子叠加在一起,叫人分不清哪是树,哪是房……

翻过墙头,我小心翼翼的绕过树杈。庭院不深,可是足够宽大阔绰,场子上竖着两个人形木桩、地上

零散的摆放着三四只箭袋,墙角的兵刃架上插满刀枪棍戟。

我正茫然环顾,倏地脑后生风,来不及多加考虑,我急忙往前跳了一步,同时扭头旋身。

惨淡的月光下,一道幽冷的光芒朝着我背心猛力搠来,我扑得迅疾,那刀光却跟着更快,眨眼间锋利

闪亮的矛尖已触及我的背心棉夹,“兹啦”挑破了最外层的面料,夹袄内塞紧的棉絮漏了出来,白花花的

惊人。我吓出一身冷汗,危急中身子前倾,就地狼狈的打了个滚。

只差一点!若非我身手尚算敏捷,此刻地上落下的便绝不是那些棉絮,而会是我的鲜血。

血溅当场!

偷袭之人端地心狠手辣!下手丝毫没容下半分的犹豫和迟疑。

我心里的火顿时被勾了起来,顺手从兵器架子上操起一柄长刀,迎着那再次刺来的枪尖,反手劈了出

去。

“当!”枪尖刺中刀背,枪杆微颤,收劲急撤。

我趁机从地上跳起,拖着刀柄由下至上,照对方腰上一刀挥了出去。

“咦?!”那人发出一声惊讶的噫呼,右脚向后踩出半步,堪堪避过我的刀锋。我得理不饶人,加上

刚才被他那手杀招逼急了,哪还管下手轻重与否,追上去又是一刀。

这次他没退,手中枪杆一振,寂静的黑夜里竟发出细微的嗡嗡声,紧接着长杆横扫千军般向我拦腰扫

来。这招出其不意,我正迎面冲上去呢,哪里还来得及躲开,顿时被逼了个手忙脚乱,避无可避下我“哇

”地大叫一声,硬着头皮将长刀对准挥来的枪杆中断奋力劈下。

“嗡——”刀未能劈断枪杆,我却被那巨大的反弹之力震飞了出去,吧嗒摔在了雪地里。

“不要过来!”忍着腰椎上的剧烈疼痛,我从地上抓起一把木弓,架了枝箭对准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