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4、咫尺(下)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多尔衮身手敏捷的从沟壕里翻爬上来,利落明快的掸落身上的尘土:“说起来昨儿个夜里起大雾,我

和岳托、七哥、十哥他们几个都走散了,也不知后来情况如何。祖大寿那老小子该不会使什么诈,趁机落

跑了吧?”

“这倒没有。”话锋一转,多铎降低了声音,“岳托昨儿个比你早回营……为了五哥被废的事,他居

然胆敢直言冲撞大汗。你说他这小子是不是不要命了?”

多尔衮浓眉一挑:“岳托这小子有点血性,比他老子强!”顿了顿,脸上滑过一抹不屑的冷笑,“他

老子是个软蛋!”

我闻言大怒,火冒三丈的瞪了多尔衮一眼,他正巧背对了我没有瞧见。可我这一举动却恰恰被多铎撞

了个正着,他面上渐现狐疑之色,我忙诺诺的低下头去。

多尔衮找了个大石头坐了下来,指着多铎说:“你接着说,岳托替五哥鸣不平,那大汗什么态度?”

“还能如何?要怪只能怪五哥性子急躁,几句话不合,公然顶撞大汗不说,竟然还冲动的在御前拔刀

相向……这和硕贝勒的封号被废,那是意料中事。”

“意料中事?呵呵……那倒是……的确是意料中事。”多尔衮打了个哈哈,一惯嘻笑的口吻突然变得

凝重起来,“十五,八哥的心思你能捉摸到几分?御前露刃,五哥之所以会那么冲动,我看其实早就在八

哥的谋算之中,他骂五哥什么来着?你难道不记得了么?”

多铎皱眉:“难道大汗故意的?”

“谁人不知我大金聪明汗素来睿智冷静,你就是拿枝箭镞指着他的脑袋,他也未必会有半分动容。为

何独独在这场无谓的争执中,他会对五哥的言辞犀利,竟然失了常理般破口大骂?甚至还用词狠毒,一语

刺中五哥要害!这分明就是要将五哥气得跳脚……”

我站在一旁,心急如焚。有心想问个清楚明白却又不敢轻易出言打岔,这会子听他兄弟二人你一言我

一语的喁喁对答,真好比将我搁在了烧沸水的蒸锅里,里外煎熬。

我不清楚莽古尔泰出了什么事,但听起来好像是三贝勒的封号被废了——这的确是意料中事,早在皇

太极登上汗位那一刻,就注定了的。他不可能容许长期间的四人南面并坐,共理朝政。

要坐拥江山,做到独裁独权,必然得翦刈一切竞争对手。

我此刻唯一担心的……只是代善!不知道他在这场风波中,又是站在怎样的立场来对待。

多铎沉吟片刻:“那天大家情绪都很激烈冲动啊,我看不出大汗哪里像是在作假,他骂五哥凶狠残暴

、手弑亲母,也确是事实啊……”

“得了,多铎!你……”多尔衮指了指多铎,欲言又止,“唉,算了。你接着说,接着说……岳托现

在怎么着了?”

“还能怎么着,和五哥一般下场,夺了和硕贝勒的称号,降为贝勒,另外罢去他的兵部之职。”

这下连多尔衮也坐不住了,从石块上一跃跳起:“这么严重?”转念一琢磨,“是了,大汗这是杀一

儆百呢,岳托是他的亲信尚且如此重罚,这下子旁人可再不敢替五哥求情多言……啊,好啊!去年阿敏才

被罚终身幽禁,今儿个转眼就轮到老五头上了。三大贝勒一下就去了两,且看老二接下来一个人还怎么唱

完这台好戏吧。哈哈……”

我越听心里越发不是滋味,只觉得酸、甜、苦、辣、咸、涩种种味道全被打翻了,搅混了,一股脑的

塞进了我的嘴里。吐也不是,哭也不是,笑更不是……

多尔衮拍手称笑,那般无邪的笑容浮现在他脸上,令他看上去真像是一位毫无心机、天真忱挚的顽皮

少年。可惜……我现在却再不敢小觑他,把他想像成如表面那般的纯真无知了。

摄政王就是摄政王,虽然年纪尚轻,可是他的锋芒已显,虽然他收敛得较为沉稳,但是比起我打小看

惯的皇太极而言,多尔衮还是略逊一筹。

“女人,过来!”多尔衮忽然向我招手,脸上挂着坏坏的笑容。

我不进反退,瑟瑟的往后挪了两步。

“又想跑?”他冲上来一把捉住我,“爷肚子饿了,没力气再跟你完追逐游戏,乖乖的跟我回去吃早

点……否则爷饿慌了,可是会饥不择食的。”

他言语暧昧猥亵至极,热辣辣的呼吸从我耳朵里直灌而入,我放声尖叫,低头张嘴一口咬在他手背上

他发出一声怪叫,我趁着他松手之际,撒腿就往汗帐那边跑。

“又来?蠢女人!怎么老想找死!尽给我惹麻烦……”

“哥——你搞什么?”

“少啰嗦,赶紧帮忙追啊!”

“哥——”

这回我长了个心眼,赶在那黄帐周围的侍卫围上来之前,便早早的迂回绕道,闯到旁边其他的营帐堆

里去。

我就是想把事情闹大,越大越好,越乱越好……我不介意跟二十多人一起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最好

是把整个正黄旗的士兵都给引来,反正外头动静大了,皇太极自然就会出来了……当然,前提还得是我有

命活到皇太极出现,可别在半道被人逮到,就地咔嚓正法。

就在我满心算计,准备轰轰烈烈的搞出一场骚乱来,突然斜刺里从边上的营帐后闪出一队人来。我跑

得正起劲,一个没留神直接撞了上去,当场便把那个领头的男子给撞翻在地。

我仆倒在他身上,左手撑地的时候蹭破了掌心,火辣辣的疼。

那人哎哟哟的嚷起来,估计仰天摔倒时后脑勺磕地上了,撞得不轻。我满心歉疚,忙忙的伸手想拉他

起来:“对不住!对不住……”

手才抓到他的胳膊,忽然被人从身后一掌挥开,多尔衮微恼的声音跟着传来:“留下你这女人可真是

个祸害!”

那名男子很快便被人扶了起来,只见他约莫三十来岁,肤色略白,相貌清癯,举止儒雅。马褂长辫,

体型与寻常女真人无甚分别,我却横竖瞧着他觉得有点别扭和眼熟。

他在瞧见多尔衮、多铎兄弟二人后,面色微变,来不及拍干净身上的泥土,忙恭恭敬敬的打千行礼:

“奴才给两位贝勒爷请安。”

多铎冷哼一声,态度甚是傲慢,多尔衮似乎也没把他多放在眼里,只是淡淡的冲他略一颔首。

我听他说话,猛地脑子里灵光一闪,凉凉的吸了口冷气。

是他!原来竟是他——那个在苏密村时告知我“七大恨”的范秀才!

正觉惊异震撼,范秀才身后唯唯诺诺的走出来一个人来,身上居然穿了一袭青色汉衫,对着多尔衮兄

弟恭身一揖到底:“两位贝勒……”

“唷!”多尔衮突然笑起,满脸堆笑,“祖大人客气了。”

他说了这句话后,对面作揖之人面露困惑之色,范秀才见状,小声在那汉人耳边嘀咕了一句,他这才

恍然笑起。

这一边是汉人,另一边是满人,双方语言沟通不是很顺,颇有鸡同鸭讲的味道,关键时刻全靠范秀才

在旁细心翻译,我却能听得明明白白,毫无滞碍。

趁他们比手画脚的聊得起劲,我吸了口气悄悄往后挪了一步,没曾想多尔衮死死的拉住了我的胳膊,

小声在我耳边恐吓说:“你再动动试试,我拿刀剁了你的脚!”语音森冷,竟不像是在玩笑。

我吓出一身冷汗,不敢再轻举妄动,悄悄侧目望去,却见多铎在一旁冷眼瞅着我,幽暗的眸光里藏着

深彻的探究,却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双方没有太多的语言交流,事实上由于沟通不便,大家好像都没什么兴致要说话,彼此寒暄几句,也

权当走个过场罢了。于是没过几分钟,多尔衮便扯着我往镶白旗的营帐走,便走边直嚷着叫饿。

我心里暗叫一声:“可惜。”恋恋不舍的回头瞥了眼十丈开外的黄顶子,却有些意外的看到范秀才领

着姓祖的汉人走进了汗帐。

脚步不由自主的停顿住。

“又想搞什么?”多尔衮的声音明显透出不悦,“你在看范文程还是祖大寿?那两个汉人有什么地方

吸引你看个没完了,竟还摆出一副难舍难分的表情来……”

范文程?哪个范文程?范秀才……是范文程?满清第一汉臣范文程?!

我吃惊的张大了嘴。

而祖大寿,我对此人虽然不是很了解,可是我却很八卦的知晓他有个外甥大大的有名,那就是日后名

留清史的“冲冠一怒为红颜”——吴三桂!

没想到啊,居然……

“走!”多尔衮似乎当真动了肝火,毫不顾惜的使劲拽了我的胳膊往前走,“饿死了!回去吃饭!”